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69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江小满却从发夹里抽出一根银针,嘶的一声刺入女忍者的檀中穴,解释道:“一般的捆绑方式可捆不住忍者,得用银针刺穴控制她的身体机能,外加钢丝捆绑。”
  说着,她把女忍者的双手双脚反转过来,用钢丝仔细捆扎,最终,女忍者变成了一只奇形怪状的大蚱蜢,看上去既搞笑又感性,让人恨不得扯碎她的衣服长驱而入!
  同时,张大雕从百宝囊里找出解药抹在女忍者鼻子上,想先看看这解药灵不灵,要是不灵,再用先天之气抢救。
  还好,女忍者中毒的时间很短,加上对自家的毒药有一定的免疫力,很快就苏醒过来了,只是动弹不得,又无法运转内息,只能惊恐的瞪着张大雕二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江小满一把捏住她的腮帮子,飞刀在她嘴里拨弄了一下,一颗带血的牙齿就掉落在地。
  张大雕捡起牙齿一看,发现是一颗易碎的假牙,里面密封着毒液,不禁咋舌道:“原来电视里演的是真的,这岛国的忍者嘴里果然有毒牙,一旦被擒就要咬碎毒牙自杀!”
  “当然是真的。”江小满道,“电视也好,小说也罢,都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虽说也有夸大之处,但没有事实又何来虚构?”
  张大雕点了点头:“可我们不懂岛语,这又如何审问呢?”
  江小满道:“你不懂我都不懂么,不过审问那一套对忍者没用,他们连死都不怕,又岂会惧怕酷刑,说句你不相信的话,有些忍者甚至把酷刑当成享受,你越折磨他,他越亢奋!”
  “变了态了,那她为什么不说话呢?”张大雕上上下下打量着女忍者,感觉她的身体特别柔韧,还特感性,姿色也不差,只是因为慾求不满,导致生理有些失常,显然不是个黄花闺女。

  的确,忍者一生都在训练和杀戮中度过,他们没有感情,漠视生命,但毕竟还是个人,有正常的生理需要,而且很强,强到变*态的程度。只不过,他们只是把异性当成解决生理需要的工具而已,决不会产生一丝一毫的感情。
  江小满耸肩道:“她被我们活捉了,这对她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除了一心求死外,决不会求饶,更不会愤怒的大喊大叫,因为在他们看来,大喊大叫是懦弱的表现。事实上,他们还懂得各种语言,你别看她一言不发,其实我们说什么她都能听懂。”
  直到这时候,女忍者才对江小满产生了一丝恐惧,因为江小满实在太了解自己了,指不定有什么办法让自己招供——她不怕死,但怕泄露了机密。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更好玩了。”张大雕笑嘻嘻道,“这里与世隔绝,但随时都会有忍者闯进来搜查,那我们就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同时陪这女忍者好好玩玩,也算是给自己找点乐子吧,要不然也太无聊了!”

  江小满对张大雕太了解,噗嗤笑道:“你想怎么和她玩啊,总不会要和她修炼吧?”
  “我从不和畜生修炼!”张大雕倒是想吸这女忍者的精气,但绝不会在她身上浪费先天之气,在他眼里,岛国人无论男女都是畜生,若能驯服,那就当畜生养好了,不能驯服留着也没用。
  这话江小满爱听,她就怕张大雕见了女人就动心,连女忍者都想收。好奇道:“那你想怎么玩?”
  张大雕眨了下眼睛,戏谑道:“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估计问她也不会说,那我们就给她取个名字吧,叫什么好呢,嗯……小猪如何?猪又笨又丑又赖,还贪吃好睡,我觉得特别适合她!”
  江小满忍俊不禁道:“还是叫小狗吧,你看她现在就像狗一样卷缩在地,就差摇尾乞怜了!”
  张大雕头疼道:“那到底叫小猪好呢还是小狗好呢?”
  于是,二人就小猪小狗的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直把女忍者气得逆血上涌,恨不得杀死这对狗男女。
  最后,张大雕一拍大腿道:“岛国女人的名字不是喜欢带个“子”吗,不如就叫……”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眼睛还审视着女忍者。
  饶是女忍者不怕死,也不怕酷刑,可这关系到自己的名字,心中也不由得紧张起来,心里哭天抢地的说:八嘎,老娘叫井上喜美子啊,不是阿猫阿狗,你们这对狗男女要是给我乱起名字,我一定会杀了你们的!
  江小满急道:“到底叫什么嘛!”
  张大雕嘿嘿笑道:“我看,猪狗什么的也的确难听了一些,而且叫起来不太顺口。我记得岛国人不是喜欢用地名做姓氏吗,比如吉田、山崎、山本、长崎、井上什么,就叫井上洗裤子如何?”
  “我噗!”

  江小满当成就笑喷了,而井上喜美子则吐出一口老血,忍无可忍的用中文尖叫道:“老娘叫井上喜美子,不是井上洗裤子,老娘从不洗裤子!”
  江小满咦了一声,震惊的盯着张大雕,他对张大雕再了解不过了,知道张大雕不是误打误撞选中的这个名字,而是用了什么秘法知道了女忍者的真名,然后根据那个名字改了字眼。
  “呀,你真叫井上洗裤子啊,哈哈,阿拉太历害啊!”张大雕张牙舞爪的大笑着。
  “我再说一遍,老娘叫井上喜美子,不是井上洗裤子!”女忍者暴跳如雷,又下意识的问道,“阿拉是什么意思?”
  她居然还是个好奇宝宝,这使得张大雕犹如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咳嗦着解释道:“阿,就是阿姨的阿,在中国,阿姨就是洗衣做饭的保姆,拉,就是拉扯的拉。综合起来,就是让阿姨把主人的裤子拉扯下来洗,所以,阿拉代表的是主人,也就是我!”
  “我呛!”江小满又被呛到了,这家伙太能扯了,阿拉活生生的被他说成了主人,那明明是宁波一带的第一人称好么?

  “魂淡!”女忍者忍不住喝叱道,“阿拉明明就是伊斯兰教的真主,你敢亵阿拉真主,我必杀你!”
  “呀,你还会做菜啊?”张大雕东拉西扯道,“但蒸煮出来的东西没有爆炒的好吃,我看还是爆炒好了!”
  女忍者彻底无语了,老半天后才咬牙切齿道:“张大雕,你到底想怎样?”
  “井上洗裤子是吧?”张大雕知道她是个好奇宝宝后,故意慢腾腾道,“你要是叫我一声阿拉,我就告诉你我想干什么。”
  女忍者用杀人的目光瞪着张大雕,本想再不开口的,可她天生求知欲极强,怎么都训练都改不了,忍了半天后,还是道:“该死的阿拉,你到底想怎样?”
  连江小满都不得不佩服张大雕了,想要这女忍者开口,那真是千难万难的事情,这家伙倒好,几句话就让女忍者开口了。
  “你猜?”张大雕戏谑的看着她。

  “可恶!”井上喜美子心痒难耐的瞪着张大雕,怒吼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日期:2017-09-24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