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20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为一个男人,虽然对女人有着强烈的追求,但顾秋从不趁人之危。如果两个人之间没有感情,对方就是脱光了躺在那里,他也不会心动。
  对于程暮雪的问题,顾秋反复想过了。关键,还得看程暮雪自己的态度。
  可这个丫头,在感情上,总有些痴,有些傻。
  他也不明白,程暮雪为何如此眷恋自己。
  仅仅是因为自己救过她吗?
  不知不觉,时间慢慢流失。
  韩琛过来问,是不是可以下班了。因为他看到书记半晌没有动,好象在想问题。

  顾秋反应过来,说,“你下班吧!”
  韩琛哪里就这样走了?一直在外面等。顾秋呆到七点左右,发现韩琛还在那里等着,也就下班了。
  今天晚上的饭,实在没什么胃口,弄得韩琛的婶婶还以为自己的饭菜做得不合口味。
  顾秋随便吃了点,坐在沙发上吸烟。

  八点零九分,程雪衣的身影出现在市委宾馆。
  她问前台的服务员,书记在哪?
  一名服务员带着她,走上宾馆的茶楼。
  茶楼的人很少,程雪衣上楼的时候,顾秋就听到她那高跟鞋的声音。
  程雪衣今天晚上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裙,无袖,深V。雪白的脖子上,吊着一串精美的珍珠项链。
  项链的垂吊之处,恰好与之辉映的那条浅沟。
  不偏不倚,刚刚好呈现在那里。

  沟的两旁,是女性独有的生理特征,也是男人最钟爱之物。露出来的,一点点,也不多,却能勾起众多男人的**。
  因为,那一点点的形状,极为完美。
  立体感极强,相信会何一个男人见了,都有种忍不住的冲动。似乎谁都想试一下,摸在手里的感觉。
  长裙的下罢,看得见是一双漂亮的凉鞋,晶莹剔透,全透明的。如果不注意,还以为程雪衣就这样凌空站在这里。
  无袖的长裙,果露出来的双臂,细直而浑圆动人。
  程雪衣的容颜,自然就不用说了,少数民族的风格十分明显。所以有人说她是一个连太监看了也会动心的女子。
  顾秋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一对钻石耳环,吊在那张精致脸蛋的两旁。
  她朝顾秋笑了笑,服务员为她拉开椅子,等她落座后站在一旁边轻声问,“请问需要喝点什么?”
  程雪衣说,“一杯绿茶,谢谢!”
  顾秋一直目睹着她过来,落座,每个动作都带着习惯性的优雅。主持人的风格,一览无余。
  程雪衣看着顾秋,深长的睫毛一挑,“你来得真准时。”
  顾秋道:“我是一个不喜欢失信的人。”
  程雪衣道,“这样正好,接下来我们谈的时候,也省心多了。”
  顾秋没有说话,他一直在观察。有时,他真想知道这美丽的外表下,究竟是一颗什么样的心灵。
  服务员把茶端来了,送上茶点。

  顾秋喝了口茶,淡然道,“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吧!说出来,大家好面对一些。”
  程雪衣笑了下,说真的,不管在什么人眼里,她应该还是挺有魅力的。化过妆的眼睑,瞟过顾秋的脸,“我的要求很简单,断了和暮雪的关系。”
  顾秋说,“暮雪是什么态度?你为什么不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程雪衣道:“看来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顾大书记。”

  “说吧,今天你说什么,我都洗耳恭听。”
  顾秋摆出一付,随你怎么办的架势。
  程雪衣是何等的精明?看到他这表情,心里就明白了。纤纤素手端起杯子,小啜了一口。
  “你好象挺不乐意?我的顾大书记。”
  美目留连,俏脸生辉。
  顾秋没有吭声,他必须保持绝对的冷静,看看程雪衣究竟想干嘛?
  只听到程雪衣幽幽道:“你是一名国家干部,堂堂的武源市一把手。我想你比任何人更应该清楚一些规则,虽然我知道,世界上每个男人的**是无尽的,有人嗜钱财如命,有人贪恋女色,也人有追求权力。我听说顾大书记一向清廉,在经济上洁身自好,但你应该知道,你和暮雪的这种关系,对你,对她,都不好。”
  美丽的眸子,抚过顾秋的脸,“我知道,这么说话很不礼貌,但现在我是以暮雪姐姐的身份,来跟你开诚布公的谈谈。当然,你有你拒绝的权力,但我也有我阻止你们的权力。”

  程雪衣缓缓道:“这丫头的心思,我这个做姐姐的非常明白。当初她这么做,或许是出于感恩,或许是出于单纯的崇拜。但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你是一个男人,一个国家干部,一个地方领导,我想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为了她的未来,拒绝她?疏远她呢?”
  “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拒绝过她?”顾秋反问。
  程雪衣道:“你听我把话说完,当然,你和她这种关系,退一万步说,我可以理解。但是你能给她什么?一个家?一段平常人的婚姻?如果不行,那么我想请你放手。真的。”
  程雪衣抬起头,目光平视。
  看着顾秋的时候,表情十分平静。顾秋也看着她,两个人四目相对。看到顾秋的脸色,程雪衣道:“当然,你可以辩解,我是一个很讲原则和道理的人,如果你能说服我,有一个足够的理由,我想我或许可以理解你们的心情。”
  她说话是很有技巧的,首先,顾秋要找一个,既不和程暮雪结婚,又不跟她分手的理由,的确不容易。
  再者,说服她,她说可以理解,但并不表示赞同,默许。
  理解,并不一定要支持。
  顾秋当然明白,也听得出来她话里之音。
  顾秋道:“程雪衣,有一点我想解释一下。虽然我和暮雪之间有这种关系,但是这并不表明,我就是那种玩弄女性,利用手中的职权,达到非法占有为目的的人。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和暮雪之间的事情,起源于你。而且我们两个交往时,当初我还没有结婚。”
  顾秋说,“当初她因为你的事情,被人追杀。我是无意之中遇见了她。当然,我跟你说这事,不是为了表功,而是想告诉我,我们是怎么开始的。从那以后,她就叫我哥了。”
  程雪衣是一个善于表现的人,她每一个动作,神态,都能表现得完美无缺。倾听,更是她的长处。
  因为她是一个很好的主持人,她必须具有这份本事,才能让台上的嘉宾,感受到一种心里的踏实与满足。
  听顾秋说,她并不插嘴。
  顾秋拿了盒烟出来,“对不起,我抽支烟。”
  程雪衣没有反对,顾秋点了支烟,“我承认,做为一个男人,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我们之间这种由友谊到感情的东西,是真的。我们之间并不存在着什么交易,什么利用,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情感。所以,如果你偏要怎么认为,我无话可说。你让我在这个时候放手,我可以,但我不能。”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伤害她。”
  程雪衣眉头颤了下,心里微微有点震撼,但是男人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有人说,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这张嘴。
  男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
  他们的内心世界里,还有真正的爱情吗?
  这一点,程雪衣是一直执怀疑态度的。
  两个人都沉默了,显然,各自都在考虑,下面的话该怎么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