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6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郭阚道:“李老弟,你想清楚再做决定也不迟,我就提醒你一句,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对一个商人来说,还有什么事是比一下子人脉和经济圈子扩大几十倍甚至上百倍更好的?
  成家东道:“进入太平会,你的生意就算天下太平了,不管是欧盟还是北美,日韩中东,我们都能找到渠道和合作对象,你是做国际贸易的,肯定比我更清楚这渠道的重要性。”
  如果说商业流通是国家经济的主动脉,那渠道就是无数条毛细血管。
  “鸿门宴!”李牧野轻声吐出这三个字,然后唇角撇起一丝微笑,道:“既然是招揽,我总得先知道自己是要向谁宣誓入会吧,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叫个太平会,那肯定得有立规矩的人。”

  “你说今天这场聚会叫鸿门宴,那就鸿门宴吧。”孟庆夫道:“太平会的规矩是人立的,而且是三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立的,一位会首叫洛珈王,以及一位副会首和一位军师。”
  “洛珈王,听着跟封建社会的世袭罔替贵族似的,副会首听着还是那意思,这军师算怎么回事?”
  “称呼不过是个名词罢了。”郭阚道:“重要的是他们的力量,财富和智慧都胜过了芸芸众生太多,本会在他们三位的率领下,一定会兴旺发达,直到天下太平,而到那时各位会友也必定能雄霸一方富可敌国。”
  “很不错的远景。”李牧野不置可否道:“鸿门宴上有汉王,还有霸王。”
  “洛珈王没有时间来,委托我收你入会,怎么?你怕我不够分量?”孟庆夫微微不悦道。
  “不是这个意思。”李牧野道:“楚汉相争由鸿门宴起,我既然以汉王自诩,当然想要知道我的对手楚霸王是哪一个。”

  “这么说你不准备入会?”鲍文涛早就看李牧野不顺眼了。
  李牧野点点头,道:“我没入会也打下这么大天下了,入了这个会,岂不是如虎添翼,稍微努把力就得成这会首的眼中钉,与其日后彼此不相容,倒不如从一开始就做对头算了。”
  孟庆夫点点头,道:“很好,果然被军师料中了,你到底还是拒绝了。”
  “你们这位军师倒是我的知己。”李牧野呵呵一笑,话锋一转又道:“鸿门宴上还有项庄舞剑,话说到这儿就差不多了,接下来是不是该那位高手登场练两手助助兴了?”
  这个世界有多安全?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四日星期六,正值犹太教的安息日,当晚7时50分,以色列总理拉宾演讲完毕,在众人的簇拥下健步走下主席台,准备乘车离开广场。一边走,还一边同两旁的人握手。当他走近轿车正要抬腿迈入车时,人群中突然窜出一个犹太青年,掏出手枪几乎贴着拉宾的身体从背后向他连开数枪。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用最不和平的方式永远离开人间。
  如果一个组织是以共济会为目标建立的,在必要的情况下,谋杀掉一个人绝对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今天的鸿门宴,扮演项庄的是一位叫孙景春的国术高手,舞剑的剑也换成了锤,一对儿六十斤的铜锤。二尺手柄,金丝瓜大的锤头,拿在手上非常有重量感。
  评书演义里,李元霸用八百斤的擂鼓瓮金锤,似乎六十斤的锤子跟这个一比简直不值一提。但实际上,六十斤一柄的铜锤已经战争中规格最大的重武器了。这个分量好老爷们儿都能提起来,可要是拿来耍弄把式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李牧野扪心自问,自己的力气也就能耍起一半重量的。要是换老崔,也许能耍一对儿两百斤的。

  孙景春开始舞锤,六十斤的铜锤,一开始耍弄的时候还有些慢,但随着锤的惯性越来越大,他的动作也跟着越来越快,最后竟舞动的院子里风云扬尘,铜锤在他手中,而他整个人却好像在被铜锤带着飞跃进退。
  李牧野开始有些担心了,这位孙师傅的战阵功夫简直高的不可思议,至少以小野哥的眼光看过去,似乎跟霍山都是一个级别的。但又不大确定这个判断。总之,小野哥之前没见过这么猛的主儿。
  小芬站在李牧野身后看着,只听她在耳边悄声道:“大叔不用担心,这人我能对付。”又道:“若是他只练一柄锤子,舞成这个样子,我还怕他三分,现在他用两柄锤,功夫比一柄锤最少差了三倍,我有把握打赢他。”
  李牧野暗自惊讶于小丫头敢于挑战李叔叔吹牛大王宝座的胆量,同时不禁有些奇怪,怎么练一个锤子的反而比练两柄锤的厉害?这是什么道理?
  小芬悄声道:“曹老师跟我讲过,锤是用来破甲的重武器,套路少,重功力而不取小巧,本是太极拳重意不重形拳理的根子,两柄锤在左右形成均衡配重,舞起来两柄锤一起动,锤带着人走,要比同重量的一柄锤容易多了,而一柄锤练成这样的话则更吃十倍功夫,因为需要完全由人的力量来对抗锤的惯性,所以让抡起来的锤听指挥是很难的。”
  “这么说来,这人练的不怎么样?”
  “如果按照曹老师说的高手标准,他也就是刚入门级别的,这人天赋所限,也就这么大成就了。”小芬轻声自信的说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铜锤我就算一天都没练过,也能拿起一柄来耍的比他强一些。”

  “合着大叔我苦练了那么久,现在也就是个棒槌的水准?”
  “你打人的本事也就那么回事了,杀人的本事却已经非常厉害了,但如果一个像这个孙景春的国术高手,趁你不注意凑到你身边,不用刀刺一类的武器,而是用类似这铜锤的重武器骤然偷袭,估计你就算有避弹衣保护也会非常危险。”
  “幸亏身边还有你这个不起眼的小丫头。”李牧野看着孙景春手里的铜锤,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悄然自语道:“这帮孙子还真是有备而来,连这武器都是针对小野哥的特点准备的。”
  小芬道:“你明知道他们不怀好意,干嘛还要挑衅人家,给他们派这个人出来演练的机会?”
  “装逼就要装到底。”李牧野道:“这太平会在孟庆夫这个级别之上至少还有三个大人物,我若连这时候都不敢强硬自信些,又哪来的信心去跟洛珈王和那什么军师去斗?”
  “商场如战场,和平时期也有看不见硝烟的战争啊。”小芬慨叹着,眼睛却放着兴奋的光。
  这个时候,那个舞锤的孙景春随着铜锤转动,已经悄然接近到了李牧野身边。
  孟庆夫等人摆明了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本来已经被识破意图后,通常就不会再拿出来了,可李牧野既然主动申请,人家当然不介意满足他,给他这个装逼的机会。
  叶泓又和淳于兵兵坐在保税区商业街的咖啡厅里,盯着对面的灯具城看了很长时间了。
  “日流量足够了,客源没问题。”叶泓又道:“就是这地方有点大,成本低不了。”

  日期:2018-02-27 07: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