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8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了,刚刚你应该消耗了不少体力,先休息一下吧,待会儿饭做好了再叫你。”
  “等一下!”沙夏叫住他,“你还没有回答我的疑问,我们的协议是我为你工作一年,但这个时间根本不足以培训出十个精英来,更何况,你准备好合适的人选了吗?”
  “十个忠心的手下,哪有那么容易找到?只能一边找,一边训。”
  沙夏神色一冷:“那要多少年才可以?难道你几十年都找不齐,我也要为你工作几十年吗?那和我在马戏团还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是你不需要害怕自己哪一天会莫名其妙的死掉。”萧晋笑了笑,话锋一转,又道:“当然,关于时间的问题,我不会食言的,你为我工作的时限仍然是一年,一年后随时都可以离开。只不过,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优先权。”

  “什么优先权?”
  “雇佣你的优先权。”萧晋道,“你不是说不打算退休的吗?那么,在后续人员的培训上面,我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就会联系你,花钱雇你,到时候,你要优先考虑接受我的雇佣。”
  沙夏沉思片刻,忽然冷哼一声,说:“我明白了,看似我为你工作的时间是一年,但那个所谓的优先权,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强制性合约,实际上,我依然还是要为你服务很久。”
  “最起码一年后你确实是一个自由人。”萧晋耸耸肩,“那个时候,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合作关系,你只需要遵循雇佣合同做事就可以,完全可以无视掉我的其它要求。

  换个角度看,这与你接受别人的雇佣又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是复数不同的雇主变成了同一个罢了。
  我们华夏有句俗语,叫‘熟人好办事’,咱们之间经过一年时间的磨合,基本上都能了解彼此的性格和做事风格,再合作的话,自然事半功倍,想来工作心情也能更加的愉快一些。
  同样都是接活赚钱,接老朋友的总要比接陌生人的更轻松一些,你有什么理由避易就难呢?”
  “避易就难?”

  “意思就是指放弃容易的却选择困难的。”
  沙夏沉默了一会儿,口气生硬的说:“我不需要朋友。”
  “别中二了,”萧晋摇摇头,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干你们这行的,尤其需要值得信赖的朋友,起码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还能有个地方让你躲避风雨。”
  “你值得信赖吗?”沙夏脸上有毫不掩饰的讥讽和鄙夷。

  萧晋哈哈一笑:“用你的话说,我是个拥有荣耀和值得让人尊敬的男人,所以,你可以试试看。”
  吃饭的时候,沙夏的相貌着实让家里从未见过大洋马的大小女人们好奇了一把,不过仅仅只是好奇,她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害怕或者排斥的情绪,拿她就像个贵客一样对待。
  专属于华夏农村人的淳朴热情让沙夏很不习惯,冰冷的状态无法维持,亲昵的样子又做不出来,全程都是一脸尴尬或懵逼的状态,如坐针毡。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周沛芹、郑云苓和赵彩云这三位美厨娘的手艺,着实让沙夏大大的惊艳了一把,甚至忍不住主动夸赞说:除了卖相之外,口味绝对不输法国最顶级的米其林餐厅。
  周沛芹她们不懂米其林餐厅是什么,但能听出来她是在夸奖,于是纷纷摆手谦虚,倒是萧晋不满的撇撇嘴,说:“我们华夏餐饮文化从来都是更注重哲学层面的美感,心情、意境、口味一样都不缺,才算真正的美食。
  那些所谓的米其林餐厅,除了菜品好吃之外,还有什么?一人一个盘子,优雅是优雅了,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远了,哪有我们华夏这样和谐美好的氛围?一家人亲亲热热的坐在一起,你为我夹菜,我为你盛汤,这才叫吃饭。”
  听完,看样子沙夏是很想反驳的,但似乎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最后只能沉默以对,但她不知道的是,萧晋在说话的同时,心中还在冷笑。
  小样儿的,老子的亲人们或许在力量层面都不堪一击,但她们都是把家庭看得比生命还重的人,在这种浓厚的亲人情感氛围攻势之下,就像水滴石穿,老子倒要看看你一个从没有过家人的傻妞儿能坚持多久!
  接下来,也不知是为了讨好还是什么,赵彩云把白天周沛芹“舌战”张经理的过程用极其夸张的修饰手法讲了一遍。
  她本来就是个能说会道的,这一刻意加工,登时就把周沛芹正常的据理力争给讲的惊心动魄,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凭一己之力就挽回了一场生死危机,反正沙夏就听得一愣一愣的,贺兰艳敏和梁小月也听得拳头紧握,满脸都是激动。
  周沛芹脸皮薄,实在忍不住了,就插嘴道:“哪有彩云你说的那么夸张啊?我什么都不懂,说的那些话都是萧在电话里教给我的,你们都不知道,当时我的手心里全是汗,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对,要是坏了萧的事情,那我可真就没脸见他了。”
  “这有什么好没脸的?”萧晋笑着握住她的手,说,“我们又不靠天绣赚钱,把它留在手里也只不过是图的一点便利罢了,丢了也就丢了,跟你比起来,它连你的一根头发丝都不如,要是你因为它就不见我了,那我才是亏大发了呢!”
  平日里两人单独说点情话,周沛芹动不动都要害臊半天,现在被男人这么当众夸奖,登时便羞的满脸涨红,但不知为何,她没有选择躲出去或者低头,而是紧紧的反握住萧晋的手,微笑的脸上满是幸福和骄傲。
  这是专属于她的待遇,所以,赵彩云眼中的羡慕毫不掩饰,郑云苓的表情也有些复杂,只有沙夏满脸都是莫名其妙。
  她不明白,眼前这三个女人都不像是弱智,为什么却一点都不在意萧晋的滥情行为呢?
  听他随便说句情话就能幸福成这个样子,外面那些绞尽脑汁哄女朋友都得不到什么好处的男人们岂不是都该自杀了?
  这太不符合逻辑了。
  萧晋看出了沙夏的迷茫,但也懒得解释什么,吃过饭,为贺兰艳敏检查完身体之后,就出了家门来到梁庆有的家。
  梁老头儿正在儿媳妇梁秀兰的伺候下洗脚,见他来了,就笑着招呼道:“知道你今天要来,怕耽误你把脉,从下午开始,秀兰就把我的酒壶给藏起来了,你先随便坐,我这马上就洗完了。”
  “您这都要睡了,还打算喝两口吗?”萧晋笑着问道。

  “必须得喝两口啊!”梁庆有理所当然道,“每天都是那个量,今天一下少了那么多,我哪儿能睡得踏实?”
  对于这老头儿的酒瘾,萧晋算是彻底无语了,摇摇头,摆正脸色问梁秀兰道:“嫂子,一天二两酒,你没多给老爷子吧?!”
  日期:2017-09-22 18: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