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7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迟疑着没有去做,他指尖一挑,金属扣被拆开,盒盖弹起的霎那,露出一枚非常漂亮夺目的绿宝石,比翡翠 还要通透,圆润,光泽,雕琢在一枚银色素圈上,那样光华闪烁。
  他陷入一场有些久远的记忆里,在用力回味着,“我记得你有一件水绿色的旗袍,曽经在一个场合穿过,不过那 时我们并不认识,容深还没有将你引荐给我,我没有见过女人穿那样的颜色,所以记忆很深刻。”

  他将戒指取出,揑在拇指与食指间,“它很适合你穿旗袍时戴。”
  我面无表情叮着但没有接过,他等了一会儿见我不动,又将戒指放回,搁置在桌角我的手包上,“不要误会,我 并没有其他企图,只是觉得你戴上好看就拿来了,总不能暴殄天物,配在一个其貌不扬的女子身上。”
  他留下这句话,用纸巾擦了擦口,打响指招呼来侍者,结算了茶水账单,他起身拿起挂在椅背的西装,没有再 说什么离开了茶坊。
  我忘记和他说再见,指尖轻轻觖了触那枚戒指,上面还沾着一丝属于男人的余温,我犹豫良久塞入了手包。

  我匆忙赶回寺庙,刚刚下午两点多,阿琴在禅房门口焦急等待,她见我回来立刻关上门,帮我换衣服,我间她 有没有人来,她说没有,不过老爷将姑爷单独叫去了房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还没有走出。
  我身体一僵,“一炷香的功夫有了吗。”
  她点头,“差不多,您来之前一两分钟吧,小姐也去了,脚步很急,禅房还传出了摔东西的声音,可能和您有 关。”
  我心里枰#直跳,换好长裙直奔常老的禅房,门口喊住了一个尼姑,问她还有没有旁门,她指了指后面的红瓦 ,“那里是,但很破。”

  我向她双手合十道谢,小心翼翼鹏上去,翻过几级长满青苔枯萆的台阶,沿着墙根进入禅院。
  正门敞开着,有两名佣人进出奉茶,朝西的窗子紧闭,我蹲在底下,透过一层薄薄的窗纸看到了立在桌前的乔 苍,常老脸色平和,坐在贵妃椅上沉默,似乎已经说完了。
  常锦舟念叨着饿了,要去吃点心,挽着乔苍手臂往外走,常老在这时忽然开口,“她的事。”
  只是三个字,乔苍脚下顿时停住,他让身旁的常锦舟先离开。
  她故作不懂,笑着再次缠住,“离开干什么,你们难不成还密谋着怎么把我卖了吗?”
  常老佯装生气说的确不想养了,不听话还任性,正在找人家。
  她嘟着嘴撒娇,“你卖我苍哥还不舍得呢,你这个老头,就是狠心”
  乔苍附着她耳朵诱哄了几句,她才红着脸走出,我紧贴墙壁不动,生怕被她察觉,直到她出了禅院。
  “她很听你的话。连我都不比不了 ”

  常老说完端起茶壶饮茶,他喝了一口蹙眉摸了摸壶嘴,“有点小,茶水流不痛快。”
  佣人听到这话以为在责备自己没有找好茶壶,立刻要接过去,“老爷,我为您换一个壶嘴大一些的。”
  常老避开她的手,“大一些的茶水流出太冲,容易烫了口。”
  佣人不明所以,呆愣着没有收回手,乔苍耐人寻味一笑,他挥手示意佣人下去,佣人离开后,常老若有所思 举起茶杯,反复掂量把玩它的壶嘴,“不论外人怎样说,自己觉得合适就好。”
  乔苍间,“岳父,您想说什么。”
  他吐出舌尖上粘住的茶叶末,“我有打算,将何笙纳为六姨太。只是锦舟不同意,你们是夫妻,她很听你的话 ,你适当和她说一说,算我的委托。”

  乔苍脸色一沉,一向不动声色的面容掀起惊涛骇浪,如一场龙卷风前的乌云密布,在他好看的眉眼唇鼻间移动。
  他良久没有吭声,只是近乎发谢扯断了颈间系着的领带,那样尖锐的崩塌碎裂声,在寂静的客厅散开时,十分 惊心。
  他荫恻恻的脸上,有一丝更加荫沉的笑意,“这件事岳父委托给我,合适吗。”
  常老问怎么不合适,纳妾后她是你岳母。
  “您该知道我与她的关系。”
  常老眉心紧蹙,“这关系应该有吗?”
  他脸色铁青,眉哏都皱在一起,仿佛乔苍再说下去,便会撕破脸。
  乔苍眯眼,“岳父有五房姨太,还不满足吗。”
  常老非常深情凝视虚无的空气,似乎在回味着我的模样,“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当你在某个时刻,遇到了某 个女人,之前你所经历过的一切,都变得空洞无趣。”
  乔苍瞥了一眼合拢的窗户,我立刻蹲得更低,他将衬衣纽扣解了几颗,“何笙确实有趣,只是这个女人,怕 不是岳父能驾驭得了的。”
  “我心里有数,这一次,我对不住你”
  乔苍脸上即使荫沉虚假的笑容也在这一刻全部收起,他眼底寒光毕现,“岳父既然知道对不住我,又为什么要 做。”

  “你是锦舟的丈夫,你记住这一点就好”
  他紧绷的咽喉在衣领间上下滚动了两下,“岳父,人是您自己还,还是我来夺。”
  常老不急不恼,拇指把玩着壶肚,“她是主动来的,就没有我还不还的道理。阿苍,我年岁大了,小二是不是 生儿子还不清楚,即使儿子,我恐怕也等不到他成年交给他那一天,珠海这边的生意,我的势力,最后还是要到你 手上,我才放心。,,
  常老轮硬兼施,堵死了乔苍发怒的后路,他冷冷笑了一声,带着满身煞气走出敞开的朱门,常老一动不动坐在 藤椅上沉默,他慢条斯理喝光了茶水,叫来藏在帘子后的阿彪,“刚才看出什么了吗。”
  阿彪说,“苍哥心脏处戴着防弹金属,腹部也有轮甲,不可能下得了手。”
  我心里一惊,常老要杀乔苍。
  常老对乔苍起7杀心,这令我大惊失色,我丝毫都没有预料到。
  乔苍是他女婿,他只有一个女儿,且不说他杀不了,很明显乔苍对他戒备非常深,他从来不会在身上防护这么 多,在常老身边他一刻都没有松懈过,他的身手,城府,智谋,再加上谨慎,常老得手根本不可能,更重要他为了 自己的权势,为了 _个女人,竟然舍得让常锦舟守寡。
  这些只手遮天的亡命徒,早已麻木得没有感情和人性。
  世上最值得畏惧的,就是没有心没有情,冷血的人。
  常老拿出烟袋锅,往里面填了些烟草叶,PI彪用火柴点燃,他眯着眼吸了几口过瘾,“他最近有什么动静”
  “招兵买马。”
  常老笑了两声,“还买得到吗”
  阿彪也跟着笑,“当然很难,所有道上能收买利用的人,都已经投奔我们麾下了,乘|J下的二流子,小地痞,苍 哥怕也瞧不上在他忙着和周容深争斗,忙着与情妇浓情蜜意,忙着在商场吞并同僚时,我们已经悄无声息扩大了 一千多人如今广东省的龙头,苍哥坐不稳了,还是落在您手里”
  常老朝空中吐出口烟雾,“阿苍是个难得的硬骨头,在这条道上,比他天资还好的我没有遇到过本事大,有 脑子,沉得住气,而且野心勃勃。他十几岁在赌场看场子,冲劲儿很猛,什么都不怕,就是一个字拼。我那时就看 出来了,这是个狼嵐子,毛长齐了早晚要反咬我一□他不肯屈居人下,即使我也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