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5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9-05 22:13:48
  (正文)
  3.3.9 瓜达尔卡纳尔海战
  1942年10月,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进入了一个关键阶段。不仅在太平洋,在北非、大西洋和欧洲东线,同盟国的前途依然堪忧、吉凶未卜。盟军三支远征军正计划渡海执行进攻北非的火炬计划,大西洋战事渐入佳境,大量兵员和物资正被运往这一地区。斯大林敦促罗斯福提供更多的战斗机、坦克和弹药,以支持他竭力守住几近废墟的斯大林格勒,苏联红军正在那里和德国精锐的第六集团军进行着逐街逐屋争夺的巷战—“即使我们占领了厨房,仍需要在客厅进行战斗”。10月23日,蒙哥马利将军的英国第八集团军发动了北非战场具有转折意义的阿拉曼战役。多点开花使焦头烂额的华盛顿参谋长联席会议就战略问题再次发生了激烈争论。相比之下,瓜岛和新几内亚在一定程度上遭到忽视。除金上将力主坚持增援之外,大部分人倾向于无视南太平洋战区这一灾难性后果的严重性。

  在布里斯班,麦克阿瑟再次向华盛顿提出警告,一旦新几内亚和瓜达尔卡纳尔岛沦陷敌手,盟军在太平洋上的反攻基地澳大利亚、新西兰势必不保,整个战局将急转直下。老麦要求“暂时投入美国的全部人力物力以应付危急局势”。刚从南、西南太平洋战区实地考察回国的阿诺德中将甚至说,在他眼中的麦克阿瑟似乎已经“厌战”了,应当适时解除他的职务。由此可以看出,即使在美国陆军当中,讨厌麦克阿瑟的人也不在少数。此举导致陆军部提出了一个半真半假的建议,索性将这位四星上将直接调到莫斯科去。事实上阿诺德言过其实了。尽管存在不少问题,但对日本人的痛恨以及重返菲律宾的决心使麦克阿瑟在整个战争过程中始终战意十足,他的恐吓只不过是想为太平洋战场特别是他负责的南太平洋战区争得更多的援助而已。

  南太平洋的局势越来越令人揪心。虽然陆战一师打退了第二师团的再次进攻,但由于美国海军在圣克鲁斯海战中失利,瓜岛局势依然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善,双方依然处于对峙的紧张状态。海战结束后的那天早晨,日本人连日的持续空袭使仙人掌航空队可作战的飞机减少到只有29架的最低限度。幸运的是,罗斯福总统对瓜岛战局给予了充分关注。作为当时最杰出的政治家之一,和斯大林、希特勒、墨索里尼稳坐钓鱼台不同,罗斯福还必须对国内政局和民众的情绪给予充分关注。在1942年国会选举前夕,如果瓜岛失守进而影响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安危,国内舆论将对他大大不利。10月24日,总统特意给参谋长联席会议提交了一份正式备忘录:“要确保在这一地区的所有可能得到的武器,用于防卫瓜达尔卡纳尔岛。既然我们已经在这个关键时刻守住了这个岛屿,就要充分利用我们的胜利成果,把弹药、飞机和人员不断地运过去,这些可以保证我们有优势取得最后的胜利。”事实证明,一把手重视比什么都管用。在罗斯福的亲自干预下,夏威夷的战斗机和陆军兵员被紧急调往南太平洋。麦克阿瑟奉马歇尔上将的命令,出动每架航程可及所罗门群岛上空的飞机轰炸日军阵地,即使新几内亚暂时受损也在所不惜。

  总统指令迅速从珍珠港转往努美阿。哈尔西自然不敢怠慢,立即决定亲赴瓜岛进行视察。他需要熟悉那里的防御情况,更重要的是通过亲临前线,向那些疲病交加仍勇敢地坚守阵地的战士们灌输力量和热情,激起他们对胜利的希望。11月8日中午,在作战计划官德维特佩克海军陆战队准将和新任副官威廉基切尔中尉陪同下,哈尔西乘一架空中堡垒降落在亨德森机场—这是前任戈姆利中将几个月内都没做到的事情。

  范德率一众幕僚在机场列队热烈欢迎远道而来的哈尔西一行。后来他说,“他的来访使人有一种呼吸了一口非常非常清新空气般的感觉”。时间紧迫,努美阿那边还有一屁股事儿在等着哈尔西,范德只好用吉普车拉着他走马观花似地到各防御阵地转了一圈。
  途中哈尔西不时让司机停车,以使他能够和更多的士兵交谈。他看到战士们虽然年轻,但疾病和劳累已经使他们非常憔悴,持续的激战使他们脸上过早出现了皱纹。由于时间关系,哈尔西仅在几处地方做了短暂停留。大部分士兵只是看到一辆吉普车飞奔而过,根本不知道车上坐的人是谁。哈尔西并未佩戴什么炫耀身份的装饰物,头上是一顶邹巴巴的船型帽,只有卡其布上衣衣领上小小的三颗星显示其海军中将的显赫身份。佩克和基切尔建议司令官适当摆出一些“跑死”,比如站起来挥挥手,喊两句铿锵有力的语言,以便在经过时吸引战士们注意。哈尔西对此不屑一顾:“这样有种招摇过市的味道,鬼才会做那样的傻事儿。”

  记者的消息无疑是最灵通的。当他们回到指挥所时,瓜岛为数不多的几位记者早已等候在那里了—从这儿也可以看出哈尔西与麦克阿瑟的差距,要是老麦早把记者装车上一起兜风去了。但哈尔西无疑也是很喜欢记者的,他声明只要在安全许可的范围内,自己会把能说的一切都告诉大家。当被问及“为赢得战争所需推行的战略时”,哈尔西大手一挥,撂出了一句掷地有声的名言:“消灭日本人!消灭日本人!不断地消灭日本人!”这一口号立即成为美国国内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一些陆战队士兵还将它写在了标语牌上,竖立在瓜岛的海滩上。

  “您认为日本人还能支撑多久?”一名记者提问。
  “这个问题很好回答。等我们把岛上的日本人全部消灭掉,他们就支撑不住了。”
  “您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明确的时间?”记者当然喜欢刨根问底。
  “你觉得他们还能坚持多久呢?”中将机智地反问道。
  哈尔西早就听说岛上的伙食非常糟糕。不料当天晚餐,他竟然吃到了异常美味的牛排和新鲜的苹果派,这当然是范德精心安排的。哈尔西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件值得表扬的事物,“我的天哪,”他略显夸张地高呼道,“我必须得看看,能够在这种条件下做出如此美味派的那位厨师是谁!”
  范德说没有必要,但哈尔西坚持一定要亲口表扬表扬这位出色的厨师。随着范德的手势,一名参谋离开了房间,回来时身后跟着五大三粗的摩根中士。当哈尔西对其大加赞扬的时候,一脸红色络腮胡的中士笔直地站立着。哈尔西说,“能够做出如此的美味,是对赢得胜利最实实在在的贡献,一个人用锅铲为国家服务一点也不输于拿枪”。摩根的脸渐渐变得通红,紧张地用手指搓着自己的厨师服衣角,突然不识相地冒出来一句:“哦!噢!您尽胡扯,将军!您说的这都是哪跟哪呀!”说完飞快地跑出了房间,在座的所有人—包括哈尔西全都捧腹大笑。

  当天晚上,哈尔西在范德简陋的小窝棚中过夜。当夜双方的炮战依然按惯例进行,此起彼伏的爆炸声让哈尔西无法入睡。按照一向自我贬低的习惯,他将失眠归因于胆怯而不是炮声—也只有他本人才会也才敢如此诋毁哈尔西。
  翌日大早,哈尔西在向部分军官和士兵颁发勋章后乘机离开。登机之前,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问范德:“你没有为难昨天的摩根中士吧?”中途,在埃法特短暂停留的哈尔西视察了当地的基地医院。他在一名头上缠满绷带的年轻海军军官病床前停了下来。
  “怎么样,我的孩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