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7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

  呼唤着彼此的名字,紧紧抱着对方的脖子,一时之间,居然忘记了一切。此刻心中,只有一种强烈的渴望——(高速危险,禁止模仿!)
  嘀——两束白光远远而来,顾秋突然反应过来,心里在猛地一惊,“这里危险,你快过来!”
  抓住白若兰的手臂,奋力一抱。白若兰九十来斤的身子,竟然被顾秋生生抱起,从隔离带上划过。
  刷——两道雪白的光,如闪电般刷地划过。一名小车司机看到站在路边的两人,吓了一大跳,幸好他开在中间的车道,有惊无险。

  顾秋抹了一把冷汗,紧紧抱住白若兰,刚才要是慢一点,也挺吓人的,他拉着白若兰的手,“我们快上车!”
  跑——穿过高速公路,拉开门,将白若兰塞进去。
  顾秋的身子也挤进来,紧紧抱住她,唔——白若兰只来得及唔半句,两张嘴唇,就迫不得已吸在一起!
  车子返回省城,已经是凌晨二点多了。
  顾秋洗澡,三下五除二,很快的。
  等他出来,发现白若兰已经上床了,他就走过去,钻进被子里。
  伸手去扯白若兰的浴巾,白若兰阻止了,“我们说说话吧!”
  顾秋问,“坐着说,还是躺着说?”
  “这不一样吗?”白若兰打了他一下,“我跟你说真的,你是不是还在恨我?”
  “没有?我一开始就没有恨过你。”
  顾秋这次撒谎了,白若兰不信,“你肯定在恨我,为什么要骗你我怀孕了,对吧?”
  顾秋说,“过去的事,不提了。以后我们之间,没有秘密,谁也不要骗谁。”
  白若兰说,“这件事情要说清楚,否则心里永远都有个结。你觉得呢?”
  顾秋道,“其实说开了,也没什么。”
  白若兰说,“当初我并不是真正想让你那么做的,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有多爱我?能为我牺牲多少?后来,芳菲姐跟我说了很多,我才发现,自己这么做,其实是错了!”
  听到这话,顾秋的心也有些沉重起来,白若兰,其实是一个好女人!
  “那天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你说没有,这句话不是真的吧?”
  女人在这个时候,心里是最柔弱的,白若兰倦在顾秋怀里,居然有如小女人一般,说起了那天的事。
  顾秋摸着她的胳膊,“傻瓜,你认为会是真的吗?”
  白若兰道,“有些话,必须亲口说出来才好。”
  顾秋嗯了声,“都这么晚上,我们睡吧?”
  白若兰看着顾秋,“我睡不着。”
  “睡不着也要睡,否则明天没有精神。”顾秋搂着她,“要不我们再来一次?”
  “不了!”说到这事,白若兰就有些不好意思。
  顾秋翻过身子,压着她,“来吧,反正睡不着,干脆就不睡了。”
  白若兰拧起眉头,“你这是强迫我!”
  两个人又来了一次,在酒店的大床上,玩了个挥汗如雨。最后,白若兰和顾秋紧紧抱在那里,白若兰说,“不许动,让它留在里面。”
  顾秋就趴在她身上,看着白若兰红扑扑的脸。
  白若兰说,“我要生个宝宝。”
  顾秋笑了,“种子已经给你了,你要注意浇水。”
  白若兰打了他一下,“等你从边陲州回来,我就有了。”

  顾秋却是有些担心,白若兰在这个时候怀上的话,会不会影响她的工作。汽车制造厂的事情,才刚刚开始,说真的,现在怀上,不是时候。
  但他没有说,怕白若兰又不高兴。
  或许她真想生个孩子,这是他们白氏的骨肉。
  顾秋说,“别太心急,该来的时候,他自然会来。”
  白若兰道,“这段时间刚好是排卵期,应该会的。”
  两个人聊到天明,衣服也没穿,懒在床上都不肯起来。白若兰是个时间观念很强的女人,今天能有这种表现,的确很不容易了。
  听说顾秋要走,从彤又不在宁德,只有二天时间,她就要求顾秋陪她二天。
  这二天里,两个人除了疯狂的滚床单,然后就是聊天。
  到底做了多少次,两人都没有去统计。顾秋惊讶的看着白若兰,没想到她疯狂起来的时候,比从彤和陈燕强大多了。
  难怪有人说,外表冷漠的女人,床上的需求都比较疯狂。
  二天后,顾秋在组织部长陪同下,带着司机江世恒去边陲州了。
  边陲州是南阳省最西北的一个角落,也是解放前,经常出山贼的地方。
  边陲州相当于一个地级市,人口一百多万,下辖三个县,二个区。

  前段时间,边陲州正在改市,国雾院那边还没有批下来。改了名字之后,边陲州就叫武源市。
  一行人下了飞机,武源市班子人马前来接机。
  看到顾秋和组织部长到来,众人齐齐鼓掌。
  顾秋下了飞机,众人都上前一步,跟组织部长,顾秋握手。
  组织部长说,“你们倒是来得及时,人也都到齐了。那就上车吧!”
  十几辆小车,齐刷刷的停在那里。
  从机场出来,到武源市委,有将近五十几公里。
  顾秋在沿途,看到武源市这风景,立刻就被吸引住了。

  边陲州的确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如果说以前的达州还在去改造,边陲州已经不需要了。
  顾秋看到这种原生态的风景,感觉心旷神怡。
  一路看过来,渐渐的,心里就有谱了。
  这里是一个少数民族杂居的地方,她们穿着女颜六色的奇异服装,戴着漂亮的头饰,感觉另有一番风味。
  到了市区,这种现象更加特别。
  边陲州的大街上,还算好,不象想象中那样差。不过顾秋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边陲州。
  早在张老先生生病的时候,他来过多次,所以对这里并不陌生。只不过那时,边陲州还没有机场,需要坐好长时间的汽车。
  以前的丨党丨委书记已经离开,顾秋现在是这里的老大。走到市委会议室,旁边的办公室主任道,“以后我们这里就改为武源市了,上面的审批,应该很快就下来。”
  到了会议室,组织部长宣读了任命书。
  顾秋发表了简单的讲话,随后也没什么特别的。中午吃了饭,组织部长说,“我就回去了,顾秋同志,你要好好干,省委省政府对你可是抱有很大的希望。”
  送走组织部长,顾秋正式进入办公室。

  办公室正在清理,墙上挂着一张很大的照片,那是前任书记和省领导一起拍的。
  有些人喜欢搞这一套,把自己跟领导拍的照片挂在墙上,以示自己在上面的关系。
  顾秋见了,叫人把照片摘下来,保存好,相信这张照片,他肯定还会来要的。
  在办公大楼看了一圈,顾秋让他们整顿一下办公室。将前任的东西,通通打包收好。他进去的时候,必须干干净净。

  办公厅主任高学海跟顾秋说,“顾书记,你的住房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去看看吧?”
  顾秋问,“你也安排一下小江的房间。”
  高学海说,“放心吧,我们接到通知,都安排好了。”江世恒的房子,是一套二居室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