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7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老抖了抖烧化的烟灰,“我很欣赏他,也器重他,可他越来越脱离我的掌控,甚至在背地里和我唱反调,我 知道他现在恨我,他早晚要向我讨这些债,所以在他彻底成气候之前”
  他说到这里停住,侧过脸凝视桌角燃烧的青灯,里面那根融了半截的白蜡烛火势猛烈,恨不得冲破灯罩。
  “他已经成气候了,不好斗了,可不斗不行。”
  阿彪说常老一辈子在江湖混,苍哥再大的本事,您也降得住。
  常老不语,沉默吸烟,我弯腰一声不响从墙根原路返回,跳下台阶正好看到乔苍和常锦舟走出寺庙的背影,那 个方向是山下集市,常锦舟贪玩,乔苍和我的事又闹得沸沸扬扬,她提出要求他都不会拒绝。
  我回到禅房歇息到入夜,听阿琴说常老又去了四姨太的屋子,门已经上了锁,大约要留宿。
  寺庙里红尘宿主男欢女爱也都很克制,只是和衣而卧睡一晚而已,尽管如此二姨太和三姨太还是不满,深更半夜 闹了一出,一个说肚子不舒服,一个埋怨山里蚊子多,吵嚷着要去高处更清凉的地方,就是四姨太的禅房。
  一群女人争宠,常老也没法子,凌晨顶着露水回了自己屋子才平息了事端,接连两日除了陪二姨太游湖,没有 再去任何人房中。
  第三天下午我接到了曹先生电话,他告诉我合适的人选已经找到,仍旧在上次茶坊见。
  我向他道谢,他在那边笑说不必谢,你这样客气反而令我很别扭。

  他顿了顿间,“戒指戴上合适吗”
  我其实根本没有碰,打算找个时机还给他,但现在我有求于他,他这样问我也不好反驳面子,我说戴了,很漂 亮,刚刚好的尺寸。
  他嗯了声,“看来我哏力不错。”
  他和我简单介绍了男人的情况,结束这通电话我打发阿琴去洗衣裳,为我煲山菌豆腐汤,多温些火候,我估摸三 个小时内她回不来,正好赶在这个空当去办事。
  我抵达茶坊,看到角落位置坐着一个男子,他低垂着头,面前是一杯花茶,偶尔有人从桌旁经过,他也从不抬 头打量。
  我走过去,小声问,“你是王滨?”
  他身体一僵,缓慢点头,我礙视他脸上戴的口罩,他明白我的意思,主动摘下露出容貌,这是一张非常年轻白 嫩的脸孔,很有娱乐界鲜肉的味道,丹凤眼,目光温和清秀,我很满意。
  三四十岁的女人见惯了同样这个年纪的丈夫,甚至更沧桑的老头子,对于二十出头的男孩内心十分向往揭望, 就像老男人喜欢年轻姑娘,填充他们对逝去青春的空白与幻想,而女人对青春比男人更看重,这样的杀手锏一定是 战无不胜。
  我点了一杯花果茶,等侍者上来后,我喝了口问他知道什么事吗。

  他说曹先生已经讲过。
  “千方百计勾引你的目标,能从她手里算计走多少钱,是你的本事,我没有规定,只要记住一点,让她为你着 迷,用爱情的力量打动她,说服她为你怀孩子,最好让她为了你和曽经的恋人反目成仇,我相信你的皮囊足够办到
  我从手包里取出一张卡,推到他面前,点了点铁磁位置,“二十万预付款,事成还有五十万,并且可以满足你 一个条件,比如想要怎样的工作,怎样的资本不出广东范围,我都能满足你”
  他将卡握住,“这么多?”

  我笑说容易也容易,难也难。
  他蹙眉间我是哪个女人,有没有照片。
  我手指觖摸着陶瓷杯口,漫不经心说,“没有照片你也知道她,三姨太苏玫”
  王滨一愣,“常府三姨太?”
  我笑而不语,他不再多言,仓促而惊慌起身,拿起鸭舌帽离开,“抱歉,我不知是她,我办不到,这钱我不赚 了”

  他疾步经过我身边,在和我擦肩而过时,我轻声喊住他,“你女朋友在国外,很需要金钱支持,你在国内做 小生意,也要本钱,这些加起来少则几十万多则数百万,你觉得短时间内你有办法搞到手吗”
  他脚下停滞,“我确实很想和你交易,但是常府的女人不能碰,碰了是要遭灭门的,常老爷是什么人物,珠海 谁不知道,平民百姓对他也有耳闻,钱和命,我选择后者”
  “我保你无恙,因为出了事,有人替你顶包。”
  他抿唇,侧头看向我,我扬起下巴指了指对面座位,他沉默片刻重新坐下,问我什么意思。
  “三姨太有姘头,你只需要勾引她上套,让她爱上你,她不肯怀孕,你可以诱哄她狸猫换太子,常府二姨太因 为怀孕风头无两,她如果有了,谁知道是谁的等成功了我会把一切推到她姘头身上,你拿着钱离开珠海,永远不 会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王滨听到这里有些动摇,这买卖确实很划算,我既然敢算计敢在背后操纵,势必有一定把握,而且几乎千载难 逢,三姨太风韵犹存,能得到常老多年宠爱,也是库上一顶一的好手,既能得财还能得色,世上哪有男人不肯。

  他小心翼翼试探,“你真的能保我平安无事吗?”
  我笑说现在你不信我,不出两年,你就会知道我是什么人。我连两年后的计划都已经定下,就不会因这事而失手 ,我作为幕后主谋都可以逃脱,你算什么。
  王滨握住杯子的手不断颤抖,似乎在做极大的斗争,那张卡在昏黄的阳光之下闪烁着非常美好诱惑的颜色,活 在人世间的人都抗拒不了它,他咬牙一把按住,全身不可抑止抖动着,塞进了口袋。
  “好,我信你什么时候动手”

  “不急,找一个好时机招制敌,让她成为你的猎物等我消息”
  我和王滨分开,回碧华祠的路上,路过傍晚六点钟的集市,正巧有商贩卖糖人儿和糖山楂,我买了一串用纸包 好,带回寺庙。
  进入半山腰的庙堂,远远看到刚收了衣服回禅房的阿琴,我叫住她,将有些化掉的糖山楂交到她手里,叮嘱 她快点吃,别让多事的尼姑瞧见,又说我们污了佛门圣地。
  她喜出望外,伸出舌头舔了舔,笑嘻嘻问我怎么这么高兴。

  我露出得意笑容,“做成了一件事。”
  “何小姐想到怎样反击了吗?”
  我朝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经过,附着她耳朵说,“府里你最看不惯谁”
  她说除了四姨太和五姨太,都不是好惹的主儿,尤其三姨太,很欺负人。
  我笑说很快就熬出头了。
  她听到眼睛亮了亮,“何小姐有法子吗”
  她怂恿我让我说说,我不肯,笑着逃掉,她拿着那串糖葫芦追在我身后,粘乎乎的糖汁险些粘在我衣服上,我 一边躲一边笑,用脚踢开了禅房的门,想进去把她关在外面,阿琴越过我头顶看清了里面,忽然脸色驟变,动作 都有些僵硬。
  我顺着她视线扭头,穿着白色丝绸唐装的常老正坐在椅子上,沉默凝视我,他头顶的窗子渗入进来一抹月色,山 里天黑早,这个时辰已经是漫无边际的深蓝。
  日期:2017-10-16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