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6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话听在白若兰心里,白若兰很清楚,这是冲着自己说的。此刻,她真的好想扑进顾秋怀里,痛哭一场。
  不过她也气顾秋,堂堂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不问清楚呢?问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就这样,一声不响离开了,这算什么事啊?
  丢下自己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想骂顾秋,想恨顾秋,但此时此刻,提不起恨,也骂不出来。
  唯一的想法,就是扑进他怀里,痛哭一场。
  院长看到她眼里的泪水,又道,“你啊,都不懂得照顾自己,一个女孩子家的,最忌受寒了。人家生理周期都不敢下冷水,你倒是好,干脆站在雪地里,一站就是二个多小时。幸亏你不是孕妇,要是怀了孕,小孩都要没了。”

  什么?
  她不是孕妇?
  顾秋刚刚恢复过来的心,又如同一瓢冷水,从上到下浇了个透。明明记得白若兰跟自己说,她怀孕了。
  正因为如此,她才要求自己,让自己娶她过门。为此,她不惜用百亿投资作代价。可医院又说,她没有怀孕,难道……
  想到这里,顾秋的心,顿时凉拨凉拨的。

  他看了白若兰一眼,心里竟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愤怒!这个女人,太有心机了!!!
  ∧且豢蹋饲镄睦镉幸恢郑┳叩某宥
  但是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躺在床上的白若兰,身体虚弱,她看着顾秋,好想,好想扑进他怀里。但是她根本就没有留意到,顾秋心里的变化。
  如果不是院长那句话,或许这一切会很完美。
  两人冰释前嫌,和好如初。
  偏偏院长来了这么一句,幸亏你不是孕妇,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顾秋的心。
  当时他心里冒出一股怒火,什么?你根本就没有怀孕,却用怀孕来要胁我?

  是可忍孰不可忍,顾秋恨不得将她掐死在这里。
  成熟的男人,理智占了上风。
  顾秋冷静下来之后,心中的不快,一闪而过。
  他在想,过了这个晚上,就让白若兰去省城第一医院,不管怎么样,现在都不是跟她算账的时候。
  忍!
  当然,做为顾秋来说,他必须采用正确的处事方法,才能不至于让事态恶化。
  看到护士整理好了,院长和专家都离开,顾秋很平静地说,“你好好休息,明天送你回省城。”
  说完,正要离开。
  他的手被白若兰拉住。
  顾秋的身影,象被人定住了一样。心里有几个不同的声音在挣扎。就在那一秒钟,顾秋的心思,复杂到了极点。
  白若兰说了句,“别走!”

  顾秋说,“不行,医院里人多,眼杂。”
  白若兰道,“那你带我离开这里。”
  顾秋望着她,苍白的脸上,令人无限怜惜,说真的,如果不去想那些事,顾秋觉得白若兰是一个让人无法不动恻隐之心的女人。
  此刻,她是那么的憔悴,那么的孤单。
  他心里也明白,女人在这个时候,最需要男人的安慰,她需要自己强壮的臂膀。可就在他动了恻隐之心的时候,院长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幸亏你不是一个孕妇,要是怀孕了,小孩都没了。”
  这句话,深深地刺痛着顾秋的心。
  他是如此的纠结,难过。
  因为他曾亲耳听到白若兰,郑重其事地对自己说,我怀孕了!
  顾秋的眼前,总是浮现自己听到这句话时的兴奋,激动,他还用耳朵贴着她的肚子,聆听这个新生命的声音。

  然后,这一切都是一个虚幻的梦,一个美丽的谎言。
  真的,她没有怀孕,这根本不要紧,但你没必要骗人。退一万步说,骗人也没关系,你没有必要,步步紧必,让自己休了从彤,迎取她进门。
  这一点,是顾秋最不能容忍的。
  三十多年了,顾秋从来没有为什么事情,如此纠结过。跟汤立业斗的时候,跟黄副省长斗的时候,顾秋都没有这么纠结,他一向很乐观。
  哪怕是在生命攸关的那一刻,他同样那么乐观。

  感情,永远是最折磨人的东西。
  爱之欲使其生,恨之欲使其死。
  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人,能诠释感情这二个字的真正含义。
  这个晚上,顾秋究竟没有陪白若兰,他回了自己的家。
  在家里,他一宿没睡。

  烟,抽了一大堆。
  房间里,烟雾重重。
  这个除夕,就这样过去了。
  天亮了,雪停了。
  树梢上,屋顶上,路边的花花草草上,全都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雪。远远望去,就象一件神奇的棉袄,披在祖国的大地上。

  顾秋通红的双眼,看上去有些吓人。
  这么多年以来,头一次为感情的事烦恼。
  大年初一,新的一天,应该有个好的开始,有个新的开始。
  顾秋走进卫生间,洗脸,刷牙,梳头发,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更精神一点。
  对着镜子照了照,眼睛太红了,他找了一付墨镜戴上,换了一件很长的风衣。
  出门之前,给领导打电话拜年。
  杜省长接到电话,他就问,“我正要给你打电话,白氏集团那些客人,你一定要照顾好。昨天晚上我跟阳书记做了汇报,阳书记听了非常高兴,对你可是大加赞扬。顾秋同志,不错啊,新的一年里,好好表现,我相信自己没有看错人。”
  顾秋笑着说,省长太看得起我了,我肯定不遗余力把工作做好。
  杜省长说,“白总她们还好吧?怎么样了?今年这个春节,一定要让人家过好。否则就显得我们太不近人情,太没礼貌了。”
  顾秋在心里苦笑,只怕这个春节,对于白若兰来说,还不如不过的好。
  顾秋打完一通电话,和家里也拜了年,又和从彤聊了很久。吃了早餐后去医院。
  人还没有进去,就看到医生,护士,忙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
  顾秋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院长看到顾秋,马上迎上来,“白小姐昨天晚上又烧又吐,体温高居不下,我们忙了一个晚上,现在刚刚好一点。”
  顾秋慌忙走进去,看到白若兰嘴唇发紫,脸白如纸。他就慌了,“怎么会这样?”
  院长摇头,“可能是病毒感染,免疫力下降。”
  顾秋问,“要不要马上转院?”
  院长说,“不行,现在不宜转院。放心吧,我们会尽力而为。”
  顾秋道,“不行,打电话,从省医院调专家过来,要快!说这是省长的命令。”
  院长说,好吧,我这就去打电话。
  顾秋来到病房里,白若兰双目紧闭,也不知道是晕过去了,还是睡着了。
  听护士说,刚刚给她喂了镇定剂,不要惊动他。顾秋马上打电话,叫江世恒把周琴接过来。
  白若兰身边必须有个最亲近的人,江世恒接到电话,什么也顾不上了,赶到周琴那里,将她接到宁德市医院。
  这个大年初一,她们就在医院里度过。
  顾秋买了水果,鲜花,还有一些对身体有用的补品,送到白若兰的病房里。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多余的,白若兰不会在意这些,她也不需要这些。
  她醒来的时候,跟顾秋说话,发现顾秋总是保持着一种很客气,很礼貌的方式跟自己交流。
  在她心里,渐渐有了一种古怪的陌生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