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4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就点头,我说:“学着点,男人得沉稳点,也得有点礼貌,你要是没礼貌,我能玩死你,我现在用巴掌教育你,总比别人刀子教育你的强,你现在留点泪,总比你流血要强。”
  陈辉不服气,但是他也不能说话,哼,这样的毛头小子,我见了多了,收拾他们, 跟玩似的,我深吸一口气,我问李瑜:“这边的最大的赌石市场,现在在什么地方?”

  “还是在翡翠赌石批发市场,陈发死了之后,这条市场就收归国有了,然后被很多老板承包过去,现在商户只能出售原石,不能说市场归谁,我们广东人卖赌石的很少了,现在市场上,百分之九十都是老缅在卖,我们广东人更喜欢买成品加工。”李瑜说。
  广东市政府跟缅甸有合作,以前这边的市场,都有很多老缅来这里做生意,现在四大家族倒台了,相信,来做赌石生意的老缅就更多了。
  我看着陈辉,我说:“今天带你去砍老缅,你敢不敢?”
  听到我的话,陈辉就说:“有什么不敢的?我爸爸是黑手发,我有什么不敢做的?”
  我看着陈辉,我说:“记住,黑手发不是褒义词,是贬义词,那是你爸爸的耻辱,不是荣耀,废物。”
  听到我的话,陈辉气的哭了出来,他说:“你不准侮辱我爸爸。”
  “噢,想为你爸爸正名啊?可以,看你本事了,想要我尊敬他,看你本事。”我说。
  说完我就走,走到了我的宝马i7前,我打开车门,我看着陈辉跟黄广有点羡慕的要打开车门,我立马说:“哎哎,看你们的手,很脏的,不要碰我的车,我没有说过要开车带你们去,你们自己做公交车去。”

  听到我的话,两个人都非常的气氛,我笑了起来,给李瑜打开车门,让她坐进去,我也坐进去,开车就走,我看着后视镜里的两个人,都快气哭了,我就哈哈大笑的,觉得很过瘾。
  “你觉得羞辱他们,很快乐是吗?”李瑜有点愤怒的说着,但是她并不发火,只是不愠不闹的。
  我笑了一下,我说:“让他们感受到耻辱,这样才知道自己现在过的是多么的不如人,哼,这样半大的小伙子,家难之后,居然窝在家里,丢人,我爸爸死的时候,我差不多也是这个年纪,但是我那时候,想着办法赚钱,真的,那时候,我比他们还惨,那时候,我只有一个人,而他们有一个大家族,还有人给他们扛着担子,真是没用,让一个女人挑着担子。”
  李瑜捏着鼻梁,说:“我知道你苦,但是不一样,你是从困苦的环境里生活习惯了,他们都是锦衣玉食的大少爷,我也是大小姐,我也受不了,如果不是这份责任,我早就死了。”
  “闭嘴,以后,死这个字,是忌讳,不准你在说一次。”我痛恨的说着。

  李瑜看着我,笑了一下,但是随后就沉默不语,我也没说什么,我对他们两个非常严厉,只要我不舒服,我就会打骂他们,对待他们两个,跟对待李吉还有阿宝他们不一样,因为李吉跟阿宝是从苦日子里出来的,他们知道怎么做下等人,然后一步步的往上爬。
  但是这两个人不一样,都是大少爷级别的,他们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也傲气,所以,在这个时候,还没有认清现实,还跟我吆五喝六的,以为自己是谁,我没有把他们当徒弟看,而是当小工看。
  我入眼了,才能叫他们,不入眼,就让他们受着。
  我开着车,突然看到后面有几辆车跟着我,都是黑车,看不清楚,我皱起了眉头,我没有带保镖,所以很警觉,我一发现有人跟着我,我就立马踩着油门,把速度轰到了两百,宝马i7算是跑车系列了,速度非常快,我的技术也很好,我看着后视镜跟踪我的车子很快就被甩开了,我就笑了一下。
  李瑜看着我,说:“有钱人其实也很苦恼?是不是?”
  我摇了摇头,我说:“当然不是,所有的苦恼,都是自己想的。”
  我说完就减速,很快对方就追上来了,我立马加速,很快又把他们给甩开了,我很开心,朝着外面竖了个中指。
  李瑜笑了起来,说:“你真有意思,与跟踪你的人较真?”
  “哼,这就是乐趣,生活太无聊了,人家给你找乐子,你当然要接受,哼,有钱人才不会有苦恼,他们追的上吗?开个破桑塔纳就行跟踪宝马i7当钱都是纸啊?”
  我说着,就快速的开车,直接转弯,我把车停在了医院,然后去打防疫疫苗,老鼠可是脏东西,被他给咬了,这个防疫是一定要打的。
  我打完了疫苗,回到车里,把车刚刚倒出去,我就看到跟踪我的车到了,我笑了一下,我说:“太慢了。”

  我说着,就开车走,但是我心里有点担心,对方显然是盯上我了,我问:“你说,他们是谁的人?”
  “除了仇云,我不觉得谁这个时候要盯你。”李瑜说。
  老板去拿料子,我倒是希望他敢在我面前糊弄,这样,我就能让这两个小子在我后面,好好的开开眼了。
  我们在柜台前等了一会,我看着一个缅妹出来,请我们到店里面坐,这里的店门,做的很别致,里面有休息区,很干净,但是相对的,客人很少,不过,这里一般做的,都是高档赌料,所以,来这里赌的,都是有钱人,没钱的,都会去赌石一条街的路边商铺去赌。

  我也去过,哪里的气氛很好,赌客也非常多,但是很难处高货,一分价钱一分货,想要赌出来千万的货,你就得来这种高级别的赌石店,去路边的那种赌石店,你想赌出来千万级别的料子,那就是纯碎的碰运气。
  就算你有本事,也不见得行,因为,那店里没高货啊。
  这个缅妹还可以,十七八岁的样子,长的有点黑,但是很漂亮,五官很立体,个子虽然不高,但是穿的还算是得体吧,我看着陈辉在看着她,不过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儿这个缅妹很会说话,跟我们介绍料子,也说很多好听的话。
  我听着,都是说辞,没什么营养的,我就问:“你多大了?”
  她说:“老板看我多大?”
  我笑了起来,这丫头,还会挑事呢,我聊有兴趣的说:“开房应该够年纪了。”
  她听着,就很害羞,说:“老板我今年十九了,老板眼光真好。”
  我笑了起来,我说:“你叫什么呀?”
  “曲敏,中国的名字。”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挺好听的名字,对了,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呢,我前年才跟我爸爸来中国的,你们中国人,那能看的上我们缅妹啊,没有中国人娶我们的。”
  我听到他的话,就摇头,我说:“你愿意跟我,我就娶你。。。”
  她听着就哈哈大笑起来,说:“老板真会开玩笑。”
  日期:2017-09-23 18: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