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9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开源说,“放心吧,我会落实下去。”
  顾秋道,“武源市的社会治安很乱,你知道吗?还有省道那一线,经常发生一些让旅客为难的事,曾局长,这些问题什么时候能解决?”

  曾开源道:“我会注意的,社会治安这块,一直不得力。书记,我怎么说呢,身边无人。”
  顾秋看了他一眼,曾开源这人挺凶的,在办公室里经常骂人,所以下面的人都怕了他。他说身边没人,顾秋也没说什么。
  治安工作抓不好,你能怪身边没人?
  跟曾开源谈了十来分钟,顾秋给他下达了指示。
  曾开源在心里有些郁闷,武源市的治安问题,真不是那么好抓的。不过顾书记提到的省道一线,的确该整整了。
  其实这些社会混混,抓了放,放了抓,反反复复,不知多少回了。他们跟下面那些民警都熟,习惯了。
  曾开源心情琢磨着,找一个不怕死的人去试试看?或许效果会要好一些。
  顾秋那边,曾开源一走,韩琛进来汇报,说利滋县的薛书记和赵县长来了。
  薛利民现在学乖了,不再一个人来见顾秋,把赵县长拉上。两人昨天还在商量,怎么跟书记汇报。
  见到顾书记后,薛利民书记道:“顾书记,上次的事,我们做了严肃处理。那些打牌,磕瓜子的几个人,通通开除了。还有,他们的乡丨党丨委书记也调换了。不知道这个处理意见如何?”
  顾秋看都没看他一眼,“一个乡镇班子烂成这样,你们是领导责任。薛利民,赵祥和同志,我告诉你们,如果下次再看到这种现象,你们两个看着办!”
  两人吓了一跳,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一个政府班子的工作作风如此懒散,也别怪书记生气。
  顾秋说,“关于市委决定执行的公车改革制度,你们有什么看法?”
  薛利民书记道,“这个问题我和赵祥和同志商量过了,我们毫不保留地坚持执行市委的决定。马上进行公定制度改革,从我们自身做起。”
  赵祥和县长表示,“我们首先把自己的车退了,所有单位用车,一律印上公务用车的标记。县委班子的车辆,将和市委保持一致,取消领导特权车。”
  顾秋没有追究他们的领导责任,就是这个想法,要利滋县率先在武源地区,做一个榜样。

  如此一来,其他县市,自然也要跟着这样去做。这一点,就是顾秋需要的。
  两人的态度非常好,顾秋看他们对公车制度的配合,心里也比较满意。对他们来说是一个赎罪立功的机会,而对顾秋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两人在书记这里呆了半小时左右,这才告辞离开。
  出来的时候,薛利民对韩琛道,“韩秘书,辛苦你了。”
  韩琛道,“别这样说,我又没帮什么忙,两位慢走。”

  看到两人离开,他才松了口气。这几天韩琛看到老板突然发飙,心里一直在琢磨这事。
  他的婶婶现在给顾秋做保姆,昨天他还对婶婶说,“在家里这里做事,有些事,有些话,要非常注意。一些不认识的人,不管是谁过来送礼,你都不要收,否则老板会生气的。”
  他婶婶四十来岁了,人挺勤快的,顾秋让她给自己做做饭,打扫打扫卫生,这也不错。
  从彤过段时间就要过来,儿子也要放暑假了,估计也要在这里玩一段时间,所有顾秋才想到找个保姆。
  下班时,程暮雪打电话过来,“哥,我到你家里来吃饭好么?”
  顾秋倒是没有拒绝,有保姆在,程暮雪来去就方便了。
  程暮雪来到顾秋家里,看到那个保姆,开始很惊讶,后来听说是韩琛的婶婶,她就放心了。
  顾秋回来,保姆在厨房里做饭,顾秋和程暮雪进了书房。程暮雪问,“你要请保姆,怎么不跟我说?”

  “你又没人?”
  “我可以帮你洗衣服做饭啊?”
  顾秋看了她一眼,程暮雪高挑的个子,穿着一条牛仔裤,把屁股崩得紧紧的,看起来弹性十足。
  让她做饭,肯定是不可能的。
  程暮雪道,“其实我可以叫我妈过来。”
  顾秋说这哪行?让她给我做饭,我吃不下去。
  程暮雪坐他腿上,“是不是心里内疚?嘻嘻!其实我妈挺好的。”
  程暮雪告诉顾秋,“我准备去租个房子,到时你有空就到我那里去?怎么样?”
  顾秋说看看吧,现在这段时间太忙了。
  程暮雪也不催他,最近武源市的事情,报上都登了,程暮雪当然知道。但她一直想租个清静的地方,不住宿室。到时把老妈接过来住一段时间。
  快要吃饭的时候,曾开源来敲门。

  是程暮雪跑过去开的门,看到程暮雪时,曾开源有点傻眼了,“你怎么在这里?”
  再看客厅里,没错,这就是顾书记家的房子,刚才还以为找错门了呢/程暮雪喊了句,曾局,你怎么啦?
  曾开源愣了半天,“书记在么?”
  程暮雪故意朝客厅里喊:“哥,曾局来了!”

  哥?
  曾开源在心里一凛,这个程暮雪竟然是顾书记的妹妹?这下他心里就有些郁闷了,当初程暮雪过来的时候,人家在达州原本是治安队长,到武源市之后,让她在户籍呆着。
  这样做,其实是边缘化,不准备重用的。
  这下尴尬死了,原来人家有这么大的背景,曾开源一时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顾秋正准备吃饭,看到曾开源,“什么事?”

  曾开源道,“哦,我就是想跟您汇报一下,关于省道沿线的整治方案。”
  顾秋把眉头一皱,“这种事情也需要汇报?”摆摆手,“你们自己解决。”
  程暮雪故意问。“曾局,你吃饭了没有?一起吧!”
  曾开源说,“我吃过了,吃过了。这样吧,那我先回去了,顾书记。”说着,匆匆离开,飞快地跑下楼去。
  “我的妈哎,这个程暮雪竟然是书记的妹妹?”
  曾开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估且不说这个妹妹是什么妹妹,至少有一点不可否认。
  人家敢在书记家一起吃饭,说明这关系非同一般。
  曾开源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打听顾秋的背景。做为一个市局的领导,他对远在几百里之外的市委书记背景当然不够太清楚。
  不担听不要紧,一打听吓了一大跳。
  首先,顾书记曾经是省长杜一文的秘书。
  这一点很重要,一个省长秘书出来的干部,在省里有绝对的人缘。第二,他打听到一个什么家族,东华省顾家。

  这个顾家有什么来历?他也听说了,人家是与左系差不多的一个家族。曾开源不知道顾家不要紧,他听说过左系的庞大势力,当时就吓了一跳。
  曾开源在心里暗道,“幸好没有对程暮雪有什么邪念,真要是起了什么邪念,只怕顾书记会拿自己开刀。
  做为一个公丨安丨局长,他非常聪明,也不再打听程暮雪了。不管人家是什么关系,表妹也罢,其他也好,都不是自己有能力管的。
  现在他庆幸的是,自己发现得早,没有对程暮雪做过份的举动。局里的人都知道,他的人脾气火爆,逮住谁就骂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