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6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句话,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语言,可她总感觉到有种危险的气氛。她的脑海里,冒出无法个念头。
  凡是她看过的,听过的,关于分手的爱情故事,那种镜头一齐涌向她的脑海。
  现在,她什么也顾不上了,只想追上顾秋——
  今天还有五章,我急啊!请大家多支持一下!
  从省城到宁德,没多少时间,顾秋的车速,不比平时慢。车子很快就出了高速。
  这个时候,家里没有人,从彤去了东华省,她要伺候老爷子一段时间才回来。

  今天又是大过年的,其他的人都在自己家里,全家团聚。
  连左安邦这次也回了京城,跟万小华,还有他们的儿子一起过春节去了。
  宁德市,虽然热闹非凡,大街上的人却很少。
  有几个三十初一的,这个时候了还在大街上逛?
  手机,信息响过不停。
  顾秋拿起来正要看,日,没电了。
  看着黑了的屏幕,他就摇头,连手机都不争气。
  这个时候,去哪里好?

  回家?顾秋把车子开到家楼下,抬头望望旁边的灯,亮得那灿烂。他在车里坐了一阵,还是出去吧。
  一辆车子开进来,车窗放下,“顾市长,你真的回来了?”
  顾秋朝对面的车子望去,“王为杰?”
  王为杰歪着嘴笑了起来,“这么巧!”
  顾秋问了句,“你这是去哪?”
  “没去哪啊,我就过来看看,你有没有回家。”今天是大过年嘛,难得王为杰有心思,这个时候来看顾秋。
  顾秋问,“你没有回去过年?”
  王为杰说,“唉,不提了,本来是极为平常的小事,搞得我左右不是人。”
  “怎么啦?”
  王为杰说,“不说了,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喝点酒。反正你也一个人。”
  顾秋开着车子,两人一前一后,去了市委宾馆。
  王为杰是这里的常客,再说值班经理看到顾秋,马上过来打招呼。
  王为杰说,“你安排一下,给我们送几个菜到房间里来。”
  经理倒也机灵,马上安排厨房炒菜。

  王为杰从车里,提了四瓶酒上楼。
  进了房间后,打开空调,把衣服一脱,坐在沙发上。
  没多久,厨房就送来了四菜一汤。
  王为杰说,“行了,没你们的事了,去休息吧!”他打开酒瓶子,“我猜测着,你可能会回来。因为从彤去了东华省,你又留在省城。省城的事一完,你肯定要回来过年的。没想到还真让我碰到了。”
  王为杰说,“这酒本来就是送到你家里去的,在这里碰到你更好,我们一起喝了!”
  顾秋点了支烟,“你怎么没回去过年?”
  王为杰说,“不提了,本来说好的,跟一丹回去过年。可我那个大老婆突然跑过来,缠着我去她们家。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都要拉着我去过年,我一个人哪忙得过来嘛,发了顿脾气,跑出来了。”

  草!
  这小子牛B啊,还大老婆?
  他就盯着王为杰,“哪来的大老婆?你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王为杰道,“是啊,离了。但她又跑回来说,不离了,要跟我一起生活。”
  倒了两杯酒,王为杰说,“女人嘛,有时就是贱,当初我和陆一丹好的时候,她知道了,跟我闹。我说你要是不同意,那就离婚。好,她以为我不敢,没想到我真的跟她离了。离了后,她又后悔,要跟我复婚。我哪有这么笨啊?现在好了,她死活不管,要跟我在一起。不过陆一丹也是好脾气,把她当姐姐一样看待。本来三个人好好的,也没什么事。谁知道过年的时候,为了先去哪一家的事情,两人闹起来了。”

  王为杰说,“她虽然是大些,但她毕竟是前妻嘛,还要跟人家争,陆一丹能容忍她,她应该知足了,这女人啊!要不是看在儿子的份上,我真要让她走。”
  顾秋摇头,自顾儿喝了杯酒。
  这家伙挺乱的,把老婆变成了前妻,把小三变成了老婆。这也就罢了,离了婚的老婆不离了,要回来住,那不是一龙二凤?
  换了别人,这倒没什么,可他是纪委书记,要是传出去,真要出事。
  顾秋想起,西楼月曾说过的一句话,男人的心,就象一只看不见的缸。他们并不是不相信爱情,只是想自己的鱼缸里,多养几条鱼。
  所以,也有人说过。
  女人的心,只能装得下一个男人,而男人的心里,却可以同时装下很多个女人。
  想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又忍不住,想到了自己。
  自己这只鱼缸里,也养了好几条鱼。
  最近有一条鱼,正在闹脾气,把自己也弄得不开心了。

  顾秋正在想,要不要继续养着这条鱼。
  两个人在宾馆的房间里喝酒,白若兰坐着出租车来了,车子在市政府家属区门口停下,她匆匆走进去。
  出租车司机掉头离开,很快就消失在路灯下。
  白若兰来到顾秋住的楼下,看到别人家里都亮着车,唯独顾秋的家里黑漆漆的。
  他的车子也不在,白若兰就有些犹豫了。
  鼓起勇气上楼敲门,半天都没有人应,她又下了楼。今天晚上她去参加这个宴会,穿得比较少,外面的寒风肆虐,冻得她直打哆嗦,双手抱着胳膊,冷得发抖。
  天气这么冷,地上到处都是雪。
  偶尔一股风来,吹到人骨子里去了。
  白若兰哆嗦着身子,不时抬头望望楼上。
  她很希望这灯突然亮起来,或者,顾秋站在那里,发现了自己。可惜,这一切都只是幻想。
  熬了一会,她摸出手机,给顾秋拨过去。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白若兰拧起眉头,突然打起了喷嚏,啊巧,啊巧——脸,渐渐的被风吹红了。
  很奇怪,这么大的院子,都没有什么人过来。
  不过白若兰为了避嫌,没敢站在光亮的地方,而是躲在旁边黑暗的角落里。

  一来可以避风,二来可以避免有人注意到自己。
  她在心里暗道,“他一定会回来,一定。”
  顾秋明明说,回宁德了,怎么就没有发现人呢?大年三十的,他能去哪?
  白若兰当然不知道,顾秋这个时候,正和王为杰在宾馆里喝酒。他本来就有心事,有人陪他喝酒,自然来者不拒。

  这两个地方,倒是相隔不远。
  可有些时候,偏偏就那么不巧。
  有时两个人明明在同一个地方,一前一后相差不到一分钟,就有可能错过。
  今天晚上厨师的手艺不错,顾秋和王为杰两个整整搞了二瓶白酒。原本就有一斤多酒量的顾秋,喝个斤把酒,一点事都没有。
  今夜,王为杰也是被情所困的人,他有心事。顾秋呢,差不多。
  正因为如此,两人可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这一杯接一杯下去,喝得两人都有点飘飘然了。
  王为杰站起来,“我去上个洗手间。”
  顾秋坐在那里,点了支烟,可不知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他伸手摸出手机,手机早没电了。

  或许他原本想给谁打个电话,却又放弃。
  白若兰在楼下,呆了足足二个来小时。风太大,冷得她受不了。她本可以离去,但是固执的她,却坚持守在这里。
  她相信,顾秋今天晚上应该会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