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4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靠在沙发上,皱起了眉头,他说:“是被砍死的沈老板的儿子,他现在接替了沈老板在香港的珠宝公司,这个年轻人很厉害啊,跟毕叔一起在香港做的龙腾虎跃,把他父亲的小公司给做大了,如今又进军内地生意,大有大杀四方的意思啊,昨天买了四联的股份,我听说,用了些手段。”王贵说。
  我皱起了眉头,四联,我是一定要拿下的,而且,现在我也拿了一半的股份,陈辰的百分之二十,我自己收购的百分之二十,还有李瑜跟黄槐的百分之十五,这就百分之五十五了,只要我们整合之后,就拥有绝对的股权了,他现在进来,让我有点为难。
  他父亲是因为我被砍死的,所以,算是我欠他一个人情,如果到时候打起来,我对他下狠手,就有点难看了,看他识相不识相吧,如果他不识相,那我也没办法了。
  我说:“王老板,明天我们去佛山,你帮我约一下吧。”
  王贵说:“知道了,我肯定会帮你的,但是毕叔跟我打招呼了,他让我跟你说一声,在广东,照顾一下沈毅,这件事,我知道你为难。”
  我点了点头,王贵就站起来了,我捏着手指上大家戒指,对于毕叔,我受他一个人情,他是道上人,很看重情义,我欠他的,当然要还,他跟沈毅搞在一起,要说没有利益关系,不可能的,这就难办了。

  我喝了一口茶,就到楼上去,其实王老板的家,就像是我的后花园一样,我也算是熟悉,在这里住了很久,也算是熟门熟路了。
  到了王翠的房间,我敲了敲门,王翠开门,看到是我,就拉我进来,我一把抱着她,想要亲她,但是王翠有点拒绝,我说:“你说的想我,都是假的吗?”
  王翠有点抱怨,说:“都是真的,但是,我现在很担心李瑜姐姐,她这几天打电话给我,又说那个混蛋在纠缠她,昨天还强行的把她带到酒店,说是请她吃饭,但是做什么谁知道?”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王翠说的很愤怒,我也知道这件事有点让我为难,我说:“明天我就去解决这件事。”
  王翠听了,就拉着我,说:“啊飞,那个人,不是好人,很厉害的,以前跟我爸爸也有交集,我爸爸说他在澳门有大势力,在香港也有朋友,做的生意很广,手段也很广,你要小心。”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搂着啊翠,将她推在床上,我说:“我知道,我从来都没有让你失望过,现在也一样,但是,有件事我很问你,你是爱我多一点,还是关心你的李瑜姐姐多一点?”
  啊翠看着我,说:“爱你多一点,但是我知道,你也在乎李瑜姐姐,只要你开心,我觉得什么都好,我希望我们能安安静静的平平安安的过下去,十年,二十年,甚至说一辈子。”
  啊翠的话,让我很感动,我躺下来,伸手解开她的扣子,她有点抗拒,但是更多的是羞涩,三年了,我们说是不陌生,是假的,三年不见,我们都变了,但是,我们彼此之间,还有心跳的感觉,我能感受到她心脏狂躁跳动的感觉,我也一样,被她的娇羞所吸引。

  她胸前的扣子,一颗颗的被解开,她闭上眼睛,不敢看我,犹如当初第一次一样,害怕中,带着一丝期许,期待中,兴奋的跳动着心脏,激动,兴奋,而矜持,她还是保持着那份少女心。
  我亲吻了过去,他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拥抱着我,像是久违了似的,紧紧的拥抱着我,我给与他最强烈的吻,最激动的身体接触,把这三年来的感情,都宣泄出来。
  啊翠担心别人,总是多于自己,这个世界上,如果真的有什么好心人的话,啊翠算一个,她纯碎的爱一个人,关系一个人,记着一个人,不偏失,不放弃,永远的守候着,那怕是三年不见,内心对待这个人依旧如初恋一般那么爱。
  这样的少女,每个男人都应该珍惜,所以,我会把她当做手中的明珠一样,呵护着。

  她还是那个她,一样的娇羞,一样的渴望,需求中带着矜持,矜持的又刚刚好,不让人烦躁,有着少女心,带着少丨妇丨的身体,让人爱不释手。
  早上,我从啊翠的房间出去,下了楼,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她还在熟睡着,其实,我们一夜都在谈话,她把三年多想要说的话,都跟我说了,说着说着,就已经深夜了。
  “哎,吃点早餐吧,海参啊,一尺长的海参,你都没有见过的,很补肾的,男人都应该吃的。”王贵说。
  我听着就坐下来,跟梁律师一起吃早餐,广东人很幸福,因为靠近海边,所以,这些海产,随时都可以吃到,而我们云南人,也只能吃虫子了。
  我问王贵:“约好了吗?”

  “啊,约好了,我也算是四联的小股东吧,只有百分之三的股份,我已经以你这个大股东的名义,召开股东大会了,到时候,都会在四联见的,对了,你这次是要在广东常住?佛山有不错的房子,买一栋吧,回头,我送你一辆车。”王贵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那怎么好意思?”
  “哎呀,你也算我半个女婿啊,给你买,不亏的,每次你来,都给我赚很多钱,有来有往嘛。”王贵笑着说。
  我笑了笑,点了点头,吃完了早餐,我们就出门,王翠没有跟着,还在睡觉,我们坐在车里,王贵说:“北京人这次赚大了,你知道你那块标王现在是什么价格吗?”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 我问:“不知道,没有关注,我一向是卖出去的料子,就不在管了。”
  “哎呀,你都不知道,朱贵那个混蛋,买了最大的一块,他们商量好了,一起出货,但是他先出了,打的手镯,一对要五亿多,他直接爆赚了三十多亿,把上海,天津那帮人给坑惨了,但是,他们也没亏,料子上了苏富比,还有内地的几个拍卖会,最后一只镯子以三亿多成交了,料子好,不怕卖的,这次,他们都赚大了,每个人,至少都赚三五倍,你要自己打,估计能赚的更多。”王贵拍着手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我也是倾家荡产去赌的,当时需要钱,所以,也只有出手了,我这个人,快进快出,料子换成现金才是最好的。”
  王贵点了点头,说:“王贵那个人不厚道,圈子里的人,准备让他出点血呢,你是他朋友,你让他小心点。”
  我笑了一下,我说:“不厚道的人,都要出点血,哼,有机会,我亲自宰他。”
  听到我的话,王贵笑了起来,说:“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明辨是非,是男人。”

  我笑了笑,这个时候,梁英把电话挂了,小声的跟我说:“邵先生,陈太太。。。”
  我听着,就皱起来眉头,我急忙问:“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梁英立马说:“噢,那到没有,她,她冻结了你的银行资产。”
  我听着,就瞪大了眼睛,我问:“冻结了我的银行资产?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