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6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若兰噗呲一声笑了起来,夏芳菲道,“你笑什么?”
  白若兰说,“没笑什么,只是笑我自己。唉——”说完,她又晃着脑袋。“其实他是一个好人,只不过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他,经不起考验。”
  白若兰把杯子里最后半杯酒喝完,淡淡地道,“其实我知道这么做,可能会引起他的反感,但是我必须知道,自己决定追随一辈子的男人,他是什么样的?女人,或许可以用一生来做赌注,但她必须知道,自己这辈子的赌注,对了还是错了。”
  “这么说,你现在失望了!”

  “有点!”
  白若兰咬着唇,“不过我不后悔,不管结局是什么,我都坦然面对。我白若兰承受得起。”
  “你究竟做了什么?”夏芳菲越发有些好奇。
  白若兰呢,笑了下,“没什么,我只是跟自己打了个赌,看他能不能经得起我的考验。”
  “结果你失望了,对吧!”
  白若兰抬起头,看着天花板。
  “不是失望,是有一点点失落。”
  夏芳菲想了想,“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你不能要求过高。其实我是这么认为的,真正喜欢一个人,只要他有一个足以令自己动心的优点,这就够了。虽然这个想法有点幼稚,但我认为,爱情就必须这么简单。它没有固定的公式,也没有固定的模式,我觉得,简单,明了,这才是爱情的真谛。”
  白若兰想了想,看着夏芳菲,“芳菲姐,你不想知道他是谁吗?”
  夏芳菲的心里一跳,不知为什么,心中隐隐担心的事,好象真要发生了。她看着白若兰,“你真决定告诉我?”

  白若兰道,“嗯!”
  “那你就吧!”
  夏芳菲尽量让自己平静,不让白若兰发现些什么。
  白若兰道,“跟你在一起,我觉得我不应该有秘密和思想包袱,因为我一直以来,就拿你当我的姐姐。你知道的,我没有什么亲人了,除了我爷爷外,我从来不对任何一个人说心里话,你是第一个。芳菲姐。”
  夏芳菲点点头,“我记住了,若兰,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我都永远拿你当我的好妹妹,亲妹妹。”
  白若兰咬着唇,“他是顾秋——”
  本以为,夏芳菲会很惊讶,可夏芳菲却反应平平,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

  一个人能镇定成这样,绝对令人叹为观止。
  如果不是白若兰喝了太多酒,她肯定会在心里多想几弯弯。她看到夏芳菲没什么反应,就奇怪了。
  说到老练,白若兰还是差了些。
  当然,现在是两个人私下里交流。
  自己暴露一个天大的秘密,她却那么平静,这让白若兰多少有些失望,“芳菲姐,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夏芳菲说,“这很正常,其实你们从溶洞里出来那一刻,我就有一种预感,你们之间,迟早会发生点什么。还有,你可记得后来,西楼先生请客,为你押惊,他看起来很不高兴。尽管他一直在努力控制,掩饰,却总是遮掩不住心中的痕迹。”

  白若兰惊讶了,张了张嘴,夏芳菲居然这么早就看出来了。其实那天,她也看出顾秋不高兴,这才打电话给顾秋的。
  于是,她笑了,笑得有些傻。
  有人说,傻就是笨。
  其实不然,傻,有时也代表一种可爱。
  白若兰笑成那样,然后就倒在沙发上。
  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失态。
  这个秘密说出来之后,白若兰突然释怀了,再也没有什么包袱。其实,爱就是这样,可以说出来的。
  夏芳菲看到她这模样,走过来,“不喝了,你已经醉了。”
  白若兰道,“我没醉。我清醒得很。”
  夏芳菲扶着她躺到沙发上,“我去给你拿被子,你躺一下!”
  等她抱了被子出来盖在白若兰身上,又收拾好了碗筷,白若兰已经睡着了。
  一个喝醉了的人,不哭不闹,只睡觉的人,这种人酒品好。
  马上就要上班了,顾秋又去杜省长家里。

  杜省长对他说,“白氏集团投资的事,总算是尘埃落定,我相信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
  顾秋道:“杜省长,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不知道能不能说。”
  杜省长道,“我不是征求你的看法吗?婆婆妈妈!”
  顾秋挠了挠头,“现在虽然说白若兰已经答应这事,但并不等于已经落实下来。首先,我们要做几件事情,来确保这个项目的合作成功。”
  “你说!”杜省长看着顾秋,发现这小子越来越成熟了。不过,这也是必然的,否则怎么当一个市长?

  顾秋说,“第一,马上成立新的班子接手南阳一汽。第二,对于南阳一汽内部各种问题,要马上查处,一来以安民心,二来可以尽快稳定一汽的正常运转。第三,要在一汽内部进行一系统的改革,确保与白氏合资的时候,能够顺利进行。否则新旧两种制度,很多人肯定不适应,我怕到时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
  杜省长说,“这个我已经跟阳书记提了,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顾秋说,“如果省长不嫌弃的话,我可以打头阵。”
  杜省长看着他,有些迟疑,“你?”

  这一点,他有点不太明白。顾秋为什么要主动挑这重任,还有,南阳一汽之改革,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但凡这种大企业改革,必须是大刀阔斧的,毫不讲情面的,劈下去。
  这样做,往往会得罪很多人。
  一般这种得罪人的事,谁都不愿做,顾秋却主动挑起了这重担。另外,阳书记曾说过,谁能拿下这个百亿投资,就给他升一级。这么说,顾秋要是不去南阳一汽的话,他就有机会调任。
  按他现在的级别,至少是个市委书记。

  顾秋做过他的秘书,他了解顾秋,这小子喜欢挑难的啃。杜省长在心里暗叫了一声,好!有骨气,有勇气。
  杜省长说,“我得跟阳书记商量一下。”
  弹了弹烟灰,他就问,“不过你可以说说,怎么个调整法?”
  顾秋说,“首先,对南阳一汽班子进行审查,查贪污,查工作作风,查亏损等等。其次,对工厂工人进行培训,灌输他们新的思想,规章制度,让他们尽快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再者,要调整他们的心态,改变他们的观念。让他们掌据新的技能,以迎接将来白氏集团的考核。”

  杜省长说,“行,你拟一个方案出来。”
  顾秋说好的,不过我觉得以前的整理不够彻底,这次就在上次的基础上,扩大范围,再次整顿。
  初八上班之前,杜省长把这个想法跟阳书记沟通了一番,阳书记觉得很奇怪。他就问,那么谁来当这个组长?
  杜省长说,“人是现成的,那就用顾秋吧!”

  “顾秋?”
  阳书记琢磨了一番,“好吧!他的工作由你去做。”
  杜省长说,“也不需要做什么工作,整顿南阳一汽,也是这次工作之内的事。南阳一汽的事情没有处理好,他的使命就没有完成。”
  阳书记嗯了一声,对杜省长道,“有个事情我要跟你通个气,左安邦同志可能不会来南阳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