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7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叶世林下去任职,他的级别将为副处级。
  这意味着,他可以在市政府下面几个重要单位,任个副职什么的。当然,也可以下到县一级,安排一个副县长之类的职务。
  但凡这种副职,刚开始没多大实权。
  锻炼一段时间后,才慢慢掌握实权,往上爬。
  在体制内,很多事情无法用常理去解释。

  要是叶世林人脉好,几年之后成为县市一级重要领导,这也未尝不可。顾秋决定留下他的时候,心里是有想法的。
  边陲州这地方有机场,说远不远,说近不近。
  让叶世林留在宁德,早点让他锻炼出来也好。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机遇好的话,以后前途无量。
  对于叶世林来说,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有人当秘书的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领导调离之后,把他放出去。
  因为秘书的途径,是晋升最快的途径之一。但秘书工作,非常不好做。
  除了在工作上为领导分忧,生活上,也要无微不致。
  很多当秘书的人,都盼着这一天。
  叶世林听顾秋说,要他留下,他心里有些矛盾。顾秋道,“你不可能做一辈子秘书,现在是个机会,留下来好好干。”
  叶世林没办法了,默认了这个结果。
  晚上,他给老爸打电话,说了这个情况。

  叶知书道,“既然市长有这个安排,你就听从他的安排吧。你的任命,上面怎么说?”
  叶世林说,“市长说了,有两个去处,要么留在市里,到单位任个副职,要么留在办公厅,继续担任副主任。”
  叶知书也没说什么,上面的决定,他说了不算。
  安排好了叶世林,顾秋就喊来江世恒,“小江……”
  江世恒站在那里,“市长,我跟你一起走。”
  顾秋看着他,“你决定了?”

  “我一个人,又没有家室,到哪里都一样。带上我吧!”他和叶世林不一样,叶世林如果下放出去,至少是个副处级干部,他一个司机,有什么级别可言?
  顾秋看到他这么认真,倒也是同意了。司机到哪里都需要的,再说,江世恒还没有老婆孩子,那就带上他吧!
  顾秋说,“既然如此,你去收拾一下,明天放你一天假,后天过来。”
  江世恒说,“好的,我这就去。”
  其他的,没什么好安排的,顾秋决定收拾一下,其他的等从彤来了再说。
  至于葛书铭他们这些人,顾秋倒是不通知了,免得影响不好。
  宁雪虹那边呢,得跟他打个招呼。

  齐雨适时走进来,看到叶世林在收拾东西,她就问,“叶秘书,顾市长在不?”
  叶世林说在,你进去吧!
  齐雨过来喊顾秋,“宁书记叫你晚上一起吃饭,还有宁德班子,我们一起为你饯行。”
  顾秋说好的,替我谢谢宁书记。
  齐雨道,“过去坐坐吧!有空吗?”
  “有,怎么会没空呢?我正想去拜访一下她的,你就过来了。”两个人来到宁雪虹那边。
  顾秋说,“宁书记,你又回来了。”

  宁雪虹浅浅一笑,“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说的是左安邦想尽千方百计,把她挤走,又对付顾秋,估计他万万没想到,最后自己也走了,宁德又回到宁雪虹的手中。
  宁雪虹还是那么美丽,宁静,当之无愧的官场美女。
  放眼南阳省,能与她媲美的,绝无仅有。
  顾秋一直很欣赏这位官场美女,她的性格刚烈,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

  一个女人能做到这样子,绝对不曾多见。
  很多人做事,总是畏首畏尾的,而她,敢做敢当。
  当然,也有人说,这与她的背景有关。
  顾秋看到窗前,那盆兰花,“没想到你又把它带过来了,宁书记还真是爱花之人。”
  宁雪虹说,“你可能不知道,我对鲜花过敏,只要闻到花香,就会忍不住打喷嚏。全身长痱子,皮肤发红,唯独对这种花不过敏,你说奇怪不奇怪!”
  顾秋还没听说过这事,当然,宁雪虹这毛病,不会随随便便告诉别人的。

  看着这盆兰花,顾秋道,“看来它很独特。”
  宁雪虹笑笑,“还得谢谢你,当初特意派人把它送过来。”
  顾秋说不客气,既然是你喜爱之物,当然要成人之美。
  宁雪虹问顾秋,“怎么把你放边陲州去了?”
  顾秋说,“边陲州也没什么不好,哪里需要哪里搬嘛。再说,边陲州现在有了我们全省第二个机场,这种资源,是其他地方没有的。”
  宁雪虹说,“你真是豁达。”
  顾秋笑了,“省长说了,只要用心工作,在哪里都能出成绩,边陲州这地方虽然有点交通不发达,但是我相信,它会好起来的。”
  宁雪虹没有说话,却有点欣赏顾秋这性格。,他这人,不气馁,不容易认输。
  遇到事情,他会想着办法去解决。宁雪虹觉得,做人,就应该这样。尤其是上次,他和白若兰困在溶洞里,换了一般的人,早就绝望得叫了起来。可他不同,在绝境的时候,他同样很乐观。
  宁雪虹说,“今天晚上整个宁德班子为你饯行。你可要放开了喝!”
  顾秋笑着说,“那就要看宁书记给不给面子了。如果你这个主人都不喝,我这个客人,自然不能太过量了不是?”
  宁雪虹微笑着,“我不能喝酒,这样吧,让齐雨敬你。”
  这可是个艰巨的任务,顾秋依然记得当初宁德班子重组,左安邦想让宁雪虹喝酒,但是宁雪虹坚决不喝。
  后来这事情,闹得大家都不开心。

  晚上七点左右,大家都在小餐厅里集合。
  顾秋接到一个电话,那是葛书铭打来的。葛书铭说,“老领导,我们到宁德了,今天晚上聚一聚?”
  之前顾秋考虑过,后来还是决定,不跟他们聚,没想到葛书铭过来了。顾秋问,“你们几个人?”
  “就我们三个,王为杰,冯太平。”

  顾秋正要再问,葛书铭说,“是宁书记的秘书打的电话,让我们过来参加今天晚上的宴会。你也真是的,这么大的消息,都不通知一声,要不明天一起到达州再聚聚?达州班子的同志,可是盼着你过去喝酒的。”
  顾秋说不去了,你们到了就行。
  晚上见到葛书铭,王为杰,冯太平。宁雪虹道,“你们来了就好,否则顾秋同志会认为我们不够诚意。”
  顾秋则说,“不要惊动他们,人太多了,影响不好。”

  宁雪虹说没事,我们为你饯行,这是大家的意思。我们又不搞公款吃喝,聚一聚,同志之间的友谊嘛。
  看到宁雪虹这么客气,顾秋倒是觉得,她这人还是挺有人情味的,并不象她外表那样,冷冰冰的,拒人千里之外。
  晚上的人不少,两桌呢。
  宁雪虹倒是大度,没有象别的人那样,显得小家子气。
  要是左安邦的话,看到有人为顾秋饯行,又这么热情,他心里肯定不爽。
  在喝酒的时候,组织部长颜学全这个人挺有味的,他看着宁雪虹,“宁书记,顾市长高升了,去边陲州当书记,你说我们是敬一杯,还是好事成双,敬二杯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