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6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淳于兵兵道:“按照小野的设想,咱们要做的是第一家店,是要打响名头的,非得这么大地方不可。”
  叶泓又笑道:“商业上我不如你,就按你的想法做。”
  “二位是叶先生和淳于小姐对吧?”一个年轻的服务生忽然走过来彬彬有礼的问道。
  叶泓又内心警觉,表面不动声色,淡定的看了他一眼,反问:“小伙子,我们刚才没听清,你说你要找谁?”
  服务生道:“是这样的,是那边有位先生让我过来这么问的,至于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叶泓又顺着服务生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边有三个男人,一个中年,两个青年。中年人个子不高,带着眼睛,正转头看过来,四目相对,他还冲着叶泓又摆了摆手。
  这是个小把戏,叶泓又看过去的瞬间就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语言已经证实了对方的猜测。索性光棍的站起,径直走到仨人的桌子前,问道:“三位认识叶某?”

  中年人推了推眼镜,与叶泓又对视了一眼,满意的笑了笑,道:“看来南朝鲜人的整容术还是起作用了,连叶大哥的眼力都没把我认出来,我是王宝书啊。”
  “你是王宝书?”叶泓又吃惊的:“你好好的怎么把自己整成这个样子?”又道:“别人整容都是往好看了整,你原本长的不错,这一整反倒磕碜了很多。”
  王宝书道:“这不全都是为了你嘛。”
  “为了我?”叶泓又诧异的看着他。

  “对,为了你。”王宝书道:“找到你,跟踪你,不能让你察觉到。”
  “你跟我们多长时间了?”
  “三天,三个人轮流跟,一百米之外的远梢儿,不怕丢就怕醒。”
  “为什么这么做?”叶泓又没好气的:“你他吗吃饱了撑的?”

  淳于兵兵负着手也走过来了,隐约听到了刚才二人的对话,道:“你真是宝书兄弟?”
  王宝书道:“淳于大姐,多年不见,你可一点也没见老。”
  淳于兵兵笑道:“还不见老呢,再老点就直接埋土里了。”说着,直接坐到了王宝书的对面,拿起咖啡壶道:“这地方也没有酒,我当大姐的看见你格外高兴,就用咖啡代替酒,跟你和这两位老弟喝一个。”
  王宝书接过杯子却没喝,那俩人倒是干脆的跟淳于兵兵干了一杯咖啡。

  “呵呵,真给面子。”淳于兵兵笑颜如花,看着王宝书手里的杯子,问道:“怎么了兄弟,你怎么不喝?”
  王宝书道:“淳于大姐会玩儿虫,身上常带五毒,您敬的不管是水还是酒,除了叶老大外谁敢喝?反正我是不敢喝。”
  “看你这人,真是小心的够可以,你又不是我爹,我还能毒死你吗?”淳于兵兵笑着说道。
  王宝书道:“叶大哥,当着明人不说暗话,我接到的任务是配合这哥俩把你们活捉后带到上海去,可我知道自己这两下子在您面前根本不够看的,这哥俩又是一对儿傻逼棒槌,就觉得腰里别了带火的家伙就可以把整个江湖当脚面水平着趟了。”说到这里忽然顿住,转脸问身边的青年:“嘿,哥们儿,你这直眉瞪眼的发什么昏呢?扛不住就赶紧闭眼吧。”
  这人果然头一歪,晕倒在椅子上。
  淳于兵兵笑道:“没事儿,我用的是神经毒素,麻痹一下神经而已,药量有限,晕个一天半日的,药效过去就缓过来了。”
  “这么多年没见到二位,果然依旧宝刀不老。”王宝书叹了口气,道:“我谢谢淳于大姐了,没要了这俩傻逼的命,不然我回去还真没办法交代。”
  淳于兵兵问道:“方不方便告诉我们哪路神仙想见我们?”
  叶泓又道:“不用问他了,有人想见咱们,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
  王宝书道:“实不相瞒,人已经来了,我就是钉子,除了盯梢外还负责把两位钉在这里。”
  “你不怕我弄死你?”叶泓又怒道。
  王宝书道:“我怕的要命,可我要不这么干,人家就得直接要我的命。”
  叶泓又手腕一翻,一张扑克突然出现在手心里,一抖手丢了出去,精准命中在王宝书的额头上,一下子切出道口子,这货一咧嘴,说道:“谢谢叶大哥手下留情成全兄弟。”说完,一歪头也跟着那俩人晕了过去。
  “你也奔四的人了,混碗饭吃不容易,我不怪你。”叶泓又伸出手,与淳于兵兵手拉手往外走。
  一行五个黑西装青年男子已经堵住了唯一的大门……
  铜锤脱手,脑袋要搬家。
  孙景春手中的铜锤‘意外’脱手的瞬间,李牧野却想起了李奇志。
  记得自己那年跟着他浪迹天涯,入江湖第一课就是讲江湖规矩。
  当时李牧野曾问:规矩是什么?
  李奇志答:规矩是定规矩的人给守规矩定的行为范围。三步之内必有规矩,江湖有江湖的,庙堂有庙堂的,家庭有家庭的。谁是话事人,谁定规矩。守规矩的人永远成不了定规矩的。但不守规矩是要付出代价的,除非你有跳出规矩的实力。
  跳出去了,你就可以给别人定规矩了。
  李牧野又问:如果我不想守规矩,也不想给人立规矩,怎么办?
  李奇志说:乾坤方圆,非规矩之功。规矩之外有天大地大,有本事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自然可以不守规矩,也不必给别人定规矩。”李奇志说到这里顿住,笑道:那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你我凡夫俗子,还是争个立规矩的机会吧。
  思绪回到眼前,一道银光闪过,铜锤竟被一刀分成了两片,而在场诸人却连小芬出腿的动作都没看清楚。
  “看来这是个意外?”李牧野站起身对沈培军说道:“沈先生,今天看来要对不你了,接下来就不陪各位尽兴了。”说着,对其他人理也不理,与小芬两个一前一后,径直扬长而去。
  沈培军目瞪口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自语道:“这是怎么说的。”
  孟庆夫面色如铁,看着孙景春。后者微微摇头,道:“孟先生别着急,他身边有高人保护,我今天没带趁手的家伙,改天我带上得力的兵器,直接登门去找他切磋。”
  “难道就这么让他走了?”鲍文涛凑过来,心有不甘的:“除了老孙外,咱们就没别的布置吗?”

  孟庆夫道:“这是法治社会,咱们已经是踩着线在办事了,你别以为当过几天古惑仔就真可以为所欲为,老孙那锤子一下砸死了他,咱们可以解释为意外,但如果你弄一帮人乱枪打死他,再没搞清楚背景的情况下这么干,那纯粹是找死。”
  商务车上,叶弘又和淳于兵兵被倒背双手铐住,对面是一名气质彪悍的短发男,脖子上露出个毒蛇的纹身。阴郁的眼神正时不时的从淳于兵兵身上瞟过。
  “群魔乱舞的时代回来了。”叶弘又对淳于兵兵说:“不过是换了一身皮就出来装人了,里面装的还是那些东西。”
  淳于兵兵没接他的话茬儿,叹了口气,道:“老叶,你老了,换做是从前哪个王八蛋敢用这种眼神看我,你早就挖出他的眼睛当弹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