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5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四大玉器商城,四座大楼,七亿就给卖了,简直是龌蹉,我说:“还有呢?”
  “加上房产还有度假产,你至少要准备八十亿,之前四大家族的资产可以说是贱卖,但是没有办法,银行有权处置破产冻结的任何资产优先将产权卖给借款人,我们要买,就必须要按照实际价格来买。”梁英说。
  我笑了一下,八十亿,妈的,真的是天文数字,虽然我现在身家百亿,但是这八十亿对我来说,也是个重担,可想而知,压在李瑜的身上,这是个什么样的担子。
  李瑜说:“如果你觉得累,可以……”
  她说着,我电话就响了,我看着手机,是银行的通知信息,我说:“钱对我来说,永远都不是大问题,看,这不是赚了一亿五千万了吗?”
  朱贵把钱打来了,给了我一些信心,但是我这也是为了博取李瑜一丝喜悦,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要她笑,看着他眉头紧锁,我就难受,或许,我是魔怔了,又或许,我不甘心,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把这个担子给扛起来。
  李瑜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我搂着她,我认真的说:“我邵飞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你以后就给我笑,不准在愁眉苦脸的。”
  李瑜点头,眉头舒展,我看着她的样子,很开心,也豪气万丈起来,钱,从来都不是问题!

  我邵飞就是赌石的命,一刀穷一刀富,我的人生都是赌出来的。
  等着好了!
  嘘!你动静小点!我老婆还睡在旁边呢!
  这一亿五千万,纯碎是那个老板自己送上门来的,只能说,我运气比较好,但是更多的其实,还是手里的人脉,手里有人脉,比什么都重要,要不然,你手里有稳赚钱的料子,但是,你就是找不到对的人卖掉,那就算有好料子,你也会哭的。
  朱贵是我的提款机,但是,当然前提,我是能给他赚到钱,这世界上没有傻子,尤其是商人之间,你不能给他赚到利润,他是不可能帮你的,商人之间没有纯友谊。
  他们两个回来了,买了工具,电刀,打,磨,切的工具都有,但是这些工具,都只局限于小料子,大料子,这些工具是切不了的。
  对于他们买的工具,我很满意,我放下电刀,我说:“李瑜,不要小瞧任何人,他们并不是大家族里面养出来的弱智,相反的,我觉得他们很聪明。”
  对于我的话,李瑜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表现的比较平淡。
  我没有多说什么,让他们两个人看好了,我自己拿着电钻刀,上了电,然后让他们把料子给放在水盆里,坐在地上,开动电刀,开始打磨开窗。
  两个人看的非常仔细,没有一点含糊,我动刀了之后,碎屑飞舞,泥石流一般的水流,顺着我的手,就流淌下来,那颜色是翠绿翠绿的,我看着就比较高兴,因为,这代表里面是绿色的。
  我开了一个不是很深的窗口,然后用水冲了一下,我的开窗技术不是很好,但是这一刀下去,已经见肉了,皮薄的很,起胶的感觉很浓,而且刚性十足。
  我把料子放在他们两个人的面前,我问:“看到了什么?”
  黄广说:“绿色,是绿色的,很浓。”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陈辉,他看着料子,说:“绿是绿,但是,里面有裂痕,你看,这有一道道的裂痕。”
  我点了点头,我说:“这块料子是后江小料,后江的厂区是非常小的厂区,虽然场区狭窄,但是产出的平均质量比较好,皮壳种类也很多, 虽然皮壳种类多,但是皮壳有蜡壳的很少,正是因为后江原石的蜡壳在挖出来的时候粘的不紧,只需要太阳晒一下或者泡水轻敲即掉,但是也是因为如此,后江的裂也是非常多的。”
  两个人点了点头,表示了解,我接着说:“另外后江场口的原石在个体大小上也十分有特征,基本都是一公斤以下,几十克的料子更是多,如果能出色,在抛光之后色会翻倍,这也是后江场闻名的一个主要因素,但是,你们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听到我的话,陈辉一把就把料子给夺走了,他仔细的看着料子,突然,精明的说:“你看,反光很好,是不是因为,反光的效果好?所以,抛光后色会翻倍?”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这小子厉害啊,我把料子拿回来,我说:“这不叫反光,这叫起刚,刚性好,还有,料子起胶,润,这批料子不错,后江小料,你们两个,今天吧料子都给我扒皮,不用我怎么教你们吧?”
  听到我的话,陈辉立马就不同意了,说:“好脏啊,我刚刚看到你手上都是泥水,这么脏的事情,怎么能让我做?我不做……”
  我听着,就把石头放在地上,他立马站起来,躲的远远的,我刚抬起手来,我看着他, 我说:“你小子挺精明啊,给我过来。”
  他听着,就说:“你,你还想打我,我没有那么傻……”
  我听着就站起来了,我说:“脏?比这脏的活多了,你永远都不知道这翡翠代表着什么,代表着我们的命,你爸爸也就是死在这翡翠上,你爸爸这么厉害的人,姑且都要亲自去看料子,打料子,做料子,他都不嫌脏,你有什么资格嫌脏?你知道这些料子值多少钱吗?”
  黄广说:“这批料子值八百万呢。”

  “哼,八百万怎么了?我爸爸以前可是百亿富翁,这八百万算什么?”陈辉不屑的说。
  我听着就朝着他踢了一脚,我说:“现在你一毛钱不值,我他妈想踢你,就踢你。”
  我说完又踢了他一脚,他看着我,很愤怒,但是敢怒不敢言,我说:“就你这样的,什么时候都成不了气候,嫌脏,滚。”
  他听着我的话,就很不服气,但是很快他就认真的说:“你都能做,我也能做。”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那就别废话。”
  “哎,不行,就算是小工,也得有工资吧?你让我干活,最起码得给我工资,要不然我可以到劳动局告你。”陈辉说。
  我听着就瞪大了眼睛,我稀罕了,还他妈有人第一次这么跟我说话,我看着陈辉,他简直跟他老子太像了,天生的商人啊,我问:“你要多少钱一个小时啊?”
  “按照我们广东市的物价,我们平均三十块一个小时,工作八小时,你得给我两百五十块钱一天。”陈辉说。
  我听着就点头了,我说:“行,干吧,就给你这么多,但是你给我记住了,别坏了料子,这批料子,是你们第一次上手,他价值八百万,但是,别以为他是石头,他是我们的命,知道吗?”

  陈辉点了点头,我就走进了客厅,料子在外面开,着是八百万的料子,我就交给了他们两个,我当然不是绝对的放心,这是拿钱来考验他们两个的能力,如果他们处理不好这批料子,又或者不知道这批料子的金贵,那么他们就不能在赌石行业立足。
  日期:2017-09-24 06: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