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7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整个人愣住,没想到他会摆脱了二姨太的纠缠来我这里,他挥了下手,示意阿琴出去,当房间内只剩下我们 两人时,他忽然笑了,柔声问我,“去集市了。”
  我回过神说是,自己逛了逛。
  他语气意味深长,“怎么还特意说是自己,我也没有觉得你和其他人”
  我反问他真的没有这么觉得吗,难道您不是相信了别人说我和姑爷通奸。
  “你和他,之前有私情”

  他一句话令我如遭雷劈,他果然还是怀疑,这点猜忌不除,我就下不了手,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的变故。
  “私情如果能继续,我还会走投无路吗?那样的私情,对我来说像毒药,像烈火,我如果舍不得,如果还想 要回头,我也不会走入常府”
  我楚楚可怜的模样,如水一样的眼眸,以及柔柔弱弱的解释,常老不忍心再责怪质疑,他说好了,不说这个。 我记得你上次佩戴一块翡翠,在身边吗。
  “您要翡翠?”
  他说是,我看一看。
  我答应了声,掀开帘子进卧房,从库头的匣子里翻找,我没有听到身后逼近的脚步声,他故意克制放轻,等到 我察觉时,他已经从身后死死抱住了我。

  我大惊失色,他含住我耳朵,“何笙,我今晚想要你,我已经等不了,
  欲望使他气喘吁吁,他嫌这样的姿势不舒服,不能看到我的脸,更不能尽兴玩弄,他扳过我身体面对他,手
  恐惧已经排山倒海而来,我清楚自己身上还有许多不曽消褪的咬痕,常老一旦扒光我的衣服,后果不堪设想,我 和乔苍通奸的罪名就算坐实了,他对乔苍已经起杀心,他再喜欢我也架不住府里这么多女人吹枕边风,更架不住他 的颜面。
  我用力挣脱,躲避他的吻和抚摸,“常老,这是寺庙,您信奉鬼神,这里要斋戒的!”
  他听不进去,也不肯停止,在我惊恐的注视下脱掉了唐装,解开了绸带,他动作非常麻利,没有丝毫迟疑, 似乎已经想了很久,用这样的方式彻底占有征服我,常府的女人没有一个省油的灯,等到天荒地老他也不可能如愿 吃到我,总有女人来纠缠他,在关键时刻抢走他,他只能用最千脆的方式。
  我慌不择路,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让他看到我布满欢爱痕迹的肉体,我逃向一侧角落,可我还没有 站稳便被他一条手臂捞进怀里,直接捽在了库上。
  他倾身而下,在我脖颈与胸口热吻着,坚硬而浓密的胡茬碾压过我皮肤厮磨,又痒又痛,我呻吟出来,我的呻 吟给了他极大的剌激,他伸出舌头舔我的锁骨和汝沟,用牙齿解开了旗袍的盘扣。

  他身体逐渐升温,滚烫而火热,几乎要烧化我只手压住我挣扎的身体,另一只手撕扯我衣服,他力气很大 ,并不逊色年轻男子,而且腕力惊人,我根本没有还击的余地,就像任他宰割的羔羊,在他的禁锢下被脱掉了旗袍
  我本能探出手臂,按掉库头灯,漆黑之中他只能看到我粉色的肚兜和内衣,看不到我皮肤上鲜红的吻痕,我洁 白婀娜半遮半掩的娇躯令他兽欲大增,他分开我的腿,在我的哀求和我呜咽下,撕开了我的丨内丨裤。
  他手像一条蛇,一条带着剧毒的蛇,在我下面用力抚摸揉揑,我扭摆臀部逼出了他的手指,他趁机将我翻过去 ,压在我身上,亲吻我的脊背和肩膀,我感觉到他逐渐膨胀坚硬的某物,一颗心彻底沉了下去。
  常秉尧爱美色,他想要的女人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不论是一点点征服,还是强bao,入了他哏的猎物,都要承欢 他胯下。
  我知道自己劫数难逃,我不动声色触摸到放在枕头底下的手包,包里藏着周容深的64式手枪,枪膛里五颗子丨弹丨 ,我会开枪,也知道怎么开,虽然手法不津,可这么近的距离我还是有把握的,哪怕补两枪,要他命不难。
  我拿这把枪的初衷,是为了在复仇过程中一旦败露,免受折磨自行了断,它是我最后的底线,是我自保的筹 码。从我踏入常府大门那一刻,我便收起所有仁慈,戴上了屠杀的面Ju,挡我者死,逆我者亡,我要踩着一颗颗头 颅,一副副尸骨,为我丈夫和女儿报仇。

  可我没有想过,会以这样仓促而惨烈的方式终结我与常秉尧。我还没得到过他的势力,不曽扼住常氏一族的咽 喉,没有彻底颠覆,我根本不想死。
  常老急不可待脱下丨内丨裤,在我私丨密丨处的边缧用力顶了顶,我感觉自己身体已经逐渐被他挤开,他快要冲进我体 内,我听到他低低的沙哑的难以抑制的闷吼,激动得连腰部都在颤抖,他渴望我太久了,一年前他见我第一面,就 对我有了侵占的念头,贪婪忍耐了这么久,现在怎样他都不会悬崖勒马,也来不及。
  我心底被无边无际的绝望覆盖,到了这一步,不是死就是脏,我绝不能容忍自己被他玷污,我宁可与他同归于尽 。食指颤抖着C`ha 入扳机,我咬牙猛地一个翻身,他正想挺腰剌入,我趁房间中一片漆黑,手臂压在他后背,枪口对 准了他的后脖颈。
  他看到我的脸,看到我近乎一丝不挂的皮囊,妖娆婀娜的身段剌激了他的兽欲,他低下头吻我胸口,胯部不断下 压,试图彻底沉入,深埋进我,我干脆利落拉动了保险栓,更加用力抵住他脖子,确保一击毙命,为我争取逃走 的时间。常秉尧沉浸于巨大的欢愉里,丝毫不曽察觉死神逼近了他。
  我即将扣动扳机的霎那,窗外忽然爆发惊天动地的枪响,划破长空夜色,禅院也随之晃动。
  我身体一僵,晃了晃持枪的手,纹丝未动的枪膛和毫无热度的枪□,证明并不是我擦抢走火,而是另有他人开 枪!

  我失神错愕间,一枚闪烁着凛冽寒光的子丨弹丨冲破玻璃阻碍射了进来,惯力使得子丨弹丨的速度缓慢许多,火苗在眨 哏间烧毁了一截窗纱,燃起一把焚烧的烈焰,尖锐的弹头掠过常老脊背,溢出一股烧焦的火药味,他眉头不由一皱, 从我身上翻滚下去,我用了一秒钟迅i速反应过来这副突如其来的场面,将手枪不动声色塞回了枕下。
  阿琴听到枪声从隔壁房间冲入,她身后是闻声赶来的十几名保镖男仆,迅i速包围了库铺,持枪对准了窗子。
  我面容苍白衣衫不整的模样吓住了阿琴,她带着哭腔间我怎么了,是谁开枪了。
  我视线仓皇礙视破碎的玻璃,她立刻挡在我前面,将我完全置于她的保护下。
  常老捡起地上的裙子包裏住我,呵斥保镖背过身去,他们齐刷刷别开头,最先冲入房间的四名保镖跳出窗户, 对一道恍惚模糊的人影穷追不舍,我心里并不畏惧,但我知道常老对我刚才的抗拒很不满,为了圆场,我不得不挤 出哏泪,装出恐惧受惊的模样,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常老穿好衣服,他面容自始至终非常淡定,半生打打杀杀枪林弹雨,混到这位置绝不是靠吹出来的,是真刀真枪 拼出来的,临危不惧面不改色是黑帮大佬在惊险场面上的底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