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51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自己得手之后,元昌便不再理会倒地的伊秧。这个时侯身后的睚眦已经扑到了他的后背,对着元昌的后脖子张嘴咬了下去。就在这个时侯,原本包裹住元昌身上的黑气突然反向从他身上剥离出来,对着长大了嘴巴的睚眦扑了下去。只是眨眼的功夫,这层雾气已经将睚眦包裹了起来。
  被烟雾包裹住之后,睚眦发出来几声岔了音的惨叫声。随后就见被黑色雾气包裹住的睚眦倒在了地上,开始不停的抽搐起来。这个时侯,看到不好的饕餮也冲了过来,趁着元昌转身去对付广仁、火山的时侯,将睚眦抢回到了惊呆了的张松身边。
  饕餮看出来这黑雾的来历,当下为了搭救自己的弟弟也顾不得什么了。它一狠心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对着睚眦的身体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一口龙血喷上去之后,原本包裹着它的黑色雾气瞬间消失了小半。继续两三口龙血喷过去之后,睚眦身上的黑色雾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它被这黑气伤的太重,眼耳口鼻处不断的有鲜血渗出来。但就是这样。睚眦也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冲着元昌的方向一个劲的呲牙,看样子这是打算要回去拼命。

  “拉倒吧。保命要紧……”看着情形不对,张松和饕餮合力将还不服不忿的睚眦抱了起来,向着远处禁制的边缘跑去。原本张松以为这次是来占便宜的。想不到元昌的能力完全出乎他们意料。现在睚眦已经没有了再战的能力,只能暂避一下,等到局势明朗之后再回来。
  这边没有了伊秧和睚眦之后,广仁、火山在元昌的手下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虽然那层护体的黑气被甩到了睚眦的身上,不过罪罚两柄短剑依然对元昌没有什么效果。每每眼看着就要刺穿元昌要害的时侯,都被他用手指弹开。等待广仁、火山冲到元昌身边的时侯,他突然伸手抓住了飞到面前的双柄短剑。强行改变了罪罚双剑的运行轨迹,对着两位大方师的身体刺了过去。
  眼看着广仁师徒就要被大方师的法器毙命的时侯,元昌突然感觉到身后起了风声。听到风声不善之后。他急忙转身用手里的罪罚双剑向后猛扎。就在元昌转身的一瞬间,孙猴子的大棍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大棍以雷霆万钧之势虽然被两柄短剑格挡了一下,还是一棍打在了元昌的胸口。这一棍是孙无病跳起来自上而下的打过来,虽然没有将元昌打飞,还是将他打的双腿瞬间跪下下去,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孙爷爷就不明白了,揍你一个元昌,还至于那么费事吗?我这边还没垒起来几块金砖,他们竟然都被你打趴下了。”说话的时侯,孙无病用手里的石精大棒敲了敲元昌的脑袋,最后继续说道:“孙爷爷本来不打算干架的,不过现在你把我干架的瘾勾起来了。就要负责到底。来,今天不是元昌你想办法打死孙爷爷,就是孙爷爷一棒子打死你。”
  “猴子。把他留给我……”孙无病刚刚说完,举起来大棍就要动手的时侯,身后的海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后就见平静的海面上面话过来一艘小舟。一个白头发的男人站在船头上,对着孙无病继续说道:“我和元昌有旧账未清,猴子让开……”说话的正是白头发的吴勉。船后坐着归不归和百无求、小任叁两只妖物。在归不归的怀里还抱着一个正在沉睡的年轻女人,看女人身上的服饰还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大姑娘

  吴勉和百万千是孙无病最头疼的一人一妖,其中一个看出来自己的罩门,一动手就往它的脖子上招呼,另外一个百无求也是邪门,每次看见这只妖物孙猴子都不由自主的下跪,现在已经落下病了。
  不过明明是自己把元昌揍得奄奄一息,这个时候他们几个要过来摘桃子,孙无病的心里便不是十分的痛快。当下这只大猴子用手里的大棒敲着元昌的脑袋敲的“梆梆……”之响。同时回头冲着船上的几个人说道:“你们来的是不是太巧了?刚才元昌和尚到的时侯你们没来。他一个打到几个的时侯也没有看见你们几个。现在看着他就剩一口气你们想起来捡便宜了?”
  “孙……子!你别得了他奶奶的便宜卖乖。我们家老家伙怎么和你说的?给你黄金让你过来拿的。他那句话说让你去揍元昌的?老子早就想要揍元昌一顿,你现在把他揍得只剩下一口气,老子还有什么乐趣?”这个时侯。百无求站了起来,双手叉腰对着孙猴子一阵大骂。对孙无病的称呼支支吾吾,怎么听都是在占它的便宜。
  对这只妖物,孙无病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现在只是听到声音便双腿发软,下跪之势蠢蠢欲动。好不容易站稳之后,也不去理会元昌,扛着大棍回到了黄金堆的位置,继续一块一块将掉落的黄金重新垒了上去。
  这个时侯,小舟上面人影一晃,吴勉瞬间便到了码头,站在了正打算站起来的元昌身前。
  抬头看了一眼白发男人之后,元昌惨然一笑,他身子一倒,半躺在地上看着吴勉说道:“你们刚才一直藏在外海,就是等着这边龙争虎斗之后两败俱伤吧?现在如你们所愿了。你先杀了我,然后就是广仁、广孝和伊秧他们了吧?来……有那只猴子在,我还不了手的。”
  元昌说话的时侯,吴勉的手里已经凭空多了那柄非刀非剑的贪狼。用贪狼的刀面对着元昌的脑袋砸了下去,这个时侯的元昌头上都是刚才被孙无病用石精大棒砸出来的包。他现在看东西都是重影。看着吴勉手里的贪狼对着自己拍了下来,却是上下左右好几个刀影。当下只能硬着头皮硬抗了下来。
  虽然不是刀刃刀背(刀剑合一也分不出来刃、背),可这一下子也让元昌眼前直冒金星。刚才孙无病那大棒子一下一下的敲着,却只是猴子在玩耍并没有多大的力道。吴勉这一下可是不同,一瞬间元昌的心里还在恍惚,刚才那一下是不是把我的脑袋砸进腔子里了……
  “论起纵横捭阖。你还是不如广孝。”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元昌之后,吴勉继续说道:“真正想要看两败俱伤的人是广孝,你最多算是坐山观虎斗的一只老虎。还是连猴子都打不过的老虎。”

  吴勉说到这里的时侯,元昌眯缝着眼睛向远处倒在地上的广孝方向看了一眼,原本应该昏倒在这里的和尚这个时侯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而张松、饕餮还远远的抱着睚眦在看热闹。想不到第一个逃走的会是广孝。看来吴勉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