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7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白晶晶,关海洋也仅限于喜欢看她拍的几部戏,而对于昨天晚的事情,他也是看不过去的,哪里可以这么侮辱部队的伙食呢。因此白晶晶在他心目的形象也早坍塌了。
  现在知道白晶晶居然是同一个大院的子弟,很惊讶。总会有着这个世界这么小的感觉。转而一想,这个事情居然惊动了张北亲自出面,他不难猜出是哪个白家了。

  无奈地笑了笑,张北说,“她被打了个耳光,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来处理还好些,要是她那些哥哥姐姐出面,只会把事情闹大。关哥,我找你是想了解一下当时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对方是什么人。”
  “张北,你这是替她出头来了。”关海洋意味深长地说,“这个事情我给你讲,白晶晶挨打了,第一是该打,第二呢是活该,挨打了挨打了,别说你,是你老爹出面,白家的家长出面,这个耳光,也是白挨了。”
  张北吃了一惊,“关哥,你别吓唬我,有这么厉害吗?”
  关海洋调整了一下坐姿,拿出烟来点了根抽,说,“张北,当时的情况很简单。白晶晶出口不逊,当着那么多官兵的面侮辱部队的伙食,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进行讽刺。有个女同志听不下去了去理论,结果她倒好,指着人家鼻子骂人家是狗。那个女同志是警卫团的少校警卫参谋,以前铁娘子的贴身警卫。你说,她骂谁是狗呢。所以我跟你讲,这个事情不管牵扯到什么人,白晶晶没有一点站得住的道理。她挨打,那是应该的。”

  他把肘部搁在大腿支撑着,看着张北说,“我多说一句,白家是怎么教育这个小女儿的,是吃饭的时候接触了一下,咄咄逼人不说,说话还难听,说是公主脾气算是夸她的。”
  “她从小被惯坏了。”张北无奈摇头说,“关哥,话说回来,再怎么着也不能动手打人吧?打人不打脸,打耳光这个事情,说实话,换成是我我也忍不了。”
  要的是个面子。
  关海洋后背往后靠,笑着说,“老实跟你说吧,她这个耳光是挨了个结实。你啊,别乱替人出头了。她不服气,让她去怼啊。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事情她要是不依不挠的,还得挨一耳光,而且肯定是他老爹打的。”
  “没这么吓人吧,关哥瞧你说的,白晶晶难不成招惹了惹不起的人了。”张北呵呵笑着说,他压根不信。
  正因为他非常了解白家,因此不会相信真有人有那个实力让白家家长抽自己女儿的耳光。

  “关哥,老实说,对方是什么人?”张北问道。
  关海洋想了想,说,“我可以告诉你,但是这个事情,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不要参合。别说你,算是我,也参合不起。昨天下午我才给他揍了一顿。”
  “还有人敢揍你?开玩笑呢吧。”张北呵呵笑起来,却发现关海洋的表情很严肃,突然的,他的脑子里冒出一个名字来,迅速的想到同龄人军衔最高的有大院背景的子弟。
  他的瞳孔很快放大,配合着的是嘴巴张大,露出一副不敢置信之带着惊恐的神情。

  清晰的看到了眼前飘过两个字。
  李牧。
  “你,你说的,不会是牧哥吧?”
  张北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然后很艰难地开口说道。
  关海洋笑着微微点了点头。

  张北如释重负,却又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有一种以两百五十公里的时速在平直的高速路狂奔突然发现前面是深万丈的悬崖然后拼了命的怼刹车终于在悬崖边刹住了车子然后有一侧车轮悬空的那种劫后余生的恐惧。
  他们这些大院子弟从来没有佩服过哪个人,哪怕是他们的父辈,或者只有从战争年代的血火之走过来的爷爷辈才能让这些眼高于一切的子弟有些佩服和崇拜的情绪。
  唯独有一个人,一个甚至他们还要小几岁的年轻军官,而且是一个外来户——在他们这些子弟眼里,不是大院出生的,或者说老一辈不是这个阶层的,他们都瞧不。
  外人很难理解这些大院子弟看世界的目光。
  当美国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时候,这些人恨不得提刀杀到华盛顿那边去,而另一边却又经常会认为美国有一些东西是好的,美国的生活是舒服的。当国际发生了某些事关自己国家的紧要事情的时候,他们会自然而然的会认为那是自己家的事情。
  很难讲得清楚那样一种情感,但有一点是不变的,他们从来没有思考过是否爱国这样一个问题,因为在他们的心里面,他们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是,爱国是爱自己,任何一切事情都必须建立在国家利益不受侵犯这个基础。
  这样一帮人,会有人让他们打心里佩服得无话可说吗?
  好多年前有了一个。
  甚至,包括张北在内,大院里许多子弟从来没有见过李牧,但都早已经把他封为了自己心目的神。
  那是一个传说。

  没有很多东西是瞒得住这些大院子弟的,他们能够从长辈那里了解到许多很多人都了解不过的东西。李牧做过的那些事情,那么多那么些事情,任何一件单独拉出来都是这些子弟希望能够去做却又做不到的大快人心的事情。
  李牧在他们心目,是实力派现象级偶像。
  最终让张北浙西的没有见过李牧本人的子弟彻底折服的是,当他们知道李牧只带了一个几人的突击队把金三角武装毒贩的大部分千号人全部剿灭,死在李牧一个人枪下的武装毒贩根据不完全统计已经超过了三百人!!!
  再没有什么这样一个事实更能让那些眼高一切的大院子弟崇拜的了。

  这种近乎神的崇拜,甚至给人如同崇拜太祖那样一种感觉。
  如果非要用一个方来形容李牧在张北这些大院子弟心目的地位,那么大概如同:细龟瞒着周星星收保护费,周星星发现之后怒起阻止,当一大票学生小弟齐声叫大佬好的时候,周星星恨铁不成钢地说我不是你们大佬也不想做大佬请你们不要再这样叫,结果细龟对周星星说,他们是叫我大佬,然后指着周星星对一大票学生小弟说,快叫阿公。
  祖师爷。
  李牧对此根本完全的不知情,他根本的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捧了一帮子青壮年大院子弟心目的神坛了的!
  张北这些人不会有太多顾及的,如果仅仅是因为李牧的岳父是老总。谁家没几个曾经或者正在位置的长辈,老总也不算什么的。背景因素几乎被忽略了的,因此他们将李牧封为毕生的偶像更显得难能可贵!
  他现在彻底明白过来了,之前一直在思考,大院里哪个同龄人的军衔最高,他压根没有往李牧身想,因为在他心里,军衔的高低已经不能影响到李牧在他们心目的地位了。
  日期:2017-09-22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