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50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广孝说完之后,摇了摇头,说道:“元昌生性多疑,不会这样就范的。”
  “那就要看广孝你的本事了,纵横捭阖、把死人说活了不正是你的专长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年你靠着一张嘴巴便能在各国当中取利的。说动一个元昌能难倒哪去?元昌心里明白,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不是再过一两百年就能遇到的。”
  广孝还要在说些什么。无奈这个时侯吴勉又开口说道:“你这一个月都想浪费在这里吗?广孝,有这个时间你不如浪费在元昌的身上。你要谋取天下,我和归不归不是你的阻碍,元昌才是……”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广孝,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一个月之后。我将元昌带到南海郡码头,希望你们不要难为我的弟子。”说到这里的时侯,广孝沉迷了片刻,随后继续说道:“元昌现在是身兼神力之人,你们要早做打算,不能再给他机会了。”
  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广孝,说道:“这句话你应该和广仁去说……”
  广孝苦笑了一声,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之后,转身推门再次离开了这间禅房。感觉到广孝的气息彻底消失之后。归不归回头看了吴勉一眼,说道:“应真先生上次离开的时侯,好像没有交代我们要去那里找他。是吧?”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变到,也是广孝巧舌如簧。到了一个月的头上,元昌果真和他一起到了说定了的南海郡码头上。自从广孝派人将这里移为平地之后,这座昔日的大码头至今也没有什么人烟。以往停靠在这里的大小货船这个时侯也都转到了其他的码头。

  广孝、元昌是带着数千官兵和民夫一起到的码头,这个时侯元昌已经舍弃了他以往富贵和尚的装扮,身穿齐国贵族的服饰乘坐只有王侯品级的大轿到了这个荒无人烟的码头上。
  下轿之后,看着空旷的海面元昌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对着已经走过来的广孝和尚说道:“这就是你说的十艘装满黄金、珍宝的大船吗?我是不是眼盲了,为什么看不到你说的大船?广孝你请我到你们南朝的疆土,不是想设计将元昌置于死地的吧?”
  “今日尚早,不是还有时间吗?”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元昌说道:“海上航行瞬息万变,发生了意外的情况晚了几个时辰靠岸也是常有的事情。元昌殿下您稍安勿躁,天黑之前如果看不到泗水号的大船,您再治我的大罪也不迟……”
  元昌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那我就等到晚上,如果再看不到你说的那十艘大船,就算是你那师尊徐福回到陆地,也救不了你的罪过。不要以为我真不知道你那些上不得台面的龌蹉手段……”

  元昌说话的时侯,一阵微风吹开了他身后一座大轿的轿帘,露出来里面刘喜、孙小川二人萎靡不振的面容。
  时间慢慢的过去,眼看着天sè越来越暗,而元昌的脸sè也跟着天sè一起难看起来。就在远处的太阳就要落山的时侯,突然有人指着远处的海面喊道:“远处有船队……”
  众人顺着这人手指的位置看过去,隐隐约约看到了远处的海面上有一串小黑点向着这边行驶过来。因为距离的太远加上太阳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视野不清,都不敢确定远处慢慢靠近的是是泗水号的大船。
  当下,广孝急忙命停靠海里的几艘快船向着出现黑点的方向进发,只要他们能顾看清确实泗水号的商船无疑,便马上明火示意。
  这时候,码头上已经燃起了无数火烛,将岸边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广孝、元昌等人的眼睛都盯着远处的快船,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过后。远处的快船燃起了篝火。广孝看到之后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转头对着身边的元昌说道:“是泗水号的货船无疑,稍后还请殿下派人上船查验……”
  “查验?是查验吴勉、归不归二人在不在船上吗?”听到广孝的话之后,元昌突然放肆的大笑了起来,半晌之后才制住了笑声,随后表情怪异的对着广孝继续说道:“广孝大师。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和吴勉、归不归密谋了什么吗?你将元昌引到这里,吴勉在船上使用帝崩轰杀。可惜,现在刘喜、孙小川就是我的盾牌。吴勉、归不归也不敢轻易下手。没有了帝崩的吴勉在元昌的面前,和一只被拔了牙的狼也没有什么区别。”

  说到这里,元昌突然对着远处越来越近的船队上空打出去一个火球。这火球出手之后迎风就长。转眼之间便好像一个小太阳一样,将海面上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这个时侯,远处的船队已经行驶过来有了一些距离。岸上的人借着头顶上火球的光芒,看到打头几艘大海船的风帆上面描绘着泗水号的徽纹。
  “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位席应真大术士?”看清了来船正是泗水号的商船之后,元昌回头对着广孝继续说道:“这个你门又要失望了,席应真的弟子李源乡在濠州重病,大术士需要为了李源乡过渡真元续命。现在正在紧要关头,如果现在席应真赶过来,他那弟子便必死无疑。不要指望大术士了……”
  “殿下。你有些多疑了。”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如果我需要算计殿下的话,何苦还要多此一举绑来刘喜、孙小川二人?这二人是殿下自己找到的,如果不是广孝不想这次做了无用功的话,大可不必理会刘喜、孙小川二人。他们是生是死也我何干?还有,这十艘商船上面的黄金、珍宝有三成是广孝的,希望大船抵靠码头之后,殿下可以话付前言。”
  广孝正是靠着分账才将元昌引到这个码头上的,这么多年以来,广孝也在时刻监视着元昌的一举一动。元昌从汉末开始的一系列小动作都骗不过广孝的眼睛,一直到现在元昌舍弃了他高僧的身份,在北齐皇宫里面有了一个皇子的名分。

  从四方庙走开之后,广孝便直接北齐皇宫找到了这位皇子殿下,开门见山的直说要和皇子殿下平分从泗水号的赎金。广孝的突然到访,有些出乎元昌的意料,他想不到这个和尚会主动联系自己。老实说,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要如何处置刘喜和孙小川二人,之前只是以为广孝打算祸水东引到自己身边。这才抄了黄门官的府邸,将两位泗水号的东家藏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想不到广孝的胆子这么大,敢来和自己谈条件。和广孝一样。元昌也派人监视了这个和尚的一举一动。之前文长水在高澄府中作乱的时侯,他也都是看在眼里的。说一句题外话,后来高澄被家奴刺杀也是元昌的手笔。因为他算是高澄之弟高洋那一支的子弟,为了自己以后的大业打算面,不能让皇位落入到高澄那一支的血脉当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