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7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爱本无罪。可就是这个男人,他因为喜欢,想要得到,残忍毀掉了我的家,他残忍迫害了一个不足六天便夭 折的婴儿,即使他最后把心掏给我,跪在我面前任由我践踏,任由我千刀万剐,我也不会心轮,不会谢恨。

  他将我的手背贴在他脸颊,“你根本不知道我这颗心多少年不曽这样澎湃过,疯狂过,甚至在年轻时,我都没 有这样着迷一个女人,我这辈子都没有,如果没有遇到你,我可能永远尝不到这种滋味”
  保镖试探着轻轻敲了两下门,“常老,有急事,您尽快。”
  常秉尧握了握我的手,我为他穿好最后一件丝绸马甲,送他朝门口走去,他忽然在我前面停下,转过身目光灼 灼,我吓得呼吸凝滞,生怕他反悔,然而他只是将手伸向了我,指尖依依不舍觖摸我的脸,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很 多美好想给我,但又欲言又止,他在我冰冷而颤抖的回应里,一点点抚摸,流连,直至我整张脸孔完全没入他宽厚的 手心。
  他感受了我的温度,香气,最终什么都没说,几秒钟后松手走出禅院。
  常秉尧在我的房间险些被暗杀,像一颗毀天灭地的炮弹,炸得几房姨太太又哭又闹,我躲了一天一夜,还是没 有躲过,次日傍晚用斋,被二姨太指着鼻子骂,骂我不祥,带来灾祸,自从我进府便鸡飞狗跳不得安宁,简直就 是来讨债的。

  常秉尧不允许她骂,怒斥她闭嘴,她梗着脖子气焰跋扈,“老爷,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灾星,别的我们都能容, 谁让她年轻不懂事,可您只要靠近她,便一定没好事,这样的祸害,时日长久我们常府都要遭殃”
  常秉尧根本不理会,往我碗里夹了一颗青菜,我眼眶隐隐泛红,装作不想被他察觉,偷偷用袖绾抹去。
  常秉尧握住我的手,郑重对我说不论怎样都不是我的错,他不会责怪我,也不许别人伤害我。
  三姨太把筷子戬在米饭上,“老爷,您也太偏心了,当心她恃宠而骄,变本加厉玩儿手段,等什么时候您身边 就剩下她自己了,您后悔都来不及。”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允许何笙离开,谁再逼她走,我就不吃不喝,我死了,你们有几天好果子吃。”
  三姨太被噎得脸色难看,她嘟囔了句饱了,起身愤然离席,她走后不久,二姨太也带着佣人离开。
  四姨太和唐尤拉闷头吃菜,对常老宠爱我视若无睹,也不搁在心上,我将自己的手从他掌心抽出,反握住他手指 ,“我是不是又让您为难了 ”
  他说没有,这些女人依靠我,她们只敢耍性子,不敢闹出天去。
  “二姨太和三姨太,一定很恨我,很不容我。我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老爷,不如我…”
  常老手指按住我的唇有我为你撑腰,谁也不能欺负你这样的话以后都不要再说,我会很不髙兴” 我咧开嘴笑,笑得春光明媚,他夹了一枚海棠果喂我,我大口吃掉,娇滴滴挽住他手臂,告诉他很甜。
  他自己又尝了一颗,在我耳畔小声说,“没有你甜。”
  我羞红了面颊,将脸埋在他胸口,骂了声没正经,他被挠得心痒痒,揽住我肩膀哈哈大笑。
  常老在席上当众撅了二姨太面子,顾忌她有孕不能动气,夜晚留宿在她禅房内哄她,恰好给了我离开寺庙的时 间。
  乔苍在珠海有一栋别墅,几年前他还混在常秉尧手下做堂主时,就居住在那里,一直没有变卖,我趁着天黑赶 到,
  门口把守的两名保镖伸出手阻截我,语气非常狠厉,“找谁。”

  我说找乔苍。
  保镖互相对视一眼,“苍哥不在。”
  我面无表情指了指旁边停泊的宾利,一言不发,眼神已经了然一切。
  他们见我了如执掌,很警惕间我到底是谁。
  我从容摘掉墨镜,让他们看清我的脸,其中一个保镖认出了我,立刻低下头,“何小姐,您稍等。”
  “不必等,我自己进去找。”
  我一把推开他挡在我前面的身体,冲入客厅,并没有看到他人影,整栋楼空空荡荡,连佣人都没有,看得出是 他来珠海办事的临时落脚点,平时不居住。
  我放轻脚步走上二楼,在半敞开的门扉后,看到了立于昏黄灯火中的乔苍。

  窗帘拉着,遮住了阳光,房间晦暗无比,更像是深夜。
  他穿着一件黑色丝绒睡袍,没有系腰带,赤露胸膛和腹部,冷风开得很重,凉意渗透入骨子,禁不住瑟瑟发抖
  我在卧房门外脱掉鞋子,赤裸双脚,无声无息靠近他,他背对我,面朝宝蓝色的绒帘,正在和人讲电话,我 没有顾上多听那边是谁,从背后将他环绕住,他身体一僵,侧过脸看清我千娇百媚的脸孔,和包裏在艳红色连衣裙 内丰满玲雄的身体。
  我从没有穿过低胸款,我更喜欢遮掩,让男人遐想,极少给得这么直白而赤裸,我此时的明艳如火,热烈夺 目,令他微微怔住。
  白皙冰凉的手腕探入他身体,他刚洗过澡,胸口还有些巢湿,我伸出舌头在他被我扯掉睡袍的裸露肩膀和脊背深 吻,舔舐,啃咬,发出细细的呻吟,留下一条晶莹剔透的水痕,他被我挑逗得腹肌紧绷,说话的声音也有些沙哑。
  “苍哥,你怎么了?”
  我听到电话那头是常锦舟的声音,更加肆无忌惮,甚至将手滑向了他裆部,握住揉捻着,他隐忍说,“有些伤 风。”
  “要不要我去送点药给你”

  “不用。”乔苍握住我愈发大胆的手,我不依不饶,掂起脚含住他耳朵,用力吮吸,朝耳蜗里舔弄,他禁不 住颤栗,津壮的腹肌猛烈抽搐。
  常锦舟默然片刻,“可我就在别墅外,马上到了。我住不惯禅房,想来陪你。”
  我舌头一顿,乔苍也愣住,那边挂断后,乔苍转过身,我以为他要把我藏起来,去应付常锦舟,没想到他竟然 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直接扔向了我身后敞开的门扉,门猛地关住,打火机坠地前勾住了锁芯,嘎嘣一声,门被从里 面反锁上。
  我惊讶于这一气呵成的动作,接着下一刻天旋地转,他坐在椅子,将我抱住放在他胯间上,我腿间有一丝凉意 ,丨内丨裤从他指尖脱落。
  他按压我的头,擒住我抹了口红的唇,他狂野热吻的同时问我,“他碰过你吗。”

  乔苍一只手撩起我裙摆,另一只手掐住我的腰,他眼底有些猜忌,目光在我胸口与腿上流连。﹎
  浅浅淡淡的痕迹,都是他在小舟里留下的,没有一丁点多出来自于别人。
  他狠厉的眼神略微柔和,时轻时重吻我的脖子和耳朵,我仰起头呻吟,掌心匍匐在他心脏,感受着强烈的枰# 的跳动,直到他吻得越来越不受控制,越深入缠绵,我手不着痕迹解开他裤链,清脆的声响在房间内蔓延,他不制 止,任由我觖碰他逗弄。
  “你猜有没有碰过。他那么风流好色,早就对我垂涎三尺,嘴边的肉,你们男人舍得不吃吗?”
  日期:2017-10-16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