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8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像那天我走之前说的那样:这件事不管怎么讲,都是我对不起沛芹!只是……只是当时的我没有想到,我话可以说的很光棍,心里却根本做不到完全不在乎。
  每和你胡来一次,我的罪恶感就会增加一分,到如今甚至都开始嫉妒……萧,我们真的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我想求你一件事,你能答应我么?”
  在萧晋的印象里,梁玉香是一个泼辣大胆到初次见面就敢抓他小弟、同时又传统到为了男人和孩子可以去死的潇洒女人,所以,他和她在一起,只会有偷情一般的刺激,从来都没有产生过什么罪恶感。
  不过,他还是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女人善变。
  这世界上没有完全理智的人,在感情用事方面,女人向来都要比男人严重许多。
  在两人之间的关系刚刚开始的时候,第一次的既成事实,让梁玉香产生了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明知道做了对不起周沛芹的事情,却自欺欺人的将之归咎于天意的身上。
  她觉得反正对不起人的事情已经做下了,一次和两次并没有什么区别,要是哪天被人捉了奸,大不了被臭骂一顿,然后远远的离开村子,只要能实现最大的心愿——生下一个孩子,她什么样的委屈都不在乎。
  然而,随着与萧晋的交往时间越来越长,彼此的一切也越来越深入,她的心开始不满足了。以往只认为有了孩子人生就能完整的她,开始羡慕周沛芹与萧晋之间的那种自然与和谐。
  她开始渴望拥有一个男人,一个不仅仅只会和她做那种事的男人。那个男人会疼她、爱她,会在清晨从她的枕边醒来,会在深夜拥着她入睡。

  原本,不多的理智还能时不时的让她看清现状,告诉她:作为一个偷人家汉子的坏女人,自己所得到的已经够多了,再贪心就是不惜福,老天爷都会看不下去的。
  可是,苏巧沁和赵彩云的陆续到来,彻底粉碎掉了她的自我安慰。
  原来别的女人也是可以住进那个院子的,她们可以,为什么自己不可以?
  在很多时候,绝望能够使人坚强,突如其来的希望反而会让人崩溃。与苏巧沁和赵彩云不同,梁玉香和周沛芹是姐妹关系,她们对周沛芹或许只有亏心,而她却多了负罪。
  本以为大家都只能当鬼,现在突然发现见不得光的只有自己,这种落差所带来的心灵冲击,没人能做到坦然面对。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又怕在周沛芹面前会忍不住露出什么马脚,只能选择一个人躲在家里,还特意闩上门,自欺欺人的觉得只要不见萧晋,就可以暂时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可惜,她忘记了自己爱上的是一个混蛋。

  好在一场短暂的疯狂让她纷乱的心绪平静了许多,理智的回归也让她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
  回家的路上,萧晋脑海里想着梁玉香求他时的样子,心里很后悔,为自己的花心滥情而后悔。
  花花公子,是他一直以来给自己的定位和认知,所以,他会愧疚,会觉得自己很人渣,但却从来都没有后悔、或者想过要改变。
  这是第一次。
  他终于发现,以前在京城自己之所以能够做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潇洒,是因为那里面根本就没有感情的存在。他只喜欢那些女人的脸蛋和身体,那些女人也只喜欢他的身份和钱财,肮脏,却又干干净净。
  但现在不同了,他接受的都是深爱他的女人,理所当然的,伤害不可避免。
  周沛芹的宽容让他有恃无恐,赵彩云一开始的姘头定位和苏巧沁的心甘情愿又给了他可以从容同时经营多份感情的假象,他以为他唯一需要烦恼的只有董初瑶,却不知道,在囚龙村里,有一个女人因为他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感情的事情,终究是自私的,这世间不可能有完全没有嫉妒心和占有欲的圣人,只不过周沛芹、赵彩云和苏巧沁选择了委屈自己,原本梁玉香也能,可她的身份却把她委屈自己的资格都剥夺掉了。
  这已经不再是几句情话和承诺就能解决的范畴,除了答应梁玉香的任何要求之外,萧晋想不出别的选择。
  在身体彻底恢复健康之前,两人绝不能再有任何的亲密接触。这就是梁玉香最后的请求。
  至于在她的身体恢复之后,两人的关系能不能恢复,就要看她这段时间的思考结果了,无论怎样,萧晋都只能接受。
  “老师,你为什么站在这里?”
  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萧晋醒过神才发现自己就站在家门口。
  回过头,对上梁二丫那双如星辰一般的眸子,他自嘲一笑,说:“没事,老师做了件非常愚蠢的错事,站这儿忏悔一下。”
  梁二丫鼻翼翕动了一下,面无表情的问:“是因为玉香姨吗?”
  萧晋一呆,随即就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感叹道:“你的这个鼻子啊!老师现在真的怀疑你是不是一只小狗成了精。”
  梁二丫淡淡瞥他一眼,就紧了紧怀里的布偶,从他身旁走进了院门。
  被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鄙视了,萧晋唯有苦笑。
  跟着跨进门槛,他见梁二丫站在了院子里,刚要以为这孩子是在等自己,就发现小丫头的眼睛正盯着最右边的那个房间。
  “哦,这次有个阿姨跟老师一起回来,她就住在那个房间里。”他赶紧上前解释道,“另外,她跟以前的那些阿姨不同,不怎么喜欢说话,你当她不存在就……”
  话没说完,因为梁二丫抬腿向那边走了过去。
  萧晋知道自己叫不住这丫头,索性不吭声的跟着,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房门没有插,所以梁二丫直接就推了开来。
  沙夏正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衣服也没有脱,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什么,听到动静猛地坐起身,瞧见是一个半大的小姑娘,微微一愣,紧接着看清了这小姑娘的眼神,眉头就蹙了起来。
  梁二丫站在门框里面的位置,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沙夏,一句话都不说。萧晋很好奇,就凑过去探头一看,顿时也愣住了。
  只见小丫头很用力的抱着怀里的布偶,看着沙夏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冰冷,好像其中还有一丝隐隐的紧张和……害怕?
  萧晋惊讶极了。要知道,梁二丫一直都是个标准的三无少女,不管是开心还是生气,永远都是一张木木的脸,就像个不会表达感情的机器人一样。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孩子在表情上做出符合人类气质的反应,虽然只是眼神,但也极为难得了。
  “二丫,怎么了?”他蹲下身,轻轻的揽住梁二丫的肩膀问。
  梁二丫的视线依然紧盯在沙夏的身上,很认真的说:“她很危险!”
  卧槽!神了!这丫头怎么知道沙夏很危险的?难不成寒泉甘露还能让人有超能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