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叫他“叶哥”》
第90节

作者: 蚂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欧阳夏青墨迹了大半个小时,才素面朝天地从浴室出来,瞥了眼坐回客厅沙发的叶宁,丢给后者一条浴巾,指了指另一边的卫生间,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你也去洗洗。
  叶宁快哭出来了,我的姑奶奶,你怎么不早说,让我在这干等着。
  “柜子里有新的浴袍。”叶宁去到卫生间,关门之前一道声音传来,他应了声,锁门。
  一刻钟后,还身白色浴袍的叶宁摸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见欧阳夏青正坐在沙发看电视,便来到后者身边大刺刺坐下,目光一扫面前的茶几,头放了几片白参,他问也不问,取过两片含嘴里,但凡人参都是有补气的功效,之前自己的消耗着实不小,没一两天别想完全复原。
  “欧阳,之前你身体里怎么会多出一股力量?”叶宁偏过头,望着女孩那瓷瓦般光洁的脸颊,忽然发觉后者似乎发生了些变化,在原本的清秀静之外,更多出了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空灵之气。
  “我也不清楚。”欧阳夏青淡淡一言付之。
  叶宁看出了她的敷衍,但好心怂恿下,还是作了坚持:“让我给你把把脉。”

  欧阳夏青丢来一个白眼:“叶哥哥,你现在在我心的形象算是彻底毁了,你觉得我还会信任你吗?”
  拒绝拒绝吧,有必要埋汰吗?
  叶宁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怪叫道:“姑奶奶,你能不能讲点理啊,当时的情况那么紧急,我为了帮你,才,才出此下策,从头到尾我是闭着眼睛的好不好。”
  “狡辩。”欧阳夏青不咸不淡地哼了声,给予两字定性。

  叶宁心那叫一个憋屈啊,又来这套,果然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不,小人不如女人难养,假如面前是个小人,哥们儿一拳头招呼去完事了。
  “你不是说还有事要问我吗?”欧阳夏青扫了眼叶宁吃瘪的脸,明媚的眼眸轻轻眨动,一缕狡黠之色闪掠而过,旋即将视线偏到另一边,这才淡淡出声。
  叶宁闻言先是一愣,很快便明悟过来,女孩压根是故意的,要是真生气了,还能坐着和自己聊天,还能主动提及给自己解惑?
  好,长能耐了,敢捉弄哥们儿,行,等正事问完,看哥们儿把场子找回来。
  心这般想着,叶宁咬了咬牙,暂时抛下了计较之心,便道:“欧阳,那个我确实有件事要问你,你对洛市的振邦药业了解吗?”
  听得这一问,欧阳夏青即回过脸,投来了不解与困惑的目光。
  “你要打听振邦药业哪方面的情况?”
  听得这一反问,叶宁眼神一亮:“振邦药业的老板是谁?有几名武修?分明什么层次?对了,是市级商家还是省级商家?”
  一连串的问题冒出,最后还不忘多关心一下商家的级别,如果对方是省级商家,帐下拥有先天强者,那想要讨回“公道”怕是得重长计议。 !
  欧阳夏青静思了十几秒,这才道:“振邦药业是康家的产业,武修的具体数量不清楚,后天高手估计有四到六名,后天大圆满一人,其他人的层次说不好,反正肯定没到大圆满,康家和陆家的情况差不多,介于市级至省级之间,原本康家的大本营是在海市,六年前退出海市市场后,振邦药业的总部便迁去了洛市,另外,康家不光涉足药材业,还有一部分娱乐业的生意...”
  顿了一下,她狐疑的看看叶宁,问道:“叶哥哥,难不成你想加入振邦药业?”
  叶宁缓缓摇头,嘴角挂了一抹淡笑,那笑意多少有点冷:”我在华远干得挺舒心,目前没打算换东家,我也不瞒你,华远和振邦药业之间有笔账要算,至于算到哪个地步还不好说。”

  在叶宁看来,对方只要没有先天强者坐镇,找回场子并不困难,无非是公了还是私了。
  欧阳夏青茫然道:“振邦药业早退出了海市,和华远并无没有竞争关系,怎么会有矛盾纠葛呢?”
  叶宁略一思忖,觉得没必要隐瞒,大致将情况说了一下。
  欧阳夏青听后一阵恍然,随即给出了自己的观点:“很可能是你们华远的对头和康家私下达成了交易,暗下黑手在业内是最为忌讳的,一旦被当场扣住了人证,下黑手的一方将会面临协会的公审,虽然不至于此被赶出行业,但至少也会退一层皮,正是因为知道后果的严重,你们华远的对头才会找康家,这也是为了留个后手以防万一,康家同样是业内商家不假,却也可以算作是娱乐业商家,跨行业之间的恩怨矛盾,即便有了铁证,通常的解决方案也仅是双方协商达成个赔偿金额,并没有其他的后遗症...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意义了,你们华远没能当场扣住人证,算有了怀疑对象,想从明面讨回来基本没有可能。”

  叶宁无所谓地耸耸肩:“那私了呗。”
  欧阳夏青态度坚决地给予否定:“私了不可取,人家打你一拳你还一脚,可你在还一脚的时候,要是留下证据被对方抓住,对方一定会反咬一口,华远也会从原告变成被告,协会公审可不是闹着玩的。”
  听得这一说法,叶宁不禁皱眉,看来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一些,对方暗下黑手等于是铤而走险,如今已经涉险过关,你要是咽不下一口气如法炮制的话,那铤而走险的人会变成你,成功了无非一报还一报,失败了得承担相应的后果。
  怎么看都不是那么划算,况且这件事本来不是私人恩怨,折腾的目的快意恩仇在其次,最重要的还是要为华远带来实际的利益。

  “叶哥哥,你是给华远打工的,你那么着急要找对方算账,应该不单纯是站在公司角度吧。”眼珠在叶宁那张满是踌躇的面孔转了转,欧阳夏青扁着嘴说道:“我看呀,八成是因为受伤的方队长人长得漂亮,所以,你才想要表现表现。”
  叶宁闻言,神情霎时有些呆萌,自己有吗?答案绝对是否定的,于他看来,方澜除了长相过关之外,没有半点女人味可言,脾气火爆,老冷着脸,性格倔强,再加点死脑经,还有暴力倾向,卧了个去,找这样的女朋友简直是自虐。
  “欧阳,那是只母老虎,你没发烧吧。”叶宁伸出手,捂住了女孩的额头,又反手捂了下自己的额头,跟着缓缓摇头。
  欧阳夏青被叶宁的举动搞得有点发蒙,直到额头那温热的触感消失后才回过神来,脸颊绽放出两朵红霞,眼多了一抹羞恼之色。
  叶宁当然意识到了不妥,其实在手掌捂住女孩额头的一刻他有所觉悟,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快收手,这会儿只能躲开女孩的目光,眼观鼻鼻观心地强作镇定,轻咳一声:“额,刚才说到哪儿啦?”
  欧阳夏青娇哼一声,轻啐道:“说到某人长了一只咸猪手。”
  得,哥们儿又被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