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242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胜宇是什么人?新建业置业集团的大公子,新建业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在省城的房地产行业里能进前十,这样的人物,前些天来刘富贵的农家乐砸场子,反而被刘富贵给弄进去判了刑。
  马国利虽然不知道刘富贵背后到底有什么后台,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后台很硬。
  “一家子。”马跃升拿着几页纸走了过来,很多农村人习惯把同姓的人称为一家子,表示亲昵,“这是村民写的事件经过,当时在场的老少爷们都签了字,你先看看。”
  马国利哪还有心看什么事件经过,这事还需要真相吗?
  如果没有刘富贵这样背景神秘的人,村民们胆敢殴打工作组,哪怕村民再占理,也必须要把带头的和参与人员抓起一部分来,严加惩处。

  可现在很明显,刘富贵不好惹,如果贸然抓人,后果不容乐观。
  这时曹镇长的电话来了,问他案子办得怎么样了,抓住几个?
  “曹镇长,这事不大好办。”马国利赶紧找个角落,小声汇报说,“村民们写了事件经过,材料上有好多村民的签名——”
  还没说完,曹镇长就爆发了:“你没长脑子?你不会自己看,自己听?那些刁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穷山恶水出刁民,一点不假,少废话,赶紧抓人,这次必须要杀一儆百,枪打出头鸟,坚决不能让带头的跑了。”
  “曹镇长你听我说——”马国利心里千头百绪,不知道从何说起,曹镇长还怕带头的跑了,带头的要是跑了这事就好办了。
  “先把人带回来再说!”曹镇长直接把电话挂了。
  马国利虽然头大,但他一点都不为难,更没有风箱里老鼠的感觉。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左右为难,自从他看到刘富贵那一刻起,就知道绝对不能抓一个村民。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公事公办地叫过目击村民,让人现场做笔录,另外也要给工作组的人做笔录,两边对照,现场办案。
  至于说曹镇长暴怒,你暴怒着去吧,最好你把县局的刑警队、防爆大队叫过来。
  有刘富贵在那镇着,马国利不敢不公事公办。
  刘富贵算是带头的村民,他向丨警丨察看了工作组殴打张鸿财的录像,还有目击村民证实工作组撬锁进入村民家中的事实陈述。
  工作组想不承认也不行,因为有录像在那摆着呢,都是些棒小伙子,就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反剪双手按倒在地,而且还把张大娘推倒,伤成什么样还不一定呢。
  马国利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忘了警告这四个新招收的联防队员,温泉村有个刘富贵,是个刺头,一定要小心。
  而工作组后悔的,就是太轻信曹镇长的吩咐,如果有村民出现抵触,不要客气,一定要拿出工作人员的气势来,把村民的抵触情绪坚决打压在萌芽当中。
  这倒好,打击得好像有点过了。

  派出所的丨警丨察正在现场办案,又有警车来了。
  是县丨警丨察局刑警队的,接到报案,温泉村一对老夫妻被人打伤入院。刑警队到镇医院一看,果然是一个老太太胯骨骨折,老头身上软组织不同程度受伤,嘴里吐血。
  刑警刚下车,后边又来一辆车,车门一响,先跳下一个扛着摄像机的青年,接着从副驾驶上跳下一个手持麦克风的漂亮女孩,不正是县电视台的美女记者徐箐吗!
  马国利又是一阵头大,上次一老一少掉进机井,吕大强信心满满要把刘富贵弄进去,当时徐箐就来采访过,做的那个节目最后还上了国家电视台。

  现在又是跟刘富贵有关,徐箐又是来采访,马国利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看让他害怕的井绳悉数到齐,他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这时曹镇长的电话又来了,他不放心,生怕让带头的村民跑了,问马国利抓住几个,有没有让带头的跑了?
  马国利没好气说:“放心吧曹镇长,带头的肯定跑不了,县局刑警队的正在把带头打人的押上警车呢。”
  可不是嘛,工作组组长属于带头打人的,正被刑警带上警车。

  曹镇长一听很是奇怪:“这事怎么还惊动刑警队?”
  “能不惊动吗!”马国利说,“村里一对六十多岁的老夫妻被人打伤,老太太胯骨骨折,骨折就能鉴定成轻伤,加上那么大年纪了,构成几度伤残还不一定。”
  曹镇长一听怎么不大对味儿:“马国利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人家早就报警了,而且直接向县局报的警。”马国利说。
  曹镇长倒吸一口凉气:“你的意思是没抓村民,把工作组抓了。”
  “是的曹镇长,我现在是协助刑警队工作。”马国利说。
  啪!曹镇长直接挂了电话,马上给县政府打电话报告这事,拆迁工作的测量小组跟村民发生冲突,而且还挨了打,居然不抓村民,倒把工作组抓了,哪有这么办案的?
  刑警队的警车刚离开温泉村,就接到命令,要求把镇山工作组的人全部放了。
  至于说温泉村的村民殴打工作组一事,上面也没说怎么处理,反正镇上的干部去医院看望了张鸿财老两口,安慰一番,并且主动承担一切医疗费用。
  当然这事因为上了电视台,媒体的力量在里面推波助澜,作用不可小觑。
  上次老黏粥爷俩掉进机井那事,让刘富贵认识了县电视台的记者,这次他知道打了工作组,因为工作组是给上面办事的,上面有可能会给办案的刑警施加压力,但是有了舆论监督,再把张大爷被打的视频在电视上播出,上面就得考虑考虑影响了。
  经过这件事以后,镇上的工作组暂时停止了工作。

  刘富贵却是有些懊恼,觉得镇上用人不当,怎么偏偏派了那么一个工作组,态度恶劣,简单粗暴,而且胆敢伪造村民的签名,还敢撬锁进入村民家中,这也怪不得张大娘叫他们土匪。
  如果因为这事搅得村里建楼那事黄了,刘富贵觉得那可就太遗憾了。
  村里上楼那事暂时停止,到村里来包地的大东农又有了新动向。
  这次是只有江馨和罗娇两个人来的,她俩到村里来勘察土地情况,拍照,登记,做预算。
  忙了一上午,中午的时候,两位美女到农家乐来吃饭,来之前江馨还给刘富贵打电话,开玩笑说到了你们的一亩三分地,要不要尽地主之谊啊?
  刘富贵正在望海山建大棚的工地上,一听江馨直接要他尽地主之谊,那还有什么说的,必须的必啊,上次自己去镇上吃了人家一顿,席上还说过到了村里要请她们尝尝农家乐的野味呢。
  只不过听说只有江馨和罗娇俩人来的,刘富贵就不得不多想想她们来的目的了。
  很明显,上次给自己说媒,以及那个彭晓年的出现,里面肯定有阴谋,到底是什么阴谋,刘富贵到现在猜不透。
  其次呢,这次江馨和罗娇表面上说是来勘察土地情况,但是中午要到农家乐吃饭,还点名要求刘富贵作陪,一看就知道江馨还想接续上次的说媒,让罗娇跟自己接触来了。
  刘富贵想起不知道什么人说过,不上当的秘诀就是面对诱惑永远说不。
  那么,既然知道给自己说媒这事属于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是说媒,但是里面有深层次的阴谋,那么自己直接把罗娇拒绝了,她们的阴谋不就无法施展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