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250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属阳科植物?”刘旺才纳闷道。
  “在风水中把植物分为阴阳两大科,阳科植物能驱邪镇鬼,比如桃木,阴科植物能滋阴养魄,比如槐树。”我解释道。
  “事不宜迟,咱们不要废话了……。”李水说着就让刘旺才把车开到了靠近山的地方,然后我们三人冒着暴雨就上山抓蛇去了。
  虽然我们搞清楚了怎么回事,但想要在这三更半夜到一无所知的大山里抓蛇,即便李水拥有不凡的能力,也还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我们按照蛇的习性在山里搜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条蛇。
  雨水冲刷的我们都有些寒意了,但为了南楠大家都没有怨言,最后还是李水决定说要等暴雨停了在找,我虽然有点不乐意,但也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再怎么着急救南楠,身体总要先顾好了,否则即便找到了寻太极晕需要的东西,没了健康也无法对付宁丰子,于是只好答应了。

  在李水的带领下我们先找了一个小洞穴避雨休息。
  李水生起了火堆,我们围坐在火堆边取暖,烘干身上的衣服,外面的雨下个不停,我望着火堆出神,不知道南楠这会有没有淋雨?虽说她暂时不会受到伤害,但宁丰子就是个疯子,谁也说不准会干出什么事来,这让我很担心。
  随着身上有了温暖,我也逐渐平静了下来。既然一切都成了定局,着急担心也没用。
  刘旺才慵懒的靠在洞壁上嘟囔道:“我好饿啊。”

  我和李水都没有搭理他,我们都没心思去解决饿肚子的问题,李水一直在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见他发出咝咝声,好像想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
  “水哥你在想什么呢?”我好奇道。
  李水说:“我感觉我们一直陷入了一个误区。”
  刘旺才一下坐了起来,说:“什么,误区?你说我们找了半天陷入了误区,是白找的意思吗?”
  李水摆摆手说:“我不是指这个,我是指宁丰子,你们仔细想想,宁丰子谋划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等七星连珠的日子,然后将自己葬在里面。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我一个激灵马上明白李水的意思了,刘旺才也有点回过味来说:“当然是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能当皇帝啊,就跟周开明一样,用自己的老爹和兄弟的官运来帮助自己升官。”

  “水哥你的意思是……宁丰子有子孙在当大官,甚至官位还不低?”我吃惊道。
  李水点点头说:“应该是。否则他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如果按照这种推断,直接找到这个大官,有可能就能解决问题了?”我狐疑道。
  “没准宁丰子做的这个局,就是一个放大版的引气催官啊。”李水皱眉道。
  我想了想说:“官场我们都不懂,我也不知道有哪个是姓宁的。”
  刘旺才突然说:“我们不是认识周开明嘛。他都是市里的一把手了,让他打听打听不就行了。”

  李水点点头表示了同意,说:“如果真能打听到这个人,那我们就有制衡宁丰子的筹码了,就算他将自己葬进了太极晕。我们只要找到他的这个子孙后代,也有可能阻止太极晕催发的效果。”
  “我马上打电话给周开明。”我说着就掏出了手机,但发现这一带根本没有信号,无奈只好作罢了。
  李水走到洞口看了看雨势说:“看来这雨一时半会是没办法停了,离天亮还有两三个小时。干脆我们就在这山洞里睡上一觉,等天亮雨停了再找,现在着急也没用。”
  现在也只好这样了。
  我们躺在火堆边闭上了眼睛,李水盘坐在洞口一边闭目养神一边替我们把守,让我和刘旺才能安心睡上几个小时,只是我担心南楠睡得并不深,还做梦梦见我和南楠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景。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当我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火堆上架着一只野味,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但被烤的很香。
  刘旺才早被这香味弄醒了在那狼吞虎咽,吃的满嘴是油,看他吃的这么香我的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于是凑过去吃了一点。

  刘旺才说:“有水哥在真好啊,睡觉不用担心被袭击。一醒来还有野味吃。”
  我看向洞口的李水,李水这会盘坐在洞口凝望着天际,我随便吃了一点填饱肚子就没胃口了,跑到李水身边坐着。
  外面阳光照在身上很温暖,林子里一片鸟语声,树上挂满了露珠,空气十分清新。
  “水哥,咱们是不是该去捕蛇了?”我问。
  李水摇摇头说:“不,是我和刘旺才去抓蛇,你找个有信号的地方给周开明打个电话。”

  “这…...。”我有些为难,相比联系周开明,我更愿意留在山里抓蛇救南楠。
  李水拍拍我的肩膀说:“咱们这是双管齐下,争取双保险,如果周开明能帮我们打听到宁丰子的子孙后代是谁,那对救南楠同样有很大帮助,甚至能一举挖掘宁丰子的计划。”
  既然李水这么说了我只好点头了。
  我跟李水和刘旺才告辞就下山去了,李水让我打完电话回找个山洞里来等着,他还在下山的路边的树上做了记号,方便我找回来,李水想的这么周到让我很感动。

  下了山以后我便去找有信号的地方了,我注意到这一带的山上是有信号塔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会没信号,仔细想想这可能跟七星连珠的特殊日子来临有关系,七星连珠是天上的异象,在加上太极晕的作用,可能影响到了这一带的磁场,导致信号异常也不奇怪。
  无奈我只好顺着路朝着有人烟的地方过去,幸亏走了没多远便有了信号,我赶紧拨通了周开明的电话。
  我问周开明在全国官场里,有没有哪个是姓宁的大官。
  周开明想了想说,据他认识的市里的省里的来看并没有姓宁的大官,但全国这么大这说不准,他说让我等他一个小时,他查一查,无奈我只好挂了电话等着了。

  等了将近四十分钟后周开明给我回了电话,他一共找到了五个姓宁的官员,两个局级、两个市级,还有一个省级。
  我思忖了一会,宁丰子谋划这么多年,借助七星连珠的力量,无非是想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子孙催发上位,局级、市级的根本不可能,只能是省级的了,想到这里我问:“老周。你能不能帮我调到这个省级的资料?”
  “你要这些资料做什么,自己上网查啊,网上都有,叫宁天元,就是咱们隔壁省份的一省之长。”周开明说。
  “网上那些资料没用,我要的是他背景资料,比如他父辈和爷爷辈的。”我说。

  周开明纳闷道:“老弟,你要这些资料干什么,这些我也不好查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