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45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话一出,全场顿时就炸窝了。
  有些人甚至不顾礼仪,用各种鸟语交头接耳。
  “真的假的,不会是骗人的吧?”
  “法克,癌症怎会被支*那人攻克,这不科学啊!”
  “肯定是假的,支*那人就喜欢造价,我们千万别上当!”

  冯尧韦轻蔑而高傲的扫视全场,吐字清晰道:“现在是回答记者提问的时间,有请中华医学研究所代表团!”
  风伯立马带着张大雕和几个随行人员走上台来,并在案桌前逐一入座。
  “现在,我来介绍一下中华医学研究所代表团成员。”冯尧韦对风伯和张大雕引手道,“这是风先生和他的弟子小张先生……”
  吱——
  有记者等不及了,不等冯尧韦把话说完就按铃提问道:“风先生您好,我是某国驻华记者皮尔盖娄,请问,你们是如何攻克癌症的,或者说,是用什么方法攻克癌症的?”

  这次发布会,医学会设置了限时提问功能,每个记者只有一次提问机会,三分钟时间,过了三分钟话筒就自动关闭了,当然,后台也有加时服务,但这得看记者的表现。而提问的方式是“抢铃”,谁先按响铃声,谁就有机会提问。
  风伯不紧不慢道:“我们攻克癌症的方法是中药配方?”
  “中药?”那记者嗤之以鼻道,“中药能治病吗,怎么治?”
  这已经是一种蔑视了,态度相当恶劣。
  风伯也不生气,依然沉稳的回答道:“中华药学拥有五千多年的历史,中药若是不能不治病,炎黄子孙如何能延续至今的?好像,几百年前是没有西药的吧?甚至连贵国都不存在,那么,你现在质问我中药能不能治病,到底是孤陋寡闻呢,还是妄自尊大?”
  那记者还想继续反击,可惜话筒已经关闭了,只能气闷的坐了下去。

  紧接着,另一个记者按铃提问道:“风先生您好,我是韩国驻华记者剽不会,我想问的是:是谁攻克了癌症,配方又是用哪些中药组成的,功效如何?”
  “我只能告诉你,攻克癌症的人叫黑妹。”风伯接着道,“至于配方,我只能告诉你,这是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秘方,其中有一些名贵药材,比如狗宝、金蝉花、白海参、红颜髓等。在功效上,我们敢保证,只要是内脏癌症,只需半个月就能彻底杀死癌细胞,且不会伤及健康细胞。”
  全场顿时又嗡嗡嗡的议论起来,怎么都不相信,中药居然有如此神奇的作用。
  第三个记者按铃提问道:“请问风先生,红颜髓是什么中药,我们怎么没听说过?”
  风伯道:“这是我们花费了数十年呕心沥血培植出来的一种变异药材,除了培植人员外,至今还没有人见过!”

  时间有限,那记者火速问道:“能描述一下红颜髓的形状吗,或者让我们看看图片或样品?”
  风伯道:“这是我们中华医学研究所的最高机密,恕我不能满足你的要求。关键是,我们担心一些恬不知耻的人把我们的发明窃为己有,一如我国的端午节说成他国的端午节一样。”
  那记者眼睛一黑,这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啊吗,不就是个端午节嘛,你们让我们盗用一下会死啊?
  连张大雕都觉得好笑,这风伯也太小气了,不就是个端午节吗,至于这样耿耿于怀?事实上他也知道韩人不只盗用了端午节,还盗用了四书五经,棋道和茶道,以及古人古装等,这特么就是个不要脸的名族,几乎都能和岛国人一争长短了。
  或许是觉得风伯人老成精,又牙尖嘴利吧,第四个记者居然瞄准了年少的张大雕,觉得这小青年应该好糊弄一些,就问道:“小张先生您好,我是岛国驻华记者吉田川奈子。请问,你喜欢黑妹吗?”
  按照她的想法,如果张大雕回答喜欢的话,那就证明黑妹是个女人,而且很年轻。说到底,她就是想探探张大雕的口风。
  张大雕笑呵呵道:“每个中国人我都很喜欢,因为中国人崇尚礼仪,勤劳善良,不像某些国家的人那么不知礼义廉耻,连节目主持人都要靠脱衣物吸引观众,甚至把黄业当成国家的主要收入。”
  吉田川奈子气得内出血,质问道:“你说的某些国家是哪些国家?”
  张大雕笑嘻嘻道:“某些国家就是把黄业当成主业的国家。”
  众人都笑了起来,貌似,也只有岛国才把黄业当成主业,这还用人家说出名字吗?

  吉田川奈子还要揪住不放,但时间已经到了,只得狠狠地的瞪了张大雕一眼,把话筒砸在案桌上。
  可张大雕还不想放过他,又笑道:“其实我对吉田小姐挺有好感的,因为吉田小姐长得很像成人电影里的苍井空,而且你比她更气感性,如果去拍成人电影的话,相信应该比当记者更火。”
  这就是指着鼻子骂chang妇了,直把吉田川奈子气得脸红脖子粗。不过,她心里又想,我拍成人电影真的能火吗?
  当然,在众人眼里,张大雕的话是不够理智的,这种人最容易冲动,应该是个很好的突破口。
  于是,又有记者盯着张大雕问道:“看你这么年轻,应该只是在研究所打杂的吧,为什么一个打杂的也能参加记者发布会呢,这是中医无人,还是瞧不起来自世界各国的记者?”
  记者们已经心照不宣的合计好了,先把张大雕激怒,然后再求突破。怎么说,张大雕也是个年轻人,年轻人就爱冲.动,人一冲动就容易犯错,一犯错就会泄露机密。

  “都不是。”张大雕看上去很生气的模样,暗中却冷笑不已,回答道,“我之所以坐在这里,是因为我是年轻人,而来自世界各国的记者朋友们也大多是年轻人,年轻人与年轻人之间才容易交流嘛!还有就是,诸位的职业是记者,又不是医生,说什么医术那不是对牛弹琴吗?”
  言下之意,我就是个打杂的,和你们打交道,打杂的就够了。
  现场都是聪明人,一听这话也都气得眼睛冒火,医学会的领导们则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有记者咆哮道:“小张先生,请解释一下对牛弹琴的含义!”
  张大雕不紧不慢道:“对牛弹琴出自《牟子理惑论》,讲述的是中华战国时期有个人为牛弹奏乐曲的故事,他对牛弹奏了一首名叫《清角》的琴曲,牛低着头吃草,就好像没听见似的。因为不是牛没听见,而是这么高雅的曲子牛听不懂。那人于是变换曲调,弹奏出一群蚊子的嗡嗡声,牛顿时就怒了,咆哮道:‘先生,请解释一下琴声里为什么会有蚊子?’”
  这最后一句的口气,完全是模仿那记者的口气,而且意思都雷同。
  众人愣了一下,然后爆发出轰轰轰的笑声,那记者更是气得脸红脖子,这特么骂我是牛也就罢了,居然还指着我的鼻子骂牛,简直岂有此理。
  张大雕却没笑,不紧不慢道:“说白了,就是隔行如隔山,我们是医学工作者,你们是记者,我们说得再多你们也不懂,所以叫对牛弹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