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5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个白若兰,顾秋心里就有些乱。
  最关键的是,白若兰已经怀上了。
  这对顾秋来说,这种责任更大。
  他已经到了没有回避,没有退路的地步。想到这些事,心里就有些乱,他一连喝了二杯酒。
  夏芳菲留意到他情绪的变化,早就在怀疑他有心事,但他一直否认。
  顾秋放下杯子,“芳菲姐,省里这个项目,我必须拿下。杜省长还在为一汽十万职工的生活担忧。”
  夏芳菲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看着顾秋,也不点破。
  省里给顾秋的压力,可想而知。

  那里有十万职工,十万人的生活,家庭,如果拿不下这个项目,一汽只有破产。
  到时十万人口的就业问题,将成为政府最大的担忧。但是关于这个项目的事,白若兰没有跟夏芳菲透露。
  毕竟那只是白氏的事,与双娇集团无关。
  夏芳菲给他倒了杯酒,“若兰怎么说?”
  顾秋摇头,“不提她。今天晚上,我们只喝酒。不谈工作。”
  夏芳菲在心里叹息,这个左定国也真的是,好端端的,就搞出这么多事来。
  左定国被关押十五天,已经到期了,人家接受罚款,你不能再把人家怎么样,对吧!
  但他留下的后遗症,却是要人家来买单。
  这一点,夏芳菲在心里有点鄙视左家的人。有时她很奇怪,左书记这人也不错,为什么他的侄子都这德性?有点仗势欺人的味道。
  跟顾秋喝了一瓶酒,夏芳菲说,“今天不回去了,到医院宿室里呆一晚吧!”
  顾秋看看外面的天气,为了安全着想,也就同意了。
  只是这个晚上,他怎么也睡不着,因为白若兰给他的期限,就在明天!
  这次和夏芳菲呆在一起,顾秋很安静。
  没有任何杂念,心里只想着跟白若兰的事。夏芳菲呢,知道他有心事,也不打扰他,让顾秋一个人呆在沙发上。
  她洗了澡,裹着浴巾,带着一抹幽香,走进了卧室。

  顾秋躺在那里,心思颇不宁静。
  半夜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顾秋翻了个身,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电话是从彤打来的,她从安平打了个转,又去东华了。
  儿子送到东华之后,她只去看了一次。
  顾家说,要把小若安放在顾家培养,从彤也没有异议。夜里的声音,格外的响亮。顾秋听到从彤柔声道,“没有吵到你睡吧!”
  顾秋听到她声音里的疲惫,不由有些心痛,“你怎么啦?听起来声音有点不对。”
  从彤道,“没事,可能是睡眠不好,有些累了。”

  顾秋哦了声,“是不是在陌生的环境睡不着?”
  从彤这才说出了真相,“老爷子的身体有些不太好,大家都没有睡,陪了他几天。”
  顾秋一听,就有些紧张起来。
  “爷爷他怎么啦?”
  从彤道,“你不要紧张,只是身体不适,有高血压。前两天突然发作,现在没事了。爸爸说了,这事不要跟外人说,不想节外生枝。”
  顾秋明白,上次左家老爷子生病,搞得大家都很紧张。看来大伯他们是吸引了左家的教训,不准备透露这消息。
  顾秋道:“没事就好,要不要我回来?”
  “最好是不要。如果你们都往家里跑,难免让人怀疑。”
  从彤说道,“再说,他现在也没事了,你不要太担心。”
  顾秋听她的声音这么疲惫,关切地问,“你要不早点睡吧!”

  从彤嗯了句,“我已经洗过澡了,哦,还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顾秋等着从彤继续说,从彤道,“爷爷的身体不太好,我决定留下来照顾他一段时间,你看行吗?”
  顾秋道,“不是有专门的护士吗?”
  “护士再好,毕竟也不如自己的亲人。再说,我在爷爷面前表现好一点,对你来说也是件好事。家族这么大,人心不齐。”
  顾秋突然觉得,从彤挺懂事的。她想到的,永远都是为自己这个丈夫。这让顾秋情不自禁,想到当初第一次带从彤回家的时候,她很慷慨将自己的积蓄拿出来,要把这些钱给未来的公公婆婆。
  世界上的媳妇多了,象从彤这么好的,绝对少见。
  顾秋再次被从彤的孝顺感动了,他在心里默默道,不管拿什么来换,自己都不能委屈了从彤。
  和从彤说了足足半小时,夏芳菲在房间里听到他的谈话,应该是知道了些什么。
  她走出来,很温柔地说,“发生什么事了?”
  顾秋说没事,从彤给我打电话,汇报一下家里的情况。
  夏芳菲呢,在顾秋身边坐下,“需要我帮忙吗?”
  顾秋摇头,“没事,已经过去了。别担心,芳菲姐。”
  拉着夏芳菲的手,顾秋说,“我突然感悟了许多。”
  夏芳菲很奇怪,“好端端的,你感悟什么?”
  在她心里,隐隐有些担忧。顾秋肯定有心事,今天的表现,太反常了、顾秋道:“人,要学会感恩和珍惜。还有,不能太贪。”
  夏芳菲奇怪了,“你不是一个贪婪的人啊?”
  的确,自己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但是在情感方面,太多情了。

  顾秋笑了起来,“芳菲姐,如果有些事情,我对不起你,你会原谅我吗?”
  夏芳菲愣愣地看着他,“那要看什么事?原谅是有底线的,如果你触犯了底线,不要说是我,我想其他人也不会原谅你。”
  “那是!”顾秋绕过话题,“早点睡吧,你也累了一天了。”
  夏芳菲问,“你不睡吗?”
  “睡。但我不想惊扰你,我想看着你,安详的入睡。”
  拉着夏芳菲的手,走进了卧室。
  这个晚上,两人相敬如宾,没有丝毫侵犯。
  第二天一早,夏芳菲留在医院里,顾秋回了省城。

  又到了两个人约定的时间,白若兰象往常一样,看上去那样冷傲,端庄,不容人轻易靠近。
  她那与耳根平齐的短发,让她更干练,更象一个商场精英。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四目相对。
  好久都没有说话,半晌,还是白若兰首先开口,“想明白了没有?让你做一个决定,有这么难吗?其实我的要求,一点都不过份。你想想看,我身为白氏传人,不论是身份,背景,还是能力,或者说,在容貌上,应该是不输于任何一个人的。依我这样的条件,你还在的犹豫?”
  她打量着顾秋,“你不要怪我趁人之危,对你来说,只不过是换一下正室而已。对我来说,却是一生的荣耀。你依然拥有自己的老婆,而且是大小老婆。至于我和从彤的身份,谁大谁小,这对你来说,完全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如果你现在同意,我还可以马上拍板,将这百亿投资扔在南阳,成全你的仕途还有十万职工的心愿。孰轻孰重?我想你心中早就有数了。”
  顾秋一直没有说话,他看着白若兰,“若兰,你知道吗?你在必我,必我做这种人生中最艰难的选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