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6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若兰冰雪聪明,她很快就发现,顾秋在有意疏远自己。
  初三,她就转院了。
  顾秋派人送她到省第一医院,继续接受治疗。不过医生说,基本没什么事了,只是要多休息,调查,注意不要受寒感冒。
  可顾秋还是坚持让她住一个星期,夏芳菲从老家赶回来,听到白若兰生病的消息,立刻来到医院看她。
  夏芳菲发现,白若兰好象多了一层心事,她试探着打听,白若兰总是回避,不对任何人说起这事。
  夏芳菲就把顾秋叫到外面,悄声问了这事的起因。顾秋也说不好,他说具体我也不太清楚。

  初四那天,杜省长带着儿子杜小马,来到医院看望白若兰。
  白若兰的身体恢复了很多,虽然脸上还有些苍白,但是精神状态明显好转。杜省长道,“白小姐,不好意思,今天才过来看你,实在抱歉。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对这里的医疗条件还满意吗?”
  白若兰只是礼貌性的回答,“谢谢省长关心,您亲自过来,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杜省长说,“你是我们南阳的贵宾,没有交代好你,那是我们的责任。”他看着顾秋,“顾秋同志,白小姐生病的事,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这是你的失职,应该批评。”
  白若兰说,“都是小事,是我不让他说的,没有必要惊动您。再说,您这么忙,我哪好意思。”
  顾秋没说话,白若兰却看了他一眼,“顾秋同志很尽职,他也是好多天没有休息了,弄得我都不好意思。”
  杜省长说,“那是他的工作,也是他应该做的。年轻人嘛,辛苦一点,锻炼锻炼未尝不是件好事。”
  白若兰微微笑了下,“让省长费心了!”
  夏芳菲这几天都陪在医院里,细心的她,很快就发现白若兰的不对劲。
  凭着夏芳菲的敏锐,不可能不发现问题。

  白若兰这几天,情绪低落,夏芳菲趁着没人的时候问她,“若兰,你是不是有心事?”
  白若兰看着她,“怎么啦?芳菲姐。”
  夏芳菲笑了起来,“没事,我看到你不开心,就关心一下罗。”
  白若兰却笑不出来,虽然她尽量掩饰自己的心事,却又怎么瞒得过那些有心人?

  公司里一般初八才正式上班,白若兰初六出院。
  周琴在收拾东西,夏芳菲就给司机打电话。
  本来安排她是明天才出院的,白若兰提前一天出来了。回到家里,夏芳菲道,“你呆着吧,我去买菜,今天晚上庆祝一下。”
  白若兰不会做饭菜,这一点,很有人少比得上陈燕和夏芳菲。听说她要去买菜,白若兰倒是高兴了,“好啊!我陪你一起去。”
  在医院里呆了六七天,心情都发霉了。
  出来透透气,白若兰的心情就好了许多。
  进入春节后,雪也融化了,太阳出来了,仿佛短短的几天里,世界都换了一种心情。
  两人在菜市场,买了一些菜。白若兰还饶有兴致的,跟买菜的老婆婆还价。不过付钱的时候,她又故意多给一点。
  夏芳菲见了,忍不住摇头。
  她是一个童心未泯的人,这让夏芳菲觉得,白若兰有时,也有几分天真。
  当然,人不能在什么时候都板着一张脸,不管是工作需要,还是其他原因。一旦离开了工作岗位,就应该释放自己的心情。
  夏芳菲和她回到家里,白若兰一本正经,“我帮你洗菜吧,你教我怎么做菜。”
  夏芳菲道:“你哪有心思学做饭菜,再说,时间上也不允许。”
  白若兰摇头,“做菜也是一种心情,有时学学厨艺,未尝不可。”

  夏芳菲道,“那行!你想学我就教你。”
  花了一个多小时,两个人还是把饭菜都煮好了。夏芳菲说,趁着现在没有上班,我们还有时间,等上班之后,谁都没有这个心思做饭菜了。
  两个人,六个菜,两荤三素一汤。
  夏芳菲走到酒柜那里,“开了这瓶酒怎么样?”
  白若兰有些奇怪,“干嘛要喝酒?”
  夏芳菲道,“喝酒需要理由吗?想喝就喝。做人不要事事都为自己找理由,这样也太累了。”
  白若兰嗯了声,“我发现你挺有学问的,好吧,我陪你喝。”
  一瓶红酒,两个女人,漂亮的玻璃杯,高高的脚,红酒荡漾在杯子里,如海浪一样翻滚。

  夏芳菲那白晰的手,捏住杯子细直的高脚,“来,新年快乐!”
  名贵的红酒,高雅的女人,晶莹剔透的玻璃杯,还有两双纤纤如白玉般的手指,两个人蛮有兴致的,交杯换盏,搞起了小资情调。
  每次喝酒,夏芳菲都只喝一小口,白若兰呢,有时喝一半,有时一口气喝完。
  一瓶酒快喝完了,两人脸上飞起了红霞。
  夏芳菲道,“你的酒量不错,比我好。”
  白若兰说,“芳菲姐你也不错,只是你故意藏拙,不显山露水,是那种极为低调的人。”
  夏芳菲嫣然一笑,“怎么会?我这个人是什么就是什么,不管是喝酒,还是在感情方面,永远都那么直白。”
  白若兰晃了一下头发,“哦,芳菲姐,我可以问你一个比较敏感一点的问题吗?”

  夏芳菲说,“你想问什么?”
  “你谈过恋爱吗?”
  夏芳菲歪着脖子,“你呢?”
  白若兰抿着小嘴,“你先说!”
  看到白若兰步步设防,警惕性蛮高的,夏芳菲道,“当然谈过,这很正常。”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白若兰对这个问题,似乎很感兴趣。
  因为自从她认为夏芳菲,一直没有见她与什么男人有过份亲密的举动。
  夏芳菲喝了口酒,“没什么特别的,所以没感觉了。感情这事,还真不能当真,当真你就输了。”

  白若兰点点头,“你说得对,其实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在感情方面,都必须有拿得起,放得下的勇气。”
  夏芳菲瞟了她一眼,“你对男人是什么看法?”
  白若兰道,“也没什么特别的看法,但是一个男人,必须有担当,有自己的底线。正所谓,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夏芳菲见她打开了话匣子,就继续问,“你的爱情观是什么?”

  “宁缺勿滥!”白若兰说了四个字。
  夏芳菲端起杯子,跟她碰了下,继续问,“我们是同一类人,尤其是你,不可能轻易爱上一个人的。真要是爱上了,恐怕就难以自拨。”
  说到这事,白若兰苦笑道,“看来芳菲姐是过来人,想必曾经受过爱情的苦吧!”
  这回,不让夏芳菲劝,她自己喝了。“其实爱情也就那么回事。曾经的我认为,爱情这东西,与世界一切无关。它不受时间,空间和限制。有时我甚至认为,爱情与一个男人有没有家室,都没有什么关系。”
  夏芳菲眨了眨眼睛,“你不要告诉我,爱上了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吗?”
  白若兰道,“这很正常啊!”
  夏芳菲心里一跳,心里琢磨着她这话里的意思。原想等着白若兰自己说话,可白若兰只喝酒,什么也不说了。
  过了好久,白若兰才道,“你怎么不问,他是谁?”
  夏芳菲摇头,“我不喜欢打听人家的**,既然这是你心里的秘密,我就不问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