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6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道:“其实我们的优质商品在那边的卖价并不低,甚至远远高于国内售价,但利润全都被那些有欧盟直营资格的渠道商赚走了,我不服这口气,这才花了极大代价办成了这件事,情况基本就是这样,不知道这个答案会不会让几位前辈失望?”
  孟庆夫笑了笑,道:“李老弟办事干练,说话滴水不漏,看似说了全部,但其中一些细节却只能凭我等想象来补全,以我所见,如果欧洲那边的事情真这么容易办,那沈兄也不至于努力了数年仍未果,你说是不是?”
  这个笑面虎是个厉害人物。这句话看似轻描淡写,其实却有抬李贬沈的意思。李牧野不管认可还是谦辞都不妥……
  俄罗斯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贪婪好战,坚忍不拔。历史上除了元朝没有其他人征服过他们。前苏联时期美国人用导弹卫星,飞机大炮跟他们对抗了五十年也没能干挺他们。最后却凭着商品经济领域里的贸易制约和针对其穷兵黩武的民族特性制定的文化战略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从这点看,谁能说商场不是战场?

  既然是战场,当然会有纷争,斗争,甚至是战争级别的商战。
  商道是社会运转的润滑剂,是互通有无平衡社会需求的大动脉。无论什么样的社会体制,在这上面出了问题,都势必会影响到整个社会的平稳和谐。所以,纵观世界各国,每一个强大崛起的时代背后都离不开繁荣鼎盛的商业社会。
  中国商人是一个极具民族特色的群体,不管是远见万里的商业家,还是鼠目寸光的小商贩,都具备以下共同特征:坚忍不拔,吃苦耐劳,精打细算,舍命不舍财,喜欢内斗。
  如果按照以上几点为标准,李牧野似乎完全不像一个典型的中国商人,因为除了第一点外,后面那些他全都不具备。甚至是背道而驰。在熟知商业历史和基础规律的鲁少芬眼中,自己心中的这个男人好吃懒做,花钱如流水,视金钱如粪土,外斗明显强于内斗。用尽了慧眼也没办法在他身上找到多少商业家的特质。
  但是,他偏偏就做到了许多经验老辣,谋略过人的商业家们办不到的事情。
  小芬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心仪的男人在几个商场老将中间挥斥方遒,听他在那里纵论商道,唇枪舌剑中,避开对方的暗算试探,回敬迎面而来的挑衅。不由心生感慨:这个贼老千,若是肯把平日里浪费在那些无聊又无耻念头上的精力都放在商业拓展上,真不知道十年以后,这屋子里还会不会有人够资格站在他面前。
  李牧野正说道:“孟兄这话我可万万不敢当,所谓术业有专攻,人无完人,天赋有别,这世上全才毕竟是少见,万金油虽多,却没办法登峰造极,所以各行各业都需要专业人才,干商业的同样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搞产品开发的未必会做市场拓展,精于市场拓展的不一定能做好销售服务,相互协作才是商道运行的良性状态,沈先生是最出色的产品开发大师,我想这一点是毫无异议的,同时他还是营销界毫无争议的传奇,而我只是在商业拓展方面误打误撞的取得一点点成绩而已。”

  “李老弟真是好口才!”孟庆夫击节赞道:“言之有物,句句诛心,你所谓的江湖派商人,理论基础简直比我们这学院派还要扎实,难怪能在东海沿线的港务疏浚工程招标接连拿下大单。”
  这个孟庆夫果然是带着目的来的,不动声色之间又把话题拉到了最初的话题上。
  鲍文涛立即会意的接过话头,操着浓重的港式普通话口音说道:“如今国内社会环境下,能拿到这么大的政府订单的个个都是神通广大啦,李老弟不但有白雪处长支持,好像还跟军方有些关系吧?”
  这个人专门问一些露骨直白相对低层次,却很刁钻的问题。李牧野拿眼睛一扫就知道是有备而来。用老千行里的眼光看,这货就是专门扮演那个点破皇帝新装的孩子的。装耿直,其实却是存心把话题往沟里带。
  “怎么可能呢。”李牧野搪塞道:“都是正常竞标的结果,红叶集团能中标,完全靠的是压缩经营利润降低报价,干的就是赔本赚吆喝的买卖。”

  “不会吧。”鲍文涛道:“据我所知,红叶集团的施工资质办好也没多久,人员技术,设备数量和能力的储备,在竞标企业中完全不具备优势,只凭报价低就脱颖而出,未免太儿戏了吧,要知道那些工程可全都是军工级别的要求。”
  “老鲍,你这就没意思了,咱开门做买卖,竞争也好,共赢也罢,各做各的,我怎么做都凭的是自己的本事,不能说你没拿到标的,我拿到了,我就是搞歪门邪道走关系拿到的,如果你认定是那样,很简单,相关部门举报我去!”
  李牧野忽然翻脸,声音提高了八度,冲着沈培军说道:“沈先生,我尊敬你,还称呼你一声沈先生,今儿这聚会是你请我来的,我本不善交际,考虑到咱们的合作关系,以及你多次盛情邀请,碍于情面才应下来的,结果来了以后呢?发生了什么不必我说,你心知肚明。”微顿了一下,接着道:“这几位老兄也算是商界前辈了,大家都是场面人,什么话说出来不合适,心里头都该有数,如果哪位现在说他没数,你他吗就根本不够资格出现在这里。”

  “年轻人,你太过分了!”鲍文涛愤然站起,怒瞪着李牧野,喝道:“大家朋友一场,随便开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你年纪轻轻,心浮气躁,连这点委屈都包容不下,还能成什么事?我看陈淼是瞎了眼才会把宝压在你身上!”
  他吗的,到了这地步还没忘了试探老子的底细。李牧野心中暗骂,却把目光投向沈培军,等着看这老小子怎么说。其他人素无交集也就罢了,这老小子在外蒙和莫斯科还有跟自己合作的项目呢。
  沈培军咳嗽了一声,把众人的注意力拉到自己身上,然后说道:“牧野老弟,稍安勿躁,这里头有误会,怪我这个东道主思虑不周,两头都没交代清楚,这几位对你的确没什么恶意,试探是有的,但我保证他们绝不是为了刺探你什么秘密……”
  “沈兄,你不必往下说了。”孟庆夫忽然拦住沈培军话头,道:“这位李老弟是明白人,咱们这戏唱不下去了,还是单刀直入吧。”转而对李牧野道:“老弟,我跟你实说了吧,我们几个今天请沈兄帮忙把你约出来,有两个目的,第一是考核,第二是招揽,考核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是招揽。”
  “招揽?”李牧野笑了笑,反问:“不应该是兼并或者收购吗?都什么年代了,招揽算怎么回事?”
  “意思就是一个叫太平会的强大组织看上了你的能力和产业,想要把你拉进会里来。”孟庆夫单刀直入道:“入会你就会成为自己人,就可以得到太平会各位会友的支持,会友之间资源共享,同进同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的目标是要成为中国的共济会,目前吸收会员的准入门槛是资产百亿,你不妨想一想,如果你有一个好项目,或者你发现了一个特别好的投资机会,在会员兄弟们当中发布后,大家集思广益,集中各自的资源人脉共同来做这件事,成事的机会能增加多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