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6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慧智抬起头仔细打量我,脸上表情变了变,手上的香也跟着落地,惊动了其余人,纷纷问她怎么了,她再次两 手合十,良久没有出声,只口型不断诵经,脸色眼见越来越白。
  小尼姑见状搀扶她到角落休息,代替她主持了这场拜佛礼,上香结束后,三姨太问慧智到底怎么了,莫不是看 出了什么灾。
  慧智目光紧盯我的脸,她语气没有太大起伏,“这位何小姐,是难得一遇的红尘祸水。”
  我和她目光相视,她缓慢从椅子上起身,朝我走近,“眉哏有英气,媚气,怨气,灵气,狠气,这样多的气,
  我看了千千万万的面相,从未见过。本就不是寻常人,又托生了美貌皮囊,定是要为害一方”

  二姨太吓得扔掉了手上的香,佣人急忙捡起,“慧智师太的意思是?”
  慧智一字一顿说,“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都是孽缧。”
  一点烟火颜色都没有。钟鼓声寂静悠长,从后山传来
  小饿鬼投胎。
  她不断诵读着阿弥陀佛,转身影隐没在那扇帘子后,庙堂内鸦雀无声,二姨太和三姨太同时看向我,表情讳莫 如深,充满猜忌和防备,最属唐尤拉平静,她将三炷香C`ha 入炉中,朝菩萨拜了拜。
  “有些话,听一听就行了,不必太当真,自己的未来自己尚且不清楚,外人能看出什么”
  “这话错了,这位是珠海最有名的慧智师太,她看过的相,就没有不准的,她定的红尘因果,也没有不验证的
  三姨太将目光从我身上一瞥,“看来何小姐还真不是寻常人物,老爷,您看在常府一大家子人的安危上,早做 决断吧。”
  常老在四姨太搀扶下从蒲团上起身,他声音里隐约有一丝偾怒,“决断什么?你们为什么日日和她过不去,这 样容不下她。美色就是错了吗?”

  三姨太气得跺脚,“她是祸水呀老爷!师太的话您一向最听信了,咱们供奉这么多香火,她没理由骗咱们的。” 四姨太蹲下为常老掸了禅膝盖上跪出的褶皱,他一言不发,沉着一副面孔直接往门外走,去往后厢的禅房歇息 我叫住迈门槛的常老,他听我声音脚下一顿,转过身看我,柔声间怎么了。
  我伸出手扯住他袖绾,用力抓住,像迷失在林间的麋鹿,清澈而无助,眼睛勾了勾他,这副样子最惹男人怜爱, 他霎那间更温柔,握住我的手指问我到底怎么了。
  “我也许真的不是什么吉祥的人,这次礼佛回府,我会自己离开,不让您为难。”
  当男人心有了动揺,在喜欢与忌惮之间徘徊,女人这时以柔弱退让的样子出手,借力打力,是稳固自己打消男 人顾虑最好的时机,既能彰显气度,还能让男人心疼。
  我掐住了常老的命脉,我知道他自负于江山不会倒,霸业不会毀,一个年轻女人能有多髙道行,怎会让他这样 的老猎手栽了,他当然不会放我走。
  果然他听到我要离开,什么都顾不上,大步朝我走来,揽住我肩膀诱哄,“你要回去吗。”
  我点头,“除了回去也无处可去。”
  常老着急又心疼,他低下头看着我苍白的脸,“你一个弱女子,没有依靠,又这样漂亮,回去后难免被人侮辱 惦记。没有我的看顾,你怎么生活。”
  我咬着嘴唇红了眼眶,别开头不让他看见我的凄惨和狼狈,他将我脸颊的头发全部捋到耳后,轻轻拍了拍我肩 膀,“不要走,无论别人怎样说,我都会好好疼爱你,呵护你,有我在谁也无法把你赶走。”
  他转过头怒斥,“我最后一次警告,谁如果再说何笙半点不是,被我听到,我决不轻饶!”
  三姨太还想再辩驳,她身后佣人急忙拉住,朝她揺头,她犹豫再三,最终咽了回去。
  晚上吃了素斋,一名小尼姑来请我,说慧智师太邀我过去小叙,我想也没想直接拒绝,她无奈只好说那我请师 太来见您。
  慧智是有眼力的人,她确实看得很准,我不想和她碰面徒生是非,叫上阿琴躲出禅房,直奔庙宇后山的园子。
  我和阿琴在山坡摘了好大一束野花,又敲打下十几颗野果,打算找个亭子一边赏月一边吃,我正要跳下石墩, 忽然瞥见不远处宽阔的湖泊,在月色笼罩下闪烁着银光粼粼的波纹,岸边还拴着几艘无人的小舟。
  我来了兴致,招呼阿琴扶我一把,她见我落地没有原路折返,吓得拦住问我去哪里。

  我堵住她的嘴,“别吵,当心把人喊来,这么好的月色,咱们不去湖上上玩玩?”
  她大惊失色掉进去怎么办”
  我推搡她让开,飞奔着跑下山坡,野花一路掉落,蔓延了长长一条路。
  我站在岸上脱掉鞋子,将旗袍卷起,卷到腿根下,阿琴在后面想要叫我,又怕被人听到,只能用两只手遮住 唇,哀求我快点上岸。

  我赤裸着一双光洁的小脚丫,在清凉的湖水里游荡,无数条金色黄色的鱼从水底游过,藏匿在鹅卵石后,我捡起 一枚竹枝,往水面一挑,鱼群惊慌散开,打破了水上的圆月。
  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在寂静的山谷飘荡,娇滴滴的甜进了人的心坎里,我招呼阿琴陪我下来一起,她迟迟不动, 也没了声音,我下意识往岸边看,阿琴的身影早已不见,空空荡荡的岩石上,只有属于我的那双鞋子。
  我急着起身,此时眼前黑影一晃,接着我的唇被捂住,我惊吓去打身后人,还没有来得及下手,眼前那只熟 悉的银色腕表令我不由自主松了口气,是乔苍。
  这样神出鬼没不发出声响,除了他的功夫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他见我不再挣扎,这才松开手,找了一棵树倚在上面吸烟,“我打发她回禅房了。”
  “她知道我们单独在一起?”
  他笑说既是你的人,还会出卖你吗。
  我风情万种撩开长发,露出白皙纤细的脖颈,“我还是乔先生的人呢,我忠贞过你吗?”

  他脸色有隐约的起伏和波动,我似笑非笑看了他片刻,“她是很忠诚我,可我们相处不过一个月,她是我佣人 ,更是从常府拿薪水,她如果一状告到常秉尧那里,遭殃的何止我。”
  乔苍说,“何小姐在常府需要看清一些人,如果稍后有人来捉奸,那么阿琴就是卖主求荣不能托付重任的人, 通奸比复仇的罪名小很多,至于后果”
  他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何小姐聪慧过人,一定有办法化险为夷。”
  他说完低低闷笑,似乎非常愉悦将我推进一个坑里,我冷冷说,“乔先生的战术,还真不是一般人招架得住
  我不动声色转过身,踩在坑坑洼洼的石子里,用脚丫朝湖心钹水,我知道他不会给阿琴告状的机会,他早派人 叮上了,如果阿琴离开这里去找常老,她会惨死庙宇,如果安分回屋等我,她就无恙。
  日期:2017-10-15 07: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