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6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对南阳一汽负责,也是对白氏负责。自己是引导这件事的主要责任人,不能因此一走了之,把烂摊子留给别人,让白氏陷入危机。
  夏芳菲说,“为了这个问题,你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机会,左安邦调离,你应该没有想到吧?”
  顾秋说:“这样也挺好,宁雪虹是一个不错的好干部,她在宁德,不比我差。”
  夏芳菲拿起包,“走吧!”
  “走?”

  “难道你还想这种误会,一直僵持下去?”
  顾秋道:“还是等等吧,我手上的工作没完。”
  “有些事情,是永远都不能等的。你不去解决,误会将越来越深。”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你现在,必须马上去做的。”
  顾秋站起来,和夏芳菲一起走了。
  白若兰坐在房间里,打着呵欠,好象睡觉了。从她答应杜省长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半个来月。
  这半个月时间,她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个投资项目上,她要做方案,要反复研究这面里的诸多问题。
  秘书周琴说,“总裁,要不早点休息吧!您也累了。”
  白若兰说,“好吧,那你先过去。”

  周琴收拾好东西,刚打开门,夏芳菲出现在门口,顾秋站在那里,两人一起来的。周琴喊了句,“夏总,顾市长。”
  夏芳菲走进来,周琴立刻去倒水,夏芳菲说,“小周,你去睡吧,这里我来就行了。”
  周琴知道他们有事要聊,拿起资料匆匆离开了。
  顾秋进来后,白若兰看到两人,只喊了句芳菲姐。
  夏芳菲说,“若兰,还没有睡吧?”

  “正准备睡了!”
  夏芳菲笑了,“那就担搁一会。”说到这里,她望了眼顾秋,突然道:“哦,我过去拿点茶叶,你们坐!”
  匆匆出门,反手将门带上。
  顾秋站在那里,白若兰走过来,坐到沙发上,“你来了!”

  “若兰!”
  “有事吗?”
  “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白若兰看着他,“是芳菲姐叫你来的吧?”
  顾秋默认,白若兰抱着靠枕。顾秋站在那里,两个人保持了几分钟的沉默。白若兰就打起了呵欠,“你不是有事吗?没事我就要睡了!”
  顾秋坐下来,“对不起,我误解你了!”
  白若兰没有吭声,伸手去端杯子。
  顾秋伸手抓住她的手,两个人隔着茶几,就这样静下来。

  大约两分钟后,白若兰动了一下,想抽回自己的手,顾秋紧紧抓住,“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白若兰再用力,将自己的手抽回来。
  顾秋说,“我正在南阳一汽调查他们的内部问题,争取在你正式与他们合作之前,把南阳一汽整顿好,将一个崭新的,干净的南阳一汽交给你。”
  白若兰淡淡地道:“那我要谢谢你!”
  顾秋看着她,把身子挪了过去。

  他知道,现在这个时候,白若兰可能需要安慰,需要哄,女人都是这样的,你不哄她,她就生气了。
  气归气,想清楚了,也就没事了。
  两个人的事,大不了。
  有人说,夫妻之间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更有人说,床头吵架床尾和。
  很多时候,女人生气了,你多说几句,她就好了。要是再不好,你用点别的办法,她肯定会消气的。

  顾秋坐过来,“我真的很想跟你好好谈谈。”
  语气中,带着诚恳。
  白若兰看到他把身子移过来,她就将屁股挪过去一点,跟顾秋保持距离。
  顾秋说,“其实这事情,不能全怪我!如果不是你跟我说,你怀孕了的话……”

  顾秋真正生气的地方,就是感觉到白若兰骗了他,既然没有怀孕,为什么说自己怀孕了?
  如果她不这么说,顾秋会觉得这个问题单纯一点。
  但正因为如此,变才让两人之间产生很多误会。
  白若兰呢,冷冷的回答了一句,“那是我的错!”
  顾秋抹了把汗,这家伙的脾气,犟死了。三言两语肯定摆不平。
  没办法,很多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脾气特别大。
  顾秋本来不想这么早过来的,可夏芳菲来了。
  既然夏芳菲已经知道了内幕,顾秋不得不改变原来的计划。他刚才已经跟白若兰解释过,自己去南阳一汽整顿,当然,真正原因就是替白氏集团解决后顾之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顾秋也是用心良苦。
  当然,这也是对白氏集团负责。
  说明了顾秋的处事方法,为人准则。他不可能把人家诳进来,然后拍手不管事了。
  象这种情况,很多人,很多地方屡见不鲜。

  杜省长也觉得顾秋的提议非常不错,因此大力支持他的工作。只不过,因为调查南阳一汽的事,顾秋失去了一个问鼎市委书记的机会。
  看到白若兰还是那样,气鼓鼓的模样。
  顾秋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白若兰瞪着他,似乎非跟他较真不可。
  顾秋道,“你不要这样好不好?现在我们坐下来,心平气和谈谈。”
  “对不起,我做不到!”
  “若兰!”
  白若兰站起来,“我要睡觉了!”
  走到门边,打开门,意思很明显。
  你可以走了。
  顾秋有些尴尬。

  但是,做为一个男人,不能不有点骨气。
  如果是从彤,顾秋才不会有这种想法,毕竟有白若兰的关系不一样,不能太过于随便。
  顾秋走到门边,“真的不能再谈谈吗?”
  白若兰抱着靠枕,冷着脸,不跟他说话。

  女孩子受了委屈,哪能这么轻易就让你三言两语和解?不可能。更不要说,白若兰这种性格烈的女子。
  按夏芳菲的说法,人家白若兰考验你,你不能说她不信任你。做为白氏传人,她的想法和做法,你应该是无条件的支持。
  当然,顾秋又说,万一她考验自己,自己为了让她高兴,做出违心的决定呢?
  呵呵,那就是你的错了,怨不得别人。

  其实两个人之间的这种考验,是非常危险的。有的女孩子为了考验一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爱她。
  结果,她从桥上跳下去。
  因为她想知道,那个男人会不会,在生命攸关的那一刻,不顾自己的危险,来救自己。
  有时,往往因为某些缘故,造成一辈子的遗憾。
  顾秋来到门口,目光落在白若兰的脸上。
  女人生气的时候,那模样也是蛮好看的。当然,前提条件是,必须是你喜欢的人。
  如果是凤姐,她生气的时候,估计你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她的脸。
  “那我走了!”
  顾秋停下来,看着她说了句。
  白若兰眉头一皱,走就走吧,婆婆妈妈!
  顾秋看她没有反应,又说了一句,“我真的走了!”
  白若兰在心里,抓狂了,什么人啊?要走你就走啊!站在这里干嘛?

  顾秋呢,定定地打量着白若兰,再次道,“我真的走了!”
  白若兰终于控制不住了,这男人太婆妈了,举起靠枕,朝顾秋扔过来,“走哇——”
  哇字还没有完全说出来,顾秋突然上前一步,抱着她的头,对准她的嘴唇盖了下来。
  唔——一种强烈的窒息感,压抑得白若兰喘不过气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