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7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仆互相对视一眼,被乔苍的霸气震慑住,忘了要说什么,乔苍不耐烦蹙眉,“没事都滚。”
  男仆转身要走,又忽然想起,将我的鞋子递到乔苍面前,“这是何小姐遗落,不知她…”
  他说话间偷偷朝船里打量,想要掀开竹帘看,又不敢放肆,一时陷入两难。

  乔苍说,“我没有看到她,有没有在其他太太的禅房。”
  男仆脸色惊变,“是小姐酲来发现您不在,让我们来找您在岸上无意发现了这双鞋,如果您没有看到何小姐 ,那她不会沉湖了吧?”
  几名男仆急忙冲向湖水里,一边呼喊一边四下摸索,乔苍等他们游向湖心,背对岸上看不真切时,将我从小舟 里拉出,朝草丛一推,我匍匐在柔轮的芦萆中,忍不住咯咯发出笑声。
  他立在我身前,俯视我暴露在月色下的娇躯,弯腰为我细致穿好旗袍,“何小姐笑什么。”
  我玉体横陈,手指着头颅,笑得万种风情,“佛堂重地,信徒眼中可是神圣得很,我们这样放肆**,脏了宝 地,会不会遭报应。”
  “也许会,不过是何小姐勾引我”
  我说我可没有,是你诱我上船,掳了我去湖心。
  他闷笑一声,“何小姐本身就勾人,不需要做什么”
  我娇笑不动,那伙人找了一通扑腾起无数浪花,就要无功而返,乔苍将我身体全部遮挡住,“有报应也是我, 毕竟我比何小姐更爽。”
  我收了笑容这才罢休,禅了掸身上的土渍和水痕,正要趁漆黑离开,他忽然在这时说,“想要报仇,不如直 接千脆利落,我来接你。”
  我脚下一顿,侧过脸看他,“既然你能接我,想必自己也可以做,唐尤拉是你的人,她更近水楼台,为什么 没有。”
  他沉默,好看的唇角缓慢溢出一丝浅笑,这样的浅笑是对我的猜忌,对我的兴趣,和对我的了然。
  我们谁也没有再说什么,我飞快逃离了岸边,留下他一人应付那些难缠的马仔。
  不错,我们都可以暗杀,唐尤拉有绝大把握在常秉尧睡梦里崩了他,到时趁乱逃走,常老的忠兵良将即使发现 ,大不了一场恶战,伤敌八百自损一千,这买卖也千得过,可我们之所以都没有选择这条路,一是不愿冒半点风险 ,二是我们都叮上了常家的权势。
  乔苍是女婿,他可以名正言顺从常秉尧手中继承,只是早晚,常秉尧活多久,如何活,操控起来并不难,总之 任何手段都比仓促杀掉他更好,何况能不能杀,失手会引发怎样的风波,我们都无法预料。

  乔苍那么津于算计,他更擅长不费一兵一卒达到目的,而我没有兵卒,我只有一副迷惑男子的皮囊,这副皮囊, 我既要报血海深仇,还要夺江山半壁,只有把常老的势力握在手里,我才能推翻金三角参与迫害容深的毒窝,将他 们一网打尽,绞死在那片乱世。
  所以我们不约而同选择了等待,蛰伏,暗算。
  我回到禅房,寺庙风平浪静,没有其他人发现我和乔苍同时消失,我松了口气,进入院子看到屋檐下的人影 ,青袍素帽,一挂佛珠,在浓如墨的夜色里,那般无声无息,如同埋入泥土的雕塑。
  我定了定神,“慧智师太,您这是等了我多久”
  她脸上毫无波澜,语气也平平淡淡,“碰到有缧人,竒人,我都愿不吃不喝不睡来等待。”
  我朝她笑了笑,推开面前有些破败的木门,阿琴蜷缩在一张椅子上正酣睡,我抬起手臂关上她头顶的窗子,隔 绝了山中有些凉意的风。
  阿琴并没有SI来,我做好这一切转身放轻脚步走出禅房,站在滴水石川坑坑洼洼的台阶上。院子里有霎气,不 知是不是咋夜那一场雨,留下的巢湿,朦胧的月色隐匿在一朵云后,只洒下淡淡白光。
  “那么我是师太口中哪一类人”
  她说,“何小姐是竒女子。”
  我笑了声,“世上没有竒女子,只有生逢乱世,不得已自保。”
  “何小姐如果为了自保,摆在眼前有很好的路。可显然您的贪婪之心,不满足于仅仅是自保。”
  我收了脸上笑容,“师太看得出我眉眼那么多气,我的狠气和怨气,从何而来。”

  她面朝深蓝色的苍穹,合十念佛,“仇恨。”
  “师太聪慧,我不留您了 ”
  我转身去井口打捞一碗凉水喝,她迟迟不走,凝视我背影,“何小姐相信因果吗。在出家人眼中,红尘里每一桩 事,都有它的因果。”
  我吞咽水的动作一顿,她继续说,“何小姐是女中凤凰,可惜在十九岁和二十一岁的两年,走了岔路,一次比 一次偏颇,到如今踏上不归途。如果再执意不悔改,不出五年,您将会彻底走上歧途,一条没有善果不得救赎的歧
  途。”
  十九岁。
  我的十九岁,遇上了周容深。

  二十一岁,乔苍闯入我的人生。
  我拿着木瓢,沉默了良久,忍不住发出一阵笑,世上悲欢离合,情爱离愁,真是说不清楚。
  慧智走下台阶,她一袭青袍卷起凉凉的风,我长发随之飞扬,遮埯在眼前,将整座禅院变成一幅虚虚无无的 斑驳。
  “何小姐,愿您不要一错再错,我从您面相看到的命格,您利用美色,最后会惹下诸多罪孽。”
  “师太。”我打断她,“您今日说的我当没有听过,也希望您谨言慎行,我背负仇恨,怨气,但我没有滥杀无
  她笑说这话出了这扇门,我再不会对任何人说。
  我颔首,“十万香火钱,我们离开后三日内,我会送来,重塑菩萨身。不送。”
  我将木瓢扔进井里,朝禅房走去,她长长念出一句阿弥陀佛,“常老的姑爷,是与何小姐纠缠到最后的人,只 是善果还是恶果,贫尼不再透露了。”
  我回到禅房阿琴还睡着,我蹑手蹑脚打了盆冷水擦身,面前是放置在桌上的铜镜,透过陈旧昏黄的镜子我发现自 己大腿和胸口都是红色齿痕,密密麻麻足有数十个,凡是旗袍遮埯不到的位置都有。。。
  我顿时一惊,丢掉毛巾冲到铜镜前,仔仔细细打量我的身体,右胸紧挨汝头的位置,被他咬出了浅浅的血点, 十天半个月都愈合不了。当时在小舟上做得太爽,没有经历过野合的人根本不知道有多剌激,前所未有的快感让我 们几乎发疯,连拥吻都比往日更激烈,疼也不觉得,忘乎所以享受他的撞击和抚摸,没想到他压在我身上把我折磨 得这么狠。
  乔苍绝对是故意的,这些欢爱痕迹一旦和其他男人亲密接觖就会暴露无遗,到时常老势必勃然大怒,让我全盘 皆输,甚至有性命危险,他知道我不允许那样局面发生,只能在痕迹消退前千方百计保全自己,使出诨身解数来抵 御常老的求欢。
  他品尝了不止一次,他太清楚我这副令男人痴迷的娇躯,到底有多大诱惑。二姨太有孕不能侍奉,四姨太又冷 若冰霜,男人起初觉得有趣,时日长久了谁也不愿看那样一张没有笑容不懂撒娇的脸孔,唐尤拉借了容貌神似我的 光,现在常老得到了我,自然不那么在意她,常府上下最有可能侍奉的只有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