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6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着镜子换了一件浅白色的旗袍,领口和裙摆纹绣着蓝色的水仙花,轻灵通透,看上去娇嫩又纯情,寺庙里山 山水水很清淡,花枝招展显得突兀,这样温柔雅致最合适。
  这是曹先生托人送进来的,我之前的行李一样不少,又多添置了五六件旗袍,颜色款式都很适合我,他只见过 我几面,对我倒是了解,知道我怎样打扮最好看。
  我戴好裴翠耳环,又点了红唇,阿琴说稍后到了庙里,会有保姆送衣裳,什么都不用带。
  她扶着我走出大门时,果然所有人都在,只等我一个,我在人群中看到了常锦舟和乔苍,他们正说笑,不知讲 到什么,她还伸出手捶打他肩膀,羞得满面通红,乔苍表情始终浅浅淡淡,但非常纵容。
  这样琴瑟和鸣的一幕令我脚下一顿,笑容也跟着收了不少。
  二姨太头顶打着伞,佣人在旁边扇风,还是流了不少汗,她见我出来没好气冷哼,“真是金贵,一大家子人等 你,摆六姨太的谱儿摆得真好。”
  我装模做样擦了擦脖子里的汗水,气喘吁吁说,“我丢了一条顶链,从早晨就找也没找到,管家婆告诉我时就 晚了,我换了衣裳匆忙赶来,是我的错。”
  常老拄着一根雕花龙头的紫玉拐杖,蹙眉问我怎么会丢了顶链,常府还出窃贼了吗。

  他冷脸吩咐所有人在府上找,找到为止,决不姑息。
  “哟,老爷,这算个什么事啊,是她自己丢的,还是被人偷了都不知道,还要把这么大的宅子翻过来吗?那 我们压根儿没动的也要跟着遭殃啊。”
  我急忙说,“就是被人偷了,我都没有拿出来过,怎么会丢。”
  三姨太还想反驳我,站在车旁的唐尤拉说,“不如这样,从何小姐入府到刚才,凡是接近绣楼的下人都查一遍 ,如果没有,那我们做主子的再查”
  三姨太这才顺了点气,她说这样最好,我们都跟着老爷见过世面,还能贪图她一条顶链吗。
  阿琴问了我顶链的样子,带着男仆冲进下人房开始翻找,唐尤拉不着痕迹朝我点了下头,我扯了扯唇角,却有 些笑不出来。
  唐尤拉这个女人,心机可真深,她都没有和我商量过,就知道我要做什么,目标是谁,而且分毫不差帮衬我,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她现在是我这条船上的人,一旦不是了,她会和大太太一样,成为克制我成就霸业最大的劲敌
  “找到了!”
  阿琴抓着顶链从管家婆的房间跑出来,指着我身后瑟瑟发抖的老婆娘说,“她偷了何小姐的顶链,就藏在盒子里 ,打算出去当掉!”
  所有人看向管家婆,她脸色骤变,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扯着我裙摆说,“何小姐,这是您送我的呀!您忘了吗 ,是我送您上绣楼的当天晚上,您亲自塞给我的呀!”

  我_脸茫然,“我怎么不记得,我和你素昧平生,我为什么要送你”
  管家婆颤抖着嘴唇,“您…您怎么能这样陷害我。”
  阿琴怒不可遏将顶链甩到她脸上,“你看仔细了,这不是你偷的吗?何小姐如果送了你,还会找吗?她又不在 乎这点东西,难不成还冤枉你?”
  管家婆百口莫辩,只剩下不断揺头否认,常老非常厌恶府里偷鸡摸狗的事,觉得传出去丢颜面,和我相比管家 婆明显没见过世面,我说她偷了我珠宝,没有人会不相信,常老连解释都没有听,直接让男仆把她拉下去,关在 茅厕里。
  管家婆声嘶力竭喊冤枉,她指着我说就是何小姐送我的,她偷偷送我的!

  二姨太堵着鼻子嫌弃撇嘴,“手脚不千净的下三滥,真是给常府丢人。”
  三姨太之前有和我过招,她知道我的狠毒,立刻识破了我伎俩,眼底有一丝惧色。
  常老沉吟片刻,联想起分给我倒泔水的佣人这件事,表情越来越荫沉,他吩咐佣人告诉大太太,晚上也不用过 去了,这次碧华祠之行,她留府里照料。
  常锦舟一愣,她急忙拉住常老的手,“爸爸,母亲是大太太,她怎能不去?下人偷东西您尽管惩治,母亲是不 知情的呀”
  常老没有理会,牵住我的手坐进头车,其余四名姨太太坐在后面两车,常锦舟本还想再争取一下,然而车门已 经关上,她拍打玻璃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能放弃。
  我这次给大太太的下马烕,足够膈应她好一阵子,这个女人我到现在也没有见过,说实话我很想会一会她,看她 到底能否成为捍卫常府到最后我的头号对手。
  车在漫长的颠簸后,终于停泊碧华祠的庙门外。
  我揺下半截车窗,望向这条建筑在林间路的庙宇。
  远处是乌衣巷,巷子很长,也很笮,种植着许多叫不上名字的树,叶子非常漂亮,红艳如火,偶尔有女子经过 ,跨着竹篓,大约是附近住户,巷子尽处是半池湖泊,几只鸟飞过,融于黄昏日落尘埃飞扬的光束里。
  台阶上散落着三三两两的青袍尼姑,正用扫帚清理咋夜积雨,她们胸前的佛珠垂挂到膝盖,每个人都很沉默, 宽大的青帽遮住了半张脸。
  庙堂堆砌着一片片素色的灰瓦,果然是红尘万丈之外, ,大约敲击了五下,便倏然停止。
  我笑着对常老说,“五点了,正好上了香可以吃点素食。
  他间我饿了吗。
  我捂着小腹俏皮眨眼,他哈哈大笑,手指揑了揑我鼻子,
  我挽着常老手臂从车里出来,二姨太扭着腰肢走到跟前,故意甩了甩肥大的屁股,将我挤走占了我的位置,我 正好不愿陪常秉尧,顺势躲开了。

  我余光扫向陪伴常锦舟的乔苍,他似乎也在看我,但很不经意。
  常老走在前面间我,“来过寺庙吗。”
  我说在特区拜过香,为家人祈祷。
  二姨太嚯了一声,“祈祷周部长凯旋而归,结果呢?家里摆着一樽煞,怎么着也不能安稳无恙了。”
  我眼神凌厉射向她,常老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幕,他甚至没有把她的话往心里去,专注迈着台阶,一脸嘲讽的二 姨太被我锋狠的目光吓得一机灵,“瞪我千什么。”
  我不动声色走过去,慢悠悠跟在她身后,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您怀了身孕,嘴巴还不积德,是年 轻时贱惯了,还是新添的毛病。”
  她咬牙说你羞辱我?
  我冷笑一声,理都不理直接越过她跟在常老身侧进了庙堂。
  常府是故人,早已打过招呼,庙堂提前清了场,一名大约六十多岁的师太从门帘后走出,身后的小尼姑抱着十几 个蒲团放在地上,她笑着和常老聊了几句,问大太太怎么没来,常老说内人身体抱恙。
  师太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
  姨太太按照排位分为两列,第一排是常老和二、三姨太,第二排是四姨太和唐尤拉,我虽然没名分,可也算半 个主子,故而站在唐尤拉左侧,后面是常锦舟,乔苍身上煞气重,又不信佛,不肯跪,就在外面等候。
  师太依次递上三炷香香,递到我面前时她非常恭敬说,“六姨太,这是您的。”

  我看了一哏没有接,她正在疑惑,还想再提酲我一次,唐尤拉在旁边提酲,“慧智师太,这不是六姨太,至少 暂时还不是,您称呼何小姐就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