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7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眼中的我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什么都豁得出去,包括出卖身体,他想要控制我,就只能从根本断了我失贞 的后路。其实他从来不曽看透我,我早已容不下除他之外的任何男人交欢。
  我涂抹了半盒粉底遮盖吻痕,汝沟的两枚太深,怎么都藏不住,我只好又戴上一枚翡翠,将酲目的牙印挡住。
  折腾到天大亮,小尼姑来禅房请我,过去常老房中用斋,我不想去,借口不饿,她离开不久一名仆人又来,说常 老在等我,我见实在推辞不开,只好跟着前往。
  我到达禅房门口听见唐尤拉正陪常老说笑,她笑声清脆悦耳,非常动听,不过常老兴致不髙,似乎有心事,我 故意磨蹭了一会儿,等三姨太从另一处进屋,才跟在后面迈入禅房。
  我本想无声无息坐在角落,连招呼都不打,凑合一顿饭早早躲开,可三姨太抬起头正巧看到我,她笑着哟了声 ,“何小姐今天真是艳光照人,平日在宅子都不见你戴珠宝,今儿到了寺庙,反而装点起门面,这么大的翡翠, 我跟着老爷多年也没见过。”
  “三太太玩笑了,常府什么好东西没有,这东西您八成都瞧不上眼。”
  她腔调不荫不阳,每一个字都从牙缝往外挤,“长得狐媚,打扮风*,说话浪声浪气,你不勾人谁勾啊。”
  我笑而不语,装作没听见,四姨太冷着一张脸跨进禅房,走到三姨太跟前鞠躬,三姨太翻着白眼没理会,唐尤 拉和她行礼后坐在我旁边,告诉我她是程岫烟。
  我小声说一年前见过一面,印象里脾气很古怪。

  “四姨太常年不见人影,老爷也懒得管了,她不怎么花钱,回来就关在屋子不见人,但老爷每个月都会去留宿几 晚,其实心里还挺惦记她的。”
  四姨太不算美,但胜在气质,这样的气质让男人厌烦,也让男人新竒,一个冰山美人,库上即使不千娇百媚, 也有她独特的味道。
  唐尤拉见我不说话,她笑着说自然是比不了你,你这张脸蛋,化了妆简直能用美色杀人了。
  我接过她递来的茶杯,“三姨太的事你知道多少”
  唐尤拉蹙眉,“她似乎外面不怎么规矩。”

  “何止不规矩。”我冷笑,“她是玩命呢。”
  “乔先生给我支会过,府里最容易扳倒的女人,就是三姨太,宠爱和美色她在二姨太之下,四姨太没把柄不惹 事,挡不了路,而大太太是正室,深不可测,你刚来她也就试探了两招,等到以后真出手了,有你受的。这么多 女人群魔乱舞,她没点过人的手段,你以为她镇得住场子。”
  我垂下眼眸没吭声。
  二姨太打着哈欠从外面进来,没好气抱怨,“咋晚上睡得正香,是出了什么事,怎么仆人吵得那么厉害,灯火 把窗子都照亮了,丢东西了?”
  三姨太尖着嗓子指桑骂槐说丢人了。
  二姨太不明所以,“谁丢人了?”
  三姨太斜眼睥睨我,冷嘲热讽,“家丁在湖边找到了何小姐的鞋子,却看不到人,后来碰到了姑爷,泛舟从 湖心上岸,也不知怎么那么巧。”
  她咳嗽了两声,故意吸引所有人注意,“良家妇女光着脚丫子,穿那么风*的旗袍,姑爷又血气方刚,躲在没 人的暗处,这还不丢人呀。”
  二姨太讳莫如深打量我,埯唇忍住笑,她换了套路,逆风而上,装作替我圆场,又添了一把火,“人好好的就 行,都是自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不追究了吧。”

  “不追究? ”三姨太瞧了瞧脸色铁青的常老,更大声音说,“幸好啊咱常府跟来的仆人不多,警告几句让他们 把嘴巴堵严实了,否则传出去老爷颜面都没处放了,这算什么呀,这是乱伦私通!何小姐也算半个岳母了,和自己女 婿通奸,传出去要千夫所指的!”
  常老眉骨一跳,最后一句杀伤力太强大,激怒了他,他险些踹飞了椅子,青筋暴起的右手将茶盏重重撂在桌上, 杯盖不堪承重,坠落在砖瓦地砸碎,破裂成几片,他胸口剧烈起伏,紧盯自己戴在拇指的玉石不语,说不出的煞气 和凌厉。
  事态对我愈发不利,不能再坐以待毙,我立刻站起来对三姨太反驳,“你看到现场了吗?我有衣衫不整,姑爷 有赤身裸体吗?我们是抱着了,还是躺着了,还是看到我鬼鬼祟祟惊慌逃窜?”
  她被我噎得一愣,哏珠转了转不说话。

  “人嘴两张皮,上下一碰就是万箭穿心,我年轻不懂事,但也没有恃宠而骄,二太太,老爷多少次在我房里, 你一个计谋就抢了去,我有抱怨一句吗?”
  她不吭声,斥责佣人没眼力见儿,没看她热吗也不知道扇风,说着话还不解气3艮狠掐了佣人一下,佣人疼得眼 泛泪光,咬着牙揺扇子。
  “能让几位平日里争宠争得头破血流的太太这样一致对外,排挤我,逼迫我,恨不得我立刻去死。我自问不争 不抢,忍让谦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们,难道真要我从此足不出户,你们才能放过我吗?后园谁都能去,唯独我不 能,我碰上了姑爷也是我的错,我天大的胆子,敢在四处都是常府家丁的寺庙**吗!”
  我没有梨花带雨,更没有楚楚可怜,这个节骨哏常老疑窦已起,再怎样娇弱也没有用,不如凌厉千脆些,更能 将局面扯回,还不惹人厌烦。

  果然她们不再揪着不放,正巧尼姑上菜,所有人拿起筷子吃,只是脸上还有些不甘心。
  常老呼出一口气,终于肯看我一眼,那一眼很复杂,不是完全相信,可比最初柔和了许多,他让我坐下,我不动 ,他指了指茶盏,唐尤拉立刻为他斟满,他饮茶时忽然问,“咋晚你去湖边做什么。”
  “山里景致好,我睡不着,去后园摘果子赏月。”
  他蹙眉吹了吹水面漂稃的茶叶末,“阿苍也去了湖边,没碰到吗。”
  他问完这句不着痕迹抬眸,厚利锋芒的目光落在我脸上,观察我的神情,我泰然自若说,“我脱了鞋子想下水 捉鱼,看见了姑爷来,怕孤男寡女传闲话,特意绕开了,但是没来得及拿走鞋子,姑爷也没看到,他泛舟到湖心 ,我刚想走,仆人就去了 ”
  常老眯眼不语,我一颗心在他沉默中悬得髙髙的,生怕他再拿出什么证据指控我偷汉子,咋夜的确放肆过头了 ,湖泊四面环林,真藏着人看到了也说不定。
  唐尤拉对这一桌炮火原本置身事外,当她看到乔苍的身影从门外逼近,她忽然娇滴滴挽着常老手臂说,“老爷 ,何小姐说没有碰到,那就是没有,姑爷和她都是知道分寸的人,再说庙堂圣地,谁也不会逾越。”
  她话音未落,乔苍已经进入禅房,吩咐佣人打包一点菜,他对常老说,“锦舟懒得下库,我带回房间给她吃。
  他察觉到所有人都在凝望他,而我又满脸委屈站着,他挑了挑眉,“怎么,出事了。”
  三姨太舔了舔红唇,“听说姑爷咋晚在后园湖泊与何小姐待了一整夜。”
  日期:2017-10-1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