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68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小满享受的哼哼着,之后看看情况道:“估计那忍者真没发现这个洞坹,不如我们进去探查一下吧?”
  “好——”张大雕拉长了声音道,“不过只能穿上装,不能穿下装。”
  “你都坏死了。”江小满娇羞的掐了爪张大雕,最后还是点了点,因为她知道张大雕能力很强,随时都有可能要自己。
  果然,张大雕说着说着又来了,还非要抱着她探查洞坹里的情况。
  江小满也乐得享受,任由张大雕抱着进了洞坹。
  行进中,二人越来越震惊,因为这个洞坹光光滑滑的,又没有岔道,而且大小一致,真的像蛇洞,只是,无论什么巨蟒,都不可能穿过这么坚*硬的山腹,那么,这个洞坹是怎么形成的呢,又通往何处?
  张大雕还有一个疑问:“小满,你说这荒岛上为什么没有动植物,按理说,没有动物还可以理解,但没有植物就显得很不正常了。”
  江小满猜测道:“可能是这个岛屿火山爆发后,熔浆里含有灭杀一切生机的剧毒吧,所以台风卷来的植物种子无法生根发芽。此外,这岛屿上肯定时常发生干旱,没有水,植物也是无法存活的。”
  张大雕道:“我觉得前一种的可能性比较大,可惜,我们抓不住活口,要不然,给活口喂些沙石看看能不能毒死他。”
  江小满忽然道:“这也没道理啊,如果岩石有毒,那我们还在积水池里洗过鸳鸯浴呢,为什么没被含有毒素的积水毒死?再说得明白点,如果岩石里的毒素无法溶入积水里,那植物也是可以存活的。”
  张大雕心中一动,他怀疑不是积水无毒,而是被自己的先天之气给化解了,当然,也有可以是其他原因。
  猜测了半天都没有答案,二人也就赖得多想了,这个时候,江小满又颠簸了一次,并被张大雕放了下来。
  洞坹一路倾斜,好像要通往地底,里面的空气也越拉越稀薄,好在,二人被先天之气改造过身体,只要有一点点的空气都能正常呼吸。
  探路的张大雕加快脚步,还习惯性的拉着江小满,保护之意甚为明显。江小满是幸福在心头,索性装出弱女子的样子任由张大雕保护着。而且她发现,跟张大雕在一起,自己的脑子都变笨了,还不喜欢动脑筋。
  忽然,洞坹急转直下,最后甚至达到了无法立足的地步,但二人功夫在身,依然撑着石壁继续往下探查。
  可是,洞坹的尽头居然是积水,类似古井一般。
  张大雕深吸了口气道:“我先下去看看!”

  江小满紧张道:“要下去一起下去!”
  张大雕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于是,二人潜入水中,感觉积水很深,而且是咸的,张大雕怕江小满憋不住,正想回头,可却发现水下的洞坹越来越开阔,而且隐隐约约还看见一丝亮光,便回头与江小满人工交换呼吸,之后拉着她急速下潜。
  期间又做了三次人工呼吸,并感觉通道在往上延伸,亮光也越来越大,最终,头顶上传来哗啦一声响,二人双双浮出水面。
  张大雕甩掉头上的水珠,惊喜道:“是个山腹……”
  这是一个数十米大、呈三角型的山腹倒扣在水面上,山腹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光亮,只是在倒三角的边缘,而且是水面之下有无数条透光的裂缝,很明显,这些裂缝都是入口。
  “明白了。”张大雕瓮声瓮气道,“这山腹是因为地震震开的缝隙,而这缝隙大部分都埋在海水里。还有就是,刚才那条洞坹很可能是地气冲击出来的,因为岩石太坚*硬,阻挡了地气的冲击速度,所以弯弯曲曲,犹如巨蟒穿山而过。”
  “真是个天然的藏身之处啊!”江小满欣喜道,“有这么多出口,我们不但能在这里藏身,还能从这里潜入海里,当真是进可攻退可守了,只是,这个地方上小下大,都没有一个落脚点。”
  “应该有的。”张大雕张望道,“哪儿有个落脚点。”
  “哪儿啊?”江小满的目力不如张大雕,便集中目力顺着张大雕的手指一看,大喜道,“太好了,那应该是个垮塌的石壁,而且位置不高。”
  “呵呵。”张大雕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二人游了过去,沿着石壁横移数米,双手就抓住了断面的边缘,先后爬了上去,张大雕庆幸道:“足有两米宽,虽然断面倾斜,但斜躺着还不至于滚下去。”
  “真是上天保佑啊!”江小满无所顾忌地脱了上服,拧干擦拭身子,之后把湿衣服垫在石面上,坐下来道,“我们变成原始人了都。”
  “哈哈。”张大雕挨着她坐下,调笑道,“你看,我的小雕都泡涨了。”
  江小满翻了个白眼,依偎在张大雕怀里道:“人生的际遇真是奇妙啊,谁能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被人追杀,还变成了原始人呢?”
  张大雕点点头,搓着面团道:“也许这就是佛家所说的缘分吧,我们前世有缘。”
  “可惜有缘无分。”江小满享受着张大雕的轻薄,慢慢感觉到体温的上升,一脸遗憾。
  张大雕安慰道:“反正你以后要跟着我的,那不一样是缘分吗?”
  江小满道:“你不怕黄蕾吃醋吗?”

  “嘿嘿,她才不会呢!”张大雕一脸得意。
  “呵呵。”江小满的心情又开朗起来,攥住张大雕吃吃笑道,“这么快就又有反应了?”
  “那当然。”张大雕挺了挺腰,以方便她活动,还示意她低下头。
  “嗯……”江小满也不拒绝,轻应了一声弯下腰……
  张大雕拂开她湿漉漉的秀发,欣赏着她的媚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江小满感觉嘴都麻了,正想再接再厉,忽然听见裂缝处传来哗啦一声响,紧接着,一颗长头发的脑袋冒出水面,她好像还没适应黑暗,一把撤下蒙面巾,闭上眼睛准备适应一下环境。
  “忍者?”张大雕二人又惊又喜,惊的是忍者居然搜索到这儿来,喜的是对方只有一个人,若能生擒活捉,那就好玩了!

  张大雕正在思索着如何生擒这个女忍者时,江小满已经利索的从百宝囊里掏出吹矢,只见她好像经过千百次训练一般,噗的一声吹出一支细如毫毛的毒针。
  嘶……
  毒针精准的射在女忍者的脖子动脉上,女忍者还没来得及适应山腹里的黑暗,加上自己冒出水面时弄出的声响干扰了听觉,几乎连做出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感觉脖子一麻,下意识的摸了下脖子,然后骇然的瞪大了眼睛,用岛语叫了句:“是自己人啊!”
  之后,毒素沿着血液逆行直达神经中枢,眼前一黑,思维短路,人就沉入了海水之中。
  她之所以说“是自己人”,是以为使用吹矢的都是忍者,忍者当然就是自己人啦!
  扑通……
  江小满一头扎入水中,鲤鱼穿波般窜至女忍者落水之处,潜入水中揪住她的头发拖了回来。
  张大雕想不到这么容易就生擒了一个女忍者,慌忙伸手帮忙,把女忍者拖上石面,问道:“这毒针致命吗?”
  江小满随着上了石面,语气急促道:“这毒性非常猛烈,直接麻痹中枢神经,抢救及时应该没问题,否则,就算留得一命也会变成白痴。”
  “这就好!”张大雕吩咐道,“我救人,你用钢丝把她绑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