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叫他“叶哥”》
第95节

作者: 蚂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语顿了片刻,看了叶宁一眼,这才又道:“不过这并不影响大局,华远因为市的需要必须极力扩张,目前已经有了在海市一股独大的苗头,接下来必然遭到群起攻之,连行业协会也会对华远各种约束,一市之内是不允许出现垄断型商家的,可华远又没有能力向周边外市扩展,说句不好听的,从华远申请市的一刻起,已经一头扎进了死胡同。”
  叶宁听得好生疑惑:“陆家不是将生意做到了好几个外市,为什么陆家行华远却不行?”
  葛幽然似笑非笑地道:“陆家在业内扎根十多年,有了充分的积累才尝试着从市级商家向省级商家跨度,华远有这个资格么?省级商家的两项硬指标,第一,至少跨三市经营或年营业额二十亿以,第二,至少拥有一名先天强者,两名后天大成,大圆满高手,你觉得华远离这两点指标差了多远?任何市级商家向省级跨度的过程,一旦开始跨市经营,每年账面负数三亿起步,扩张速度越快,账面负数越高,直到完成省级蜕变为止,你觉得这是市之前的华远能承受的吗?”

  一言三问让叶宁豁然明朗,原来华远是陷入了进退两难的死胡同里,估计秋若雨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启动市,企图在成为众矢之的前完成市融资,如此,华远便有了向周边几市扩展的资本,当然后头依然会举步艰难,但这都是后话...眼下,对华远来说最关键的是尽可能地争取时间,只不过,业内那些商家都不是傻子,早看出了华远的打算,可预期的,接下来多方打压定会纷拥而至。
  “真是个多事之秋啊。”望着窗外来往行人都不再只穿着单衣,路边形成队列的梧桐树叶也已卷曲泛黄,一片秋的景象,叶宁心不由这般叹道。
  “葛小姐,你跟我说了那么多,不会只是空话吧。”以话题算是叶宁起得头,后面却是被葛幽然一路牵引,由此可见,这个女人真的不一般,可不仅仅是交际花那么简单,叶宁相信,这个女人抖了那么多料出来,绝不可能只是满足自己的求知欲,必有下。
  葛幽然抿嘴一笑,翘着兰花指端起杯清水抿了口,这才悠悠道:“叶宁,我把这些真相如实告诉你,是想让你能看清现实,华远没有未来...”话顿,陡然收敛了笑容,玉手向前一伸按在了叶宁的手背,语气真挚道:“我希望你能来帮我,保健堂的未来绝不会仅限于海市,以你的年纪,只要有充足的药材辅助,再过五年,说不定能晋入先天期,我保证,只要我能够坐保健堂总裁的位置,未来的董事会里定有你一席之地。”

  叶宁将她的展望与承诺收入耳,目光平静地望着她布满坚定的脸颊,这一刻,他算是明白了她的野心,不否认,这个女人既有眼光又有魄力,还很有魅力,可惜天和她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让她找了不该找的人。
  无心体会那股温存,叶宁默默抽回手掌,波澜不惊地道:“葛小姐,谢谢你对我的赏识,我还是那句话,秋总对我有知遇之恩,越是这种时候我越是不会离开华远...葛小姐,我临时想起有点事,先走了。”
  话到这个份,再聊下去只会徒增不快,赶紧散人,以后要是再见面才不会太过尴尬。
  葛幽然愣愣地目送叶宁的身影出了餐厅,好一会儿后,脸色才渐渐难看了下来,眼还透出一抹极度的不甘,心恨恨地说道:不识抬举的家伙,你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的,等你哪天变成个废人给本小姐提鞋都不配,走着瞧!
  当天下午,两点半。
  华远集团,副总裁办公室。
  许德昌正坐在办公桌后头接一个电话,敲门声响了几下,随即他的助理龚智略显慌忙地推门进来。
  “怎么回事?”许德昌抬眼看看龚智,眼闪过一丝诧异,他的这位助理性子稳重,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当下,他加快语速与电话那头交代了几句,便挂了。
  “许总,业务部那边刚才把苗材,惠圃的最新报价送来了,各种药材的供应价都提高了三成。”龚智站在办公桌前,面色凝重地道,苗材与惠圃是四大批发商之二,华远旗下那些门店货架的药材有一半多是从这两家进货。
  许德昌闻言,眉头立时皱了起来,接过龚智递来两份的报价清单,互相对地来回扫了几眼,片刻后,一张面孔已变得阴沉沉的。
  果然,所有基本药材的价格都浮了三成,起门店的零售价都高出了一些。
  批发价超过零售价,这简直是打劫。
  “有没有问过腾果?”许德昌心头袭一股不好的预感,面还算冷静地问及另一家批发商。
  龚智为难地点点头:“苗总监亲自打的电话,腾果那边的回应是暂时没货,许总,我感觉是有人在故意煽动市场。”

  许德昌没有急着发表意见,点起根烟抽了起来,烧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拍了下桌子:“你给我去查一查,看看保健堂和萧氏药房有没有调整零售价。”
  龚智有些迷茫,张了张想说什么,却是被许德昌一瞪眼:“去啊,让业务部配合,今天下班前,必须给我个准确结果。”
  是夜。
  海大学周边一家岛咖啡,二楼包间。

  “阿暮,你觉得吴斌那小子以后还会不会去赌了?”叶宁慵懒地窝在一张单人沙发里,看着正埋头对付一份牛排的阿暮,悠然地吐出一口烟丝。
  阿暮没抬头,细细地咀嚼了十多下,咽下嘴里的食物后,方才生硬道:”除非他不怕死。”
  不怕死,这个世界真有不怕死的人吗?应该没有,求生乃是人的一种本能。
  叶宁明白他的意思:“具体说说呗。”
  “我让他在十个平米的山洞里待了两天,两个晚靠生一堆火,有十几头狼在洞外等着他,第一天他没吃东西,第二天喝了两碗狼血,我告诉他,如果再赌,下一次让他在洞里待三天。”阿暮仿佛是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说完后,又切了一块牛肉送进嘴里。
  叶宁摇头失笑,他能想象那样的四十八小时定会给一个成长在都市环境的普通人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死亡的恐惧与赌博之间,如果吴斌依然选择后者,那将是真正的无可救药。
  一个无可救药的人,也不值得再去费神。
  耐心等待了一刻钟,总算阿暮将整块牛排消灭干净,叶宁不禁鄙夷:“你这吃东西的速度和娘么似的,吃饱了没,要不要再来一份?”

  阿暮摇了下头,机械式地道:“一天没吃,一下子不能吃很多,也不能吃得太快。”
  “好好好,饱了行。”叶宁可没兴趣讨论饮食,这进入正题:“你正式加入华远可能要推迟几天,最近我有件事要办希望你也能参与。”
  日期:2018-02-2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