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6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医院风波后,李牧野机场送别张娜,回来后便无心他顾,任性的在家里趴了几天。如果不是之前王红叶辞职的时候提了一嘴,几乎都要把这个名字给忘了。现在忽然又主动找上门来,其中的意味值得玩味啊。
  “你陪我去不?”李牧野问道。
  这黏人的家伙。小芬无奈的笑笑:“咱不是说好了吗,你去到天边我都跟着。”
  天边太远,快乐却很近。
  一座高尔夫球场,包括开球区、河川、深草区、界外、沙坑、水塘、球道、果岭。占地65-75公顷。
  一张最大的家用床,长宽各两米二,不到五个平方就够了。
  哪个地方乐趣更多?

  或许不同的年龄段会有不同的理解。
  喜欢打高尔夫的多半是床上力不从心的。而喜欢流连床榻的,多半是打不起高尔夫的。
  李牧野算比较幸运的,球场和床榻都能龙精虎猛。
  大清早,何晓琪脸上写满了疲倦,脖子上还残留着昨夜的野火春风逗晓琪的痕迹,觉得一个懒字已经浸透到了骨髓里。
  “求求你了,让你的小媳妇接着睡吧,有你的小助理陪你就够了。”

  “昨晚不是还吹什么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吗?”李牧野已经洗完澡,正吹着口哨往身上套衣服,回头对床上的小人儿取笑道:“这牛还没怎么样呢,你这田倒先放赖了?”
  “你这根本不是耕田。”何晓琪不顾形象的翻了个身,在床上摆了个大字,道:“你这是拆骨头呢,让我起来也可以,你得先把昨晚拆散了的一块一块拼起来。”
  李牧野拉过一片被子把她盖起来,怜惜的:“乖,好好在家睡吧,我把你手机关了,有事交给老袁处理。”
  何晓琪拉着被角,脸上洋溢着幸福开心的笑容,看着李牧野,忽然问道:“你那超人小助理是不是特厉害?”
  “什么意思?”李牧野装傻充愣。
  何晓琪道:“那么长的腿,要是站着,你会不会够不到啊?”
  “没羞没臊。”李牧野给她一个脑瓜崩儿,道:“胡思乱想什么呢?”

  “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何晓琪道:“我就是问问,这不算违反纪律干涉你私生活吧?”
  “不知道。”李牧野正色道:“我跟她还没发展到咱们之间这种关系。”
  “哦!”何晓琪撇撇嘴,道:“信你才见鬼了,像你这么猥琐好色的大叔,怎么可能放过喂到嘴边的鲜肉。”
  “你这是在质疑老子的人品。”李牧野道:“这事儿我跟你解释不着,总之我和小芬是清白的。”
  “还嘴硬。”何晓琪无所谓的摆摆手,道:“得得得,当我没问好了。”转而又品评起李牧野的衣着品味来:“哎,老同志,你是要去参加高尔夫聚会的,穿这么正式算怎么回事呀?”

  “我穿的正式些,就不用打球了。”李牧野道:“本来就没什么兴趣,真要是认真跟他们玩儿,根本找不到对手。”
  小芬的车开进院子,不大会儿脚步声到了门外,她象征性的敲了一下门,然后径直推门而入。
  她今天穿了一条职业短裙,肉色的长筒棉袜,银色高跟鞋,上半身是干练的职业女装,整个人看起来飒爽利落,英姿挺拔。进门跟何晓琪叫了一声老板娘算打过招呼了,然后就来到李牧野面前帮着整理衣着。
  “哎,小姐,不好意思这个男人是我的,我麻烦你管好自己的大腿和春心成吗?”何晓琪躺在床上看着那双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大长腿,没好气的说道:“姓鲁的,你这算是小三打上门来的节奏吗?”

  小芬没搭理晓琪的不满,自顾着对李牧野说:“虽然南峰园的根基在海南和广东,但孟庆夫这个人却是标准海派人物,早年在同济求学的时候跟沈培军的夫人还是校友,与许多沪上商界的名家都是校友同窗,这次来到沪上,就是冲着东海沿线的港务区来的,南峰园地产的实力就不用我跟你介绍了吧?”
  李牧野点点头,表示明白。心里却在盘算,孟庆夫等人来势汹汹,甚至能把沈培军这样的人物绑在一起逼自己露面,恐怕是酒无好酒,会无好会。
  小芬跟幼儿园阿姨似的继续啰嗦道:“三个港商分别是做商业地产的成家东,搞百货贸易和仓储物流的鲍文涛,以及做船务运输业的郭阚,每一个都是身家数十亿港币的大亨级人物,大叔你读书有限,经商经验加上多出来的年纪都未必有人家做买卖的年头长……”
  “言多必失,一言不如一默。”李牧野顺着她的意思说道:“要不然我还是不去了吧。”
  “不行!”
  这一次晓琪跟小芬异口同声说道。
  何晓琪道:“挺大个爷们儿,不能什么都指着娘们儿出头吧。”接着又道:“而况且这场聚会没那么简单,那个孟庆夫有个贴身保镖,向来寸步不离,据说是玩儿形意太极的高手,早在沪上武术界放出话来要挑战老崔了,张皓宸那傻逼还打算坐庄开出盘口,赌老崔抗不过三分钟去……”
  杀人安人,杀之可也;攻其国,爱其民,攻之可也;以战止战,战之可也。
  杀人可以安天下,用战争结束战争,战争就是正义的。
  通俗点解释:不服,我就打到你服。
  这就是范增推崇的霸者之道。
  袁成德说一场鸿门宴,成了霸者之道和王者之道楚河汉界的分水岭。

  沈培军的聚会安排在克里夫高尔夫俱乐部,客人不多,没有刀光剑影明枪暗箭的较量,只有唇枪舌剑袖底乾坤的试探。果岭上挥杆的潇洒和会所里品位不俗荤素无忌的美女,都只是沪上商圈这场看似不起眼,却注定影响深远的聚会的点缀。
  李牧野斜靠在雕工精美价值不菲的黄花梨椅子里,长腿醒目的小助理在旁边陪着。对比其他几个围坐在茶几周围相谈甚欢的中年商界大佬,显得有些形单影只。
  之前沈培军丢出个浦东新区远景规划的话题拿来闲谈,几个人都各抒己见说了些看法,只有李牧野表示没啥可说的。沈培军就又主动把话题拉到国际贸易方面,李牧野依然保持缄默。
  这就有点太不上道了。
  人到中年,依然保持着良好身材,相貌堂堂的南峰园董事长孟庆夫正笑着说道:“我们这位李老弟,可谓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难得赏脸出来一回,却给咱们几个老家伙玩了个徐庶进曹营。”
  相貌略丑,个子不高,身材也有些发福的鲍文涛说道:“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代沟这东西,看不到摸不着,但你必须承认它是存在的。”

  “尼采有一句话: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沈培军说道:“所以,我倒认为,这不是代沟的问题,而是境界的诧异。”
  日期:2018-02-26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