《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8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了?
  这几下完事了?
  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让班副给好好整个十几分钟呢。在家的时候理个发起码两个小时啊,再快也不可能几下完事啊!
  除非……
  “愣着干什么,起来,下一个。”伍国心招呼下一个。
  莫家伟下意识的摸了摸脑袋,顿时蒙了,他只摸到了扎手的发碴!
  邵强说,“去,回班房洗洗去。”
  “哦。”

  莫家伟愣乎乎的走出去,然后看见班里的其他新兵在憋着笑,钱多多指了指莫家伟还低声说了句,“看着是个劳改犯啊!”
  憋了一口气,莫家伟压着声音说,“你也逃不掉!”
  钱多多顿时愣住了,是啊,自己也逃不掉。他们刚才可是看了个亲切——那伍班副有个屁的理发技术啊,那叫什么理发啊,那叫什么他-娘-的具有丰富理发经验啊!
  直接是铲子咔咔的在面推一轮,然后,完了!
  莫家伟平跑到一楼庭的军容镜那里,站直了端详着里面的人,目光落在发型——他差点没忍住要哭出来。
  真的跟劳改犯一样!
  形象全毁了!
  想当年哥凭脸型和发型的完美承托不知道迷惑了多少无知少女!

  壮烈的心情无以言表。
  邵强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台卡片相机过来,道,“等会,我给你拍个照片留念。”
  莫家伟头皮都要炸了,“不要啊班长!”
  邵强板起脸说,“这是命令!”
  莫家伟无可奈何站好,努力让自己的面部表情自然一些好看一些,“咔擦”,邵强碎片拍了一张,只要能看清楚人行。
  “行了,去吧,去洗洗,完了把个人内务整理一下。”邵强挥了挥手说。
  马启才屁颠颠地过来,嘿嘿笑道,“班长,要不我先回去整理内务?”
  “你啊,行,你去吧。”邵强说。

  马启才和莫家伟楼去了,三排的班房全部在三楼,依然是按照一楼一排二楼二排三楼三排这样的方式来分配。
  伍国心的速度越来越快,新兵们目瞪口呆,那简单粗暴的推剪,简直是洗剪吹界的祖师爷啊!
  仅仅十分钟!十分钟啊!七班九名新兵的头发,都被他过了一遍!
  新兵们不敢置信的场景,在老兵们眼里是那么的稀松平常。有经验的老兵通常会等到每个月来两次的那个搞了一辈子理发的附近村庄的老头过来,让他来理发——好歹能看得过去!
  当然,新兵们没有任何的选择权。

  每一名被搞完的新兵都被邵强拍了单人照留念,等到了第二年,这些照片再拿出来给他们看,他们才会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他们刚到部队的时候的形象是多么的像入狱犯人!
  洗完头整理内务,新兵们还没有从创伤走出来,还在你看我我看你的彼此打趣,然后一边按照班长教的整理床铺,结果邵强看了看时间,说,“行了,到这,打开被子睡觉吧,下午展开训练。”
  “班长,我这……”莫家伟吃惊地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叠好的被子,他连碰都舍不得碰,怎么可能还要打开来睡觉!
  邵强看着满脸惊愕的新兵们,坐到的床铺,一边脱鞋子一边说,“必须得盖被子睡觉,这是基地的规定,着凉了更误事。”
  忙完了的伍国心走进来,接一句,“别一副不依不舍的样子,你们早晚学会三分钟叠被。”

  马启才差不多是个一根筋,毫不怜悯的扯开了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整理出来的被子,躺下盖了被子睡。
  其他人是极难下这个决心的。差不多今天的这个被子,是他们这十几二十年以来做过的最认真也最有成感的事情了。放谁身谁都舍不得!
  伍国心一把扯开钱多多的被子,道,“别愣着了,赶紧的睡觉。”
  看见凶神恶煞的班副动手,其他人知道改变不了什么的了,班长的话圣旨还牛逼。都满脸痛苦的扯开了在他们眼完美的豆腐块,不情不愿的躺了下去。
  邵强躺下了,笑道,“不至于啊,你们这个标准,让连长看到了跑不了一顿臭骂,你们这个李少东的标准可以。不过不着急,咱慢慢来。班长有一千多种办法让你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叠出豆腐块来。”
  李少东微微笑了笑,他早打开被子躺下睡觉了,安然得很。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这位二十二岁的新兵,他十八岁考大学那年参军入伍了,二十岁退伍回去读了两年书,又再次申请入伍。
  作为二次入伍的兵,李少东回到部队像是回到了家一样自在。但此时初次见面的新兵们还不知道李少东的这个背景。邵强和伍国心也故意不说,免得给其他新兵造成影响。
  会产生这样的思想——人家是二次入伍所以标准这么高,咱们这是第一次,标准差一点很正常。
  这样的思想要不得。
  看了看满脸笑意的邵强,又看了看嘴角扬笑的伍国心,再迟钝的新兵此时也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不该因为他们笑而认为他们要求放松对自己这些人好!
  一个个都是笑面虎啊!

  伍国心走到衣柜那里,敲了敲不锈钢制衣柜,发出清脆的声音,说,“听好了,下午一点三十分起床,咱们一点十五分起床,提前十五分钟整理内务。这个声音是起床号,听到了马要起来,清楚了吗?”
  “清楚了。”新兵们语气低落地回答。
  伍国心没有放在心,新兵入营第一天,不能用力过猛,要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循序渐进。连长在昨天的会议强调了亮点,第一训练强度不能下降,第二不能出现私自离队的情况,否则问责到班排长。
  谁能睡得着,都瞪着眼睛看天花板,有手表的隔几分钟拿出来看看时间,没手表的翻来覆去然后瞧瞧的去看跟死猪一样躺下睡觉已经打呼噜来的伍班副。死死盯住他能提前做好准备。
  新兵里,只有李少东和马启才真的睡着了,马启才的呼噜最终完成了赶超,把伍国心的呼噜给压了下去。
  一个无眠的午。
  入秋微凉,午后却是暖阳充足得很,不太热,但也不算凉快,倒是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
  实行冬季作息时间表,到了陆战队新兵团这里,经过李牧的亲手调整,午的休息时间减少了十五分钟。从一点四十五分起床变成了一点三十分。时间是这么抠出来的。
  伍国心起床准备去敲衣柜的时候,发现新兵们已经悉数坐了起来。
  新兵们想着,这个午总算没白熬啊。
  结果伍国心穿了衣服起来,说,“都躺下。”

  新兵们不解,这不是马要起床了吗,还躺下干什么。
  邵强爬起来点了根烟抽,道,“躺下,没号令,不能离开床铺,都躺下睡觉。”
  新兵们不情不愿的躺下了——何必多此一举呢。
  他们必须得学会令行禁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