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6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省长道:“看来他是准备去天山省,对吧!”左安邦在南阳这些年,表现不是很出众,而且经常跟班子里的同志发生矛盾,这一点,杜省长也非常不看好他。
  如果不是因为左书记的原因,左安邦在南阳根本就吃不开。有人说,他被仇恨蒙了眼睛,心里就想着那些事,什么都放不开。
  阳书记问,“我的想法是,既然顾秋要处理一汽的事,那宁德的市委一把手,由宁雪虹同志来担任,你意下如何?”
  阳书记其实不是征求自己的意见,他早就有数了,只不过跟自己通个气,让你在会议上不要添乱。
  杜省长说,“宁雪虹同志不错,政治觉悟高,嗯,我没意见。”
  看来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顾秋哪里知道,就在他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左安邦居然被抽走了,本来他完全可以接任这个市委书记的,就这样阴差阳错,与市委书记擦肩而过。

  宁雪虹也不知道,这个消息来得太意外了。
  其实这是左家内部运作的事情,通过中组部的关系,把左安邦抽走了。
  春节过后,顾秋担任省委调查组的组长,进驻南阳一汽,重点整顿南阳一汽内部不正之风。
  同一时间,省委组织部找宁雪虹谈话,安排她工作调动事宜。白若兰和夏芳菲,在那次喝了酒之后吐真言,道出了这个秘密,夏芳菲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她的冷静,倒是让白若兰惊讶不已。
  不过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就问夏芳菲,“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睡在沙发上?”
  夏芳菲只是微笑着回答,“你喝醉了,我看你睡得挺香的,没有吵醒你。”
  白若兰在心里惊讶地问,不会吧,我有没有说漏什么话?
  其实,这个时候她担心是多余的,夏芳菲什么都知道了。
  那天的事过后,夏芳菲决定找顾秋谈谈,但是顾秋一直推说没有空。果然没过几天,夏芳菲就听到省委组织部异动的事。

  左安邦离开南阳了,宁雪虹回到宁德当市委书记,而顾秋呢,却担任了省委调查组的组长,专程整顿南阳一汽。
  省委对外面声称,为了更好的配合白氏集团将来的工作,因此省委省政府决定成立调查组,从即日起入住南阳一汽,专门针对南阳一汽内部诸多问题进行整顿。
  这事,白若兰也已经知道了。
  夏芳菲却在心里琢磨,他为什么选择去南阳一汽?这可是个捅马蜂窝的事?琢磨了半天,她又给顾秋打电话,“晚上有空吗?我想见见你!”
  这是一间,古香古色的茶楼,外表的装修,没有一丝奢华,显得格外低调。
  静立于闹市之中,感受这份难得的宁静,顾秋和夏芳菲坐在那里,面对面。
  茶,是热的,热雾了了升起。
  顾秋坐在那里,看起来有些疲惫。南阳一汽的事,错综复杂,如果要想彻底根治,用一句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这么大一个企业,每年亏损几个亿。
  有人说了,如果完全停产,亏损反而少了。生产得越多,亏得越多,这是什么道理?

  虽然省委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早已经把前任班子的那些人抓起来了,但是没有处理最根本性的问题。
  现在要从根源查起,找到亏损的真正原因,这一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顾秋既然投入了,他就不能放弃。
  夏芳菲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虽然已经立春,但气候依然寒冷,毛茸茸的领子,给人一种高贵端庄的气质感。

  薄唇凑近,轻吹了一下,喝了一小口茶,她抬头看着顾秋,“最近很累吧?”
  顾秋说,“还行,只是工作刚刚开展,很多事情没有头绪。”
  夏芳菲看着他,“心也累!”
  她说的就是这个意思,顾秋一愣,定定地看着夏芳菲,“你都知道了?”
  夏芳菲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缓缓道,“我早就提醒过你,你不信。若兰的个性,你受不了。”
  顾秋沉默了,看来这一切,她都已经知道了。
  夏芳菲说,“不过说这些,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她停了一下,“这件事情,是她喝醉了后告诉我的。”
  夏芳菲的解释很及时,顾秋说,“我……”
  说什么好呢?

  他没法跟夏芳菲说下去,夏芳菲却看着他,“你们之间,可能在溶洞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或许更早一点。”
  顾秋马上解释,“不,不!芳菲姐,你听我说。”
  夏芳菲摇头,“我今天只是想跟你谈谈若兰的事。”言下之意,其他的不想谈。
  顾秋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于是就不再插嘴,听着夏芳菲说。

  夏芳菲道,“我说过,她孤身一人来到这里,真的很不容易。有些事情,或许她真的有点过份,但我相信这并不是她的本意,而且若兰也是一个理智性的人。她的性格,我了解。她的做法,我懂。拿百亿项目跟你谈,那只是一场考验。”
  “我知道!”
  “你只知道其一,却不知道其二。她究竟怎么跟你说的,她没跟我说。我只是想告诉你,若兰这么做,是有她的理由的。或许你很反感,不喜欢这种方式,但她没有错。当一个女人把自己托附给你,难道连考验你一下都不可以?更不要说,她身上背负着白氏重兴的重任。换了是你,或是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这么做。”
  这个问题,顾秋倒是想清楚了。
  从白若兰在除夕之夜亲口承诺,关于南阳一汽的考核通过的时候,顾秋就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
  他想,白若兰这么做,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想考验一下自己。如果自己真要是答应了她的要求,她很有可能真的拂袖而去,从此不再搭理自己。

  这一点,毕竟只是个猜测。
  当自己离开省城,白若兰追随到宁德的时候,顾秋就明白了,也再次应征了心里的想法。
  她,的确只是在考验自己。
  似乎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可院长的一句话,让顾秋心里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觉得什么事都可以容忍,唯独这个,万万不行。
  本来觉得一切都可以解释,这句话又推翻了自己所有的推测,顾秋当时的心情,的确很愤怒。
  现在夏芳菲坐在这里,跟他谈起白若兰。
  夏芳菲道:“在我面前,你还有什么顾虑?”
  顾秋摇头,夏芳菲说,“你就是有时太大男子汉主义了,真的,这一点不好。在这个社会上,早就已经男女平等,你既然进入了体制,将来有可能触及到这个领域,如果你心里没有真正关注和考虑这个问题,以后怎么实施?”
  “你告诉我,你去南阳一汽,究竟是为了什么?”
  顾秋说,“这是上面的安排,也是我个人的意思。南阳一汽内部问题多多,白氏如果在这里投资,我们必须给她一个干净而安全的投资环境。百亿投资毕竟不是一件小事,因此在她正式与南阳一汽合作之前,我必须把南阳一汽所有的问题清理出来。”
  “若兰知道吗?”
  顾秋摇头。

  他一直没有跟白若兰去说,而是一头扎进了南阳一汽。做这件事情,有可能是一个月,有可能是半年以上。
  但是顾秋知道,自己必须尽快解决所有问题,让南阳一汽轻装上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