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7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人狡猾,表面上,他是在开玩笑,实际上,他是看宁雪虹的脸色。
  有人依然记得,当初就是他想必着宁雪虹喝杯酒,但这个阴谋没有得逞。
  后来他还因为这事,差点得罪了方素芬,不过方素芬倒底还是给他搞定了。两个人的事,被顾秋撞破,倒是挺尴尬的。
  宁雪虹道,“高兴归高兴,喝酒不要过量,适可而止。顾市长还有很多事情,你们不许借这个机会,把他灌醉了。”
  颜学全笑笑,这才走向顾秋。
  “顾市长,宁书记发话了,那这样吧,我干了,你随意。”
  顾秋则说,“也别随意了。”他看着方素芬,“一起吧!素芬同志,我记得你应该挺能喝,我的记性可不错的。”
  这话里,话中有话。
  他在告诉两人,我记性不错,你们的事,我记着呢。

  颜学全有些尴尬,方素芬也有些纠结,不过顾秋只是点到为止,没有必要得罪嘛,反正自己要走了,留个好印象。
  由于这些常委级别高,葛书铭他们几个,就坐在另一桌。
  等大家敬完酒,王为杰和葛书铭,还有冯太平才敢过来。他们端着杯子,“顾书记,我们都是您的老部下了,今天我们三个借这杯酒,为您饯行。祝您在边陲州大显身手,旗开得胜!”
  顾秋微笑着,喝了这杯酒。
  这时,齐雨过来,端了杯酒,“宁书记不能喝酒,我代替她敬您一杯,顾市长,这面子大吧?”
  顾秋看到宁雪虹在那里坐着,目光望着齐雨,心道,她还真人面子,看来她是有意的。果然,众人都望过来。

  宁雪虹派秘书敬酒,意义非凡。
  这可是表明一种态度,聪明的人心里都明白了。
  顾秋点点头,“替我谢谢宁书记,还有你,齐大秘书。”
  齐雨一笑,端着杯子一口干了。
  她历来是个干净利落的女子,在某些方面,与宁雪虹有相似之处。
  今天晚上,顾秋喝了不少。
  但是没醉,再加上宁雪虹早说了,不要把顾秋灌醉了。大家敬了一圈,没怎么死缠着不放。
  当然,顾秋有拒绝的权力,但是这样会坏了气氛/九点不到,饭局就结束了。
  葛书铭和王为杰,还有冯太平三个,送顾秋到家里,坐了半小时左右,三人告辞了。
  此刻,也就十点左右的模样。
  顾秋坐在沙发上,点了支烟。
  自己要离开了,要不要跟夏芳菲,白若兰说一声呢?
  其实也没必要这么敏感,边陲州又不是什么遥远的地方,那只是南阳的一个地区而已。
  有机场之后,来来回回,倒也快的。只不过,航班不会太多。
  只是自己和白若兰之间,还有一桩心事未了。
  这件事情,压在心里好久了。

  白若兰也一直忙,为了汽车制造厂的事,她不敢大意。这毕竟是上百亿的大项目,容不得半点疏忽。
  万一弄砸了,岂不是对不起大伯和家族的重托?投资虽然有盈亏,但她不想失败,而且她也不容许自己失败。
  正在房间里看资料的她,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白若兰走过去打开门,发现是周琴。
  周琴脸上,红扑扑的,怪让人怀疑。白若兰问,“什么事?”
  周琴眼神有些闪躲,“我来看看,您这里需不需要帮忙?”
  白若兰道,“没什么事了,你早点休息吧!”

  周琴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走近洗衣机旁边,“那我帮你把衣服洗了吧!”
  说真的,白若兰自己没洗过衣服,都是周琴帮忙洗的。
  白若兰也没管她,由她去洗。
  又回到电脑旁边,周琴给她泡了杯茶过来,提了句,“听说顾市长调到边陲州去了。”
  白若兰刚开始没在意,后来突然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周琴重复了一遍,“顾市长要调到边陲州去了。”
  “你听谁说的?”
  周琴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他的司机小江说的。”
  “你刚才跟小江在一起?”

  白若兰看到她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马上就想到了这一点。周琴的脸,忽地又红了。
  刚才江世恒来找她了,约她出去见面,说起了此事。江世恒突然提出来,说喜欢她。
  可把周琴吓懵了,那张脸,红扑扑的,心也扑腾扑腾地跳。然后,然后她就掉头跑开了。
  就这样,第一次跟人家表白,还没有搞清楚人家的意图,人家就跑了,搞得江世恒好郁闷。
  顾市长不是说,放他二天假嘛,他第一时间来这里找周琴,没想到这个新加坡妹子如此腼腆。

  顾秋要调走了?
  白若兰坐在那里,没心思看什么资料了。她输入百度地图,查看南阳省的范围,边陲州在哪里?
  刚开始,她在省城周边寻找。没有!
  找了半天,找到了。
  在南阳的西北角上,查阅百度,了解一下边陲州的环境,白若兰站起来,进了卧室。
  出来的时候,已经换好衣服了,“周琴,我出去一下。你走的时候将门锁好。”
  周琴来不及回答,她就匆匆出门。
  顾秋拿起手机,“芳菲姐,公司上市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
  夏芳菲道,“五月一号上市,已经定下来了。”
  “那恭喜!”顾秋笑着说,“五一的时候,我一定回来参加你们的庆祝活动。”
  夏芳菲问,“你要去哪?”
  “哦,我调到边陲州任丨党丨委书记了。”
  “边陲州?那不是很远吗?”夏芳菲惊讶的喊了句,随后,她又问,“你跟若兰说了没有?”
  “还没有!”
  “为什么不跟她说,我给她打电话吧!”夏芳菲在医院那边,所以不知道白若兰已经出门了。
  顾秋说,“不用了,明天我跟她说一声就是。她估计还在生我的气。”

  夏芳菲沉默了,半晌,她才说道,“你还是跟她说一声比较好。或许人家早就不生气了,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好吧!那你早点休息。”
  白若兰出门的时候,打了顾秋的电话,顾秋正和夏芳菲在说这事,白若兰打了几次都打不通。
  她就在心里琢磨,他要调走,肯定会去宁德。这个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跟他打电话,我干脆过去得了。
  白若兰听夏芳菲说,顾秋为了白氏集团的投资,自己不怕劳苦,带着调查组在南阳一汽呆了二个多月。生生地将一个面临倒闭的工厂扭转过来,这段时间内,顾秋瘦了十几斤。
  晚上忙得基本上没时间睡觉,吃饭的时候都在开会,上厕所在看方案。这些事,白若兰都听人说了。

  在那段时间里,她也去过南阳一汽,两人打过照面,基本上没有任何交谈。
  女人的心,总是容易感动,顾秋为她做的这些,白若兰当然心里清楚,只是没有时间和机会,面对面说一句,谢谢!
  突然听到顾秋要调离的消息,虽然是升官,当一把手,但是对于白若兰来说,那也是一种离别。
  刚才她查过地图,两地相距并不近,开车的话,要六七个小时。听说那里有机场,但是航班很少,也不是太方便。
  此刻她就坐着车子,朝宁德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