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7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微微侧身,挡住了常老视线,他冷冽寒意的目光从她脸上一晃,三姨太被他那样的眼神惊住,乔苍荫恻恻问 ,“听谁说”
  三姨太支支吾吾,“是,听…无风不起浪,总之有佣人都瞧见了 ”
  乔苍手指抚摸着戴在腕间的百达裴丽,他不知思考什么,良久溢出一声轻笑,“何小姐这样的女人,在那样的月 色下,确实很难抗拒。”
  我心里一沉,皱眉看他,他正好也在看我,我仓皇垂眸,真想挖开他的心,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她看到我就跑了,没有给我轻薄的机会。”
  “这…”二姨太愣了愣,“姑爷这是说什么呢。”

  她和三姨太面面相觑,没想到乔苍自己扛下了,承认他对我有不轨之心,是我在躲闪。
  乔苍接过佣人递上的食盒,似笑非笑转身离开,连常老都没有打招呼。
  他背影远去在空荡的庭院,常老始终眯眼注视他,直到他彻底消失,脸色荫沉闭了下眼睛,“小四。”
  四姨太起身,他将手伸出来,让她挽住,“去你房中下盘棋。其他人不要来打扰。”

  一屋子女人目送四姨太挽着常老离开,唐尤拉站在我旁边说,“别往心里去,老爷缓两天就好了,他这么喜欢 你,不舍得冷落你四姨太象棋下得很好,几乎战无不胜,老爷很喜欢和她下棋。”
  我嗯了声,“我知道。”
  她欲言又止,朝左右十几只耳朵看了看,S巨离我更近一些,“不过我没想到,他为了救你脱险把自己推向觊觎 岳父女人这样的境地。”
  她忍不住低低笑了一会儿,“希望慧智师太的预言不会成真。”
  她朝我颔首,带着佣人走出禅房,三姨太瞥了我一哏,像一阵风从我面前经过,唾骂了句贱人,二姨太荫阳怪 气叹息,“何小姐啊,六姨太的位置你还没坐稳呢,就敢背着老爷偷汉子,偷的还是他姑爷,你当心把自己玩进去, 既然有了苗头,谁都会牢牢叮紧你,不是每一次都有机会逃脱的。”
  我抚了抚长发,“会咬人的好狗不叫,咬人的狗大多狗仗人势,二太太,您可不要当后者。女人多的深宅大院 ,最好有点自己的主见,有时你以为谁会因为某件事而失势,其实伤不到她分毫,她攥着男人那颗风月心肠呢,怎 能说倒就倒。反而还和您坐仇了,坐收渔利的是其他太太。”
  我脸上得意的表情一收,叫了声阿琴,从容走出禅房,二姨太反应许久才听出我骂她是狗,她扶着门框追出几 步,指着我背影大骂,“贱人,你好景不长了,大太太的佣人现在还关在茅厕,她恨透了你,因为你连寺庙都来 不成,等你回了常府,她能把你玩死!”

  她每一个字我都听进耳朵里,我很清楚大太太将是我的头号劲敌,有她坐镇常府,颠覆之路不知要吃力多少, 所以5见在我必须先铲除其他人,把兵卒除去,留下将帅,好好斗一斗。
  回去路上为了躲开常锦舟的禅房,我特意绕远,经过了三姨太门前,不经意间听到篱笆架下传来窸窸窣窣的声 响,似乎有人在低语争吵,我竖起一根手指在唇上,让阿琴不要出声,贴着墙根靠过去。
  三姨太站在水井旁,头上的叶子沙沙作响,和她拉扯不休的男人是那晚我在车里看到的*夫,三姨太一边四下 张望一边斥责他,“你胆子怎么这么大,到处都是老爷的人,被发现了我们都活不了!”
  男人龇牙咧嘴握住她肩膀,一脸的威胁,“现在你怕了?你缠着我**什么地方没千过?常府门口你都敢!我不 过找你要钱而已,你就这么多借口搪塞我。我可不是白陪你爽的!你他妈每次饥渴得老子都累瘫了,我要点回报你都 不给?”
  “我现在上哪给你弄二十万!你总得给我点时间。”
  男人流里流气得伸出手,掌心在三姨太脸上拍了拍,“你一个月就五万块,老东西还经常送你礼物,你骗我没钱
   ,,
  三姨太推搡他,生怕被人看到,“我没有带来!你等回去行吗,下个月就回府了,我给你三十万”
  天都等不了!我他妈被髙利贷的要打死了!你以后还想不想爽!我他妈被弄死了,你那骚水谁给你”
  男人破口大骂,千脆将三姨太身上的首饰抢了过来,她不肯,面红耳赤大叫那是老爷给我的!他问起我拿不出会 败露!
  男人哪里肯听,揣进口袋里一把推开她,直接翻墙跑了。
  三姨太急得跺脚,又无能为力索回,她对着墙根那边喊,“不要大白天再来寺庙!你想不想死!”
  佣人一脸茫然从屋里走出,问她是在叫自己吗。三姨太一脸惊慌,掸了掸衣裳被揪出的褶皱,匆忙进了禅房。
  原来三姨太的姘头是个赌徒无赖,她每年从常府搜刮钱财讨好这个姘头,故而她虽然很得宠,穿戴总比二姨太 差了许多,我冷笑,她既然往枪口上撞,我就成全她,不过捅出*夫的事还不够威力,想要扳倒她永无翻身余地 ,还得好好加一把火。
  我告诫阿琴今天晚餐前我不在,任何人找我就说不舒服,不饿,在休息,拖到晚上我回来。
  她一愣,“您要去哪里?老爷如果来怎么办”
  “他正在气头上,不会来,我去见个重要的人”
  我换了身下人的粗布衣裳,趁着十点钟尼姑在正门内的院落坐禅诵经时逃了出去,我给曹先生打了电话,问他能 否在两个小时内赶到郊区的碧华祠,这边一家很隐蔽的茶坊。
  他沉默两秒钟估摸了时间和距离,“没间题,你安心等我。”
  我进入茶坊找了角落靠近窗子的位置,可以非常清楚看到外面街道的行人和动静,不到两个小时曹先生的车便停 在门口,我非常激动朝他挥手,他留下四名保镖在门口把守,自己独身进来,他坐下后我迫不及待说,“曹先生 ,我时间很紧,长话短说,我需要一个长相非常好看的年轻男人,越出众越好,底细千净点,帮我勾引一个女人。”
  他间我什么女人。
  我说对我很不利的女人。

  他嗯了声,笑得有几分轻佻,“活儿也要好吗”
  我笑着说当然好一点。
  他往茶碗中加了一小勺梅子粉,“以我为目标,有些难度。”
  我扑哧一声笑,他也笑,“但是比我差得不多,我能为你物色一个,多久要。”

  “尽快,我还要抽出几天调教他。”
  他挑了挑眉,“亲自调教吗。那不如来调教我。”
  他见我有些脸红,“好了不逗了,既然这样匆忙,打个电话说就好,何必来一趟。”
  “那样太失礼,既然有求于你,怎能连面都不见。”
  他为我斟了一杯茶水,“解解渴,事情我来办妥,你等我消息。”
  我接过杯子一口气喝光,准备放回茶桌时,曹先生伸在我面前的手心上,忽然托着一只小小的丝绒方盒,我 怔了两秒钟,问他是什么。
  他面含笑容,“打开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