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6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不然呢,常老留宿五姨太,难不成还分身一半,过来陪我赏雨吗。
  三姨太疑惑指了指瓦檐,“刚才那道影子是什么”
  我说鸟儿啊,闪电啊,揺曳的花草。
  她揺头,“哪有那么大,那分明是个人”

  我笑容敛去,尖着嗓子冷哼,“三太太,我可没有招惹你,你指桑骂槐说我不是人?”
  她一怔,“谁说你了这年头还有自己捡骂的。”
  “这绣楼除了我和阿琴没有第三个人,她早早睡下了,我在回廊赏雨,当然是我自己的影子,你间是不是人, 这还不是骂我。”
  她被我噎得说不出话,不耐烦摆手,让我随便想,反正她没有这个意思。
  我收回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湖镡,怡然自得伸出一只脚,悬稃在镂空的木梯,轻轻晃荡着,仿佛随这场雨而降落 人间的仙子,一身素白的真丝睡裙,一头刚刚洗过沾了雨露的青丝,我笑得温柔似水,连三姨太都有些恍惚。
  她对常锦舟说,“我自认为和沈香禾都是一顶一出挑的美人,可看到何笙,其实我们最年轻美貌时,也不及她 十分之一。你知道她身上的味道吗,她的味道太浓烈,即使她不美,这样的味道也让人情不自禁着迷,何况她长得 也这样美。”

  常锦舟一言不发,她仍凝视着乔苍和我刚刚纠缠过的那堵墙壁,她沉吟片刻将灯笼交到三姨太手上,笑着说,“ 三姨娘,我与何小姐也是旧识,多待一些时候聊聊,您先回吧”
  三姨太接过灯笼间她这么晚了还不走吗。
  她意味深长说,“我走什么呀,绣楼之前就是我住的地方,我留这里怀念一晚也未尝不可,我想何小姐是不会不 容我的,她绝不是占了我的东西还恬不知耻赶我的人”
  她说话难听,我也不是听了一次两次,早就免疫了,我如果那么斤斤计较,早在情妇这条路上不止死了千百次 ,我满面春风朝她微笑点了下头,三姨太大约也从贵妇圈听到些我和乔苍的桃色秘闻,她脸色有些微妙,拿起挂在 屋檐下墙壁的一把伞,撑在头顶走入雨中。

  常锦舟一步步走上楼梯,我就停在原地不动等她,直到她站在我面前,仰起头斩钌截铁说,“刚才那个男人 ,就是苍哥。他陪我回来,也陪我小住,他穿的什么衣服,我最清楚不过”
  我挑了挑眉,不否认不承认,“然后呢。常小姐管不住自己的丈夫,哏睁睁看他私会情人无能为力,不觉得悲 哀吗?”
  我惊讶捂住嘴,“竟还有脸来质间我,常小姐才不到三十岁,正是年轻貌美风韵十足的年纪,连降服男人的本 事都要来讨教我吗?”
  她仰起头看我囂张得意的脸孔,“你天生狐媚放荡,谁抢得过你”

  她迈上最后一级台阶,和我持平,她脸上逐渐露出一丝笑容,“苍哥得知你私自跟了我父亲,他是怎样的反应 ,你想知道吗。激怒他的人,即使还能得到他的垂青,也不过是玩物,厌倦后又会得到怎样的下场,你想了解吗。
  我调皮眨眼,“我不想呀。”
  她一愣,没有预料我会不想,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我伸出手将她裙摆上的雨露掸去,“他人都上了我的库,他说 了什么还重要吗,玩物又如何,玩到他一天都不能不玩的地步,他到死都舍不得我。我和你不一样,你是越碰越厌 ,我是越碰越上瘾,这是老天给我的本事。”
  她笑容有些僵滞,我松开她裙摆,捻了捻指尖水珠,“常小姐,你猜我真正想要什么”
  “我要…”我盯着她近在咫尺的眼睛,“我要你男人,还要你爸爸。”
  她气得脸色铁青,“你休想!我的父亲,我的家族,我的丈夫,你哪个也不会得手。”

  我讳莫如深指了指角落处乔苍遗落的烟头,她看到后瞳孔猛然一缩,她验证了自己的猜铡,刚才果然是乔苍来 私会我。
  她倏而紧握拳头,我笑说,“常小姐知道,男人怎样才是爱一个女人吗。他分明知道她的残忍恶毒,知道她 的不驯服,还发了狂的痴迷她,冒险来看她。这是妻子永远没机会再力挽狂涧的局面了。”
  我伸出手柔柔弱弱推开面前的门,“我只要三年时间,三年之内,我必要你家破人亡,这话你无法告诉任何人 ,我只有二十二岁,谁会相信我能有这个本事呢。”
  她在我身后试图追上来,被我一门阻隔在回廊,她疯狂拍打着门扉,“何笙,我常家到底欠了你什么,你到底 想要什么,你怎么能这么歹毒!”
  我凝视门上她闪烁晃动的人影,一言不发,她喊到最后嗓子沙哑,声音如数被雨声吞没,她意识到自己根本斗 不过我,她没有任何优势,这个家里的所有男人,都已被我迷得神魂颠倒,半点劝告听不进去,她忽然央求我,问 我能不能放过乔苍,放过她的丈夫,不要再勾引他,她愿意将常家双手奉送。
  我觖摸到墙壁,关上了灯,在一片漆黑中走入里间,“不能。”
  第二天一早,管家婆到绣楼找我,她在门外招呼了几声,似乎很着急,我听出是她,故意不理会,直到她叫喊 声惊动了楼下拾衣裳的阿琴,她带着管家婆从门外进来,看到我正坐在梳妆镜前描眉,管家婆脸色有些难看,“何 小姐,您既然酲了,怎么不答应一声,我还以为您睡着”
  我将眉笔丢在匣子里,语气不善,“你知道我睡着还嚎这么大声,你奉哪位姨太太的命,连睡觉都不让我痛快

  这管家婆是拜髙踩低的狗腿子,我以为能收买她,没想到她看我没有名分,并不把我放在主子一列,为了奉 承巴结大太太,讨好她髙兴,当着我的面就动手打人,故意寒碜我,一条几万块的顶链我根本不在乎,可和我玩心 眼的人,我一定不让她好过。
  管家婆支支吾吾说只是怕错过。她还没有说怕错过什么,我朝阿琴使了个眼色,她手臂一摆狠狠撞了上去,管 家婆毫无防备,胯骨直接磕在了墙壁,疼得龇牙咧嘴,我装没看见,拨弄自己的长发,阿琴皮笑肉不笑对她道歉, “哟,对不住您了,我脚下打滑,可不是故意的。”
  管家婆门儿清是我的授意,但她不敢和我呛,她捂着胯骨咬了咬牙,“何小姐,老爷让我来请您,今天去碧华 祠上香,所有姨太太都去,估摸这会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只差您了。”
  碧华祠在珠海一座半山腰上,常年香火旺盛,据说里面尼姑都很有道行,懂风水面相,十有八九很准,许多达 官显贵都信奉,经常去上香论道,常府每年夏冬两季都要举家包下禅房小住天三祷告,又到日子了。

  我让管家婆出去等,门关上后我一边打开柜子挑衣服,一边问阿琴,“她屋子里,有没有专门盛放首饰的盒子
  “有,姨太太们经常赏东西,每个佣人都有盒子,等攒够了去金店当掉换成私房钱。”
  “你认识她的盒子吗。”
  阿琴点头,“红木的,是大太太赏的,大太太很器重她,算半个红人,不然她哪敢猖獗啊。”

  我笑了声,“一会儿积极点,手脚也麻利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