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8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学海看着老婆,“这些话,你千万不要在外面乱说。有些规则,你不懂的。”
  高学海老婆道:“我又不是傻瓜。只是看到你们这样,有点担心而已。”
  高学海坐下来,“去倒水吧,我要洗脚。”
  他老婆只得起身给他打水,高学海坐在那里,一边洗脚一边道,“我都烦透了,新来的书记什么脾气摸不准,他家里要找一个保姆,你想想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
  他老婆说,“保姆有什么为难的,六嫂怎么样?”
  六嫂是她们的远房亲戚,四十来岁人了,家里条件不好,一直在城里帮人做保姆。
  高学海说,“她不行,年纪太大,文化水平又不高。”
  “找个保姆而已,有必要这样吗?要什么文化?年纪不大,谁出来做保姆?”

  高学海道,“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给领导做保姆,首先得长得还过得去,要是长得太难看了,领导看了心烦,吃不下饭,你觉得好吗?”
  漂亮,就是一道风景线。
  高学海说,“还有,新来的书记有个儿子在读小学,如果他过来的话,至少也能辅导一下,所以最好是读过高中,或大学的比较好。”
  培养一个大学生出来,就是为了做保姆?
  他老婆叹了口气,“学海,我发现你越来越象一个人了?”

  “屁话,难道我不是人吗?还象一个人呢?”
  “我是说,你跟一个人很象。”
  “谁?”
  “和王申。”
  高学海两眼一翻,“你就这样评价你男人?太不象话了。”
  “难道不是吗?你看看电视,好好看看,是不是这样的?他这个人一门心思琢磨怎么拍马屁,你呢,现在就走他的路。”
  高学海气了,“和王申有什么不好吗?人家好歹是一个军机处大臣,比纪晓岚还要级别高。”

  “对啊,他这是拍对人了,我就怕你拍不对人。”
  高学海冲着老婆道:“行了,还不去洗了睡,废话真多。”
  两人在那里说着说着,就有意见了。
  这天晚上,高学海为了新书记保姆的事,想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顾秋叫来了高学海,“资料怎么还没有拿来?”
  高学海说,“我这就去。”
  来到秘书科,碰到了秘书长印国安,“书记又在催了,要看档案。”

  印国安说,“你去忙吧,我亲自送过去。”
  高学海没有走,他要看到印国安拿了资料,他才放心。
  这时,一名年轻的秘书换着一堆档案过来,“秘书长,都在这里了。”
  印国安接过档案,翻了翻,挑出几份,把剩下的一脑古抱了,朝楼上走去。
  高学海看到了,他把几个人的档案抽了出来。高学海也没有作声,陪着他一起上楼。
  顾秋看到两人过来,印国安把档案抱在手里,“书记,您要的都在这里了。”
  顾秋说,“你们去忙吧!”
  印国安看了眼高学海,“走吧,高主任。”
  “哦,哦!”
  两人出来的时候,印国安说,“书记跟你说过什么没有?”
  高学海摇头,表示没有。
  印国安背着手走了,高学海看着他的背影,又是摇头。他很想知道,印国安抽出来的那几份,是哪些人的档案。
  当然,人家是秘书长,老板身边的红人,还是常委之一。但那是过去,现在换了新的书记,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定。
  这时,顾秋在办公室里看档案,高学海进去给他倒水,顾秋有时问,这个人怎么样?你说说看。

  高学海说告诉他,这人一些什么习惯,爱好,特点。
  顾秋看完之后,高学海问,“怎么样?”
  顾秋说,“不怎么样,秘书科就这些人吗?”
  高学海道,“有是有,不过……”他没往下说。
  顾秋看了他一眼,“说下去!”
  高学海看看外面,“应该还有几个档案,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里没有。是不是秘书长拿漏了。”
  顾秋明白了,“行了,就这样吧!”
  中午,大家都下班了,高学海过来问,“书记,您是什么时候去吃饭?”
  顾秋说不急,呆会去。
  他来到楼下秘书科,此刻已经十二点二十了,秘书科没什么人,角落里,坐着一名三十五六岁的男子。
  也不知道他在干嘛,只听到键盘,劈哩啪啦地响着。

  旁边的烟灰缸里,堆着一堆烟头。顾秋走过去,留意到这烟,都是五块钱一包的白沙。
  在这个圈子里,很少有人抽这烟了,大部分人,至少是二十几块一包的烟,有的甚至是四五十的好烟。
  眼前这男子,居然抽这种劣质烟?
  顾秋注意到,电脑屏幕上,对方正在一个WORD文档里输文字。这个人很认真,根本没意识到有人来了,顾秋觉得很奇怪,就站在那里看着他输。
  大概看出来了,这是一段散文。
  顾秋咳了一句,对方可能是受了惊吓,本能地去接电脑屏幕。顾秋说,“你这是干嘛?”
  “你是谁?有事吗?”
  看到顾秋很面生,他就问了一句。
  顾秋说,“我问你这是干嘛?慌慌张张的!”
  对方打量着顾秋,发现这个人比自己还年轻,心里就琢磨着顾秋的身份。
  “你有事吗?我们已经下班了。”
  顾秋说,“有事,你跟我来一下。”
  “为什么?”

  顾秋道:“需要理由吗?”
  对方定定地望着顾秋,顾秋背着手,转身上楼。
  他愣了会,心里忐忑不安地跟着上去了。
  看到顾秋进了书记办公室,他就吓了一跳,莫非这是新来的书记?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打鼓了。
  如果刚才还在怀疑,这个年轻男子是什么来历,当他大摇大摆走进书记办公室,又在书记的位置上坐下时,他什么都明白了。
  这就是新来的市委一把手,此刻,这名三十五六岁的秘书,感觉到头冒冷汗,背后发凉。
  顾秋坐下来,打量着对方。
  也不知道他的具体年龄,看起来应该不会太大,三十五到四十之间。可他的脸上,带着一种巨大的生活压力留下的痕迹。
  身上的衣服,虽然是西服和领带的结合,但是顾秋看得出来,这身衣服上下不超过三百块钱。

  鼻染上的镜片,透着一种儒雅的气息。这样一名年轻人,应该说是年轻人吧,不能把他归到中年人的行列。
  呆在秘书科里,应该有些年头了。
  顾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犹豫了下,“韩琛。”
  “进秘书科多久了?”
  “十一年了。”
  顾秋问,“那你多大了?”
  “今年三十六。”

  三十六岁,看起来比他实际年龄要老,顾秋又问,“你是怎么进秘书科的?”
  韩琛说,“我以前是工厂的宣传员,因为一篇文章,就把我调到秘书科来了。”
  “什么样的文章?”
  “那是我在报刊上发表的一片散文。”韩琛的声音很低,顾秋哦了一声,“你刚才是在干嘛,这么紧张。”

  韩琛似乎有些害怕,“我在弄点小文章,工作之外的事情。”
  顾秋刚才看到了,是一篇散文。他就看着韩琛,“你很喜欢文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