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5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楼的时候,碰到白若兰回来了,夏芳菲问她吃了饭没有,白若兰说吃了,我有点累,先回去休息了。
  看到她匆匆走进电梯的身影,夏芳菲也没有太在意。
  从省城到济世医院,将近有一个小时,夏芳菲正要叫司机,想了想,还是给顾秋打了个电话,希望他能陪自己去一趟。
  女人,在需要帮助的时候,首先肯定会想到自己最亲近的人。
  」饲锉臼浅隼绰蜓蹋潮愠隼醋咦撸竿钙
  遇到这种情况,你说他应该果断,坚决,强硬,毫不容情做出决定。
  说得容易,做起来就难了。
  人,一个真正有感情的人,不可能没有犹豫的时候。
  犹豫的时间越长,说明心里的牵挂越重。
  对白若兰没有感情吗?

  象她这样的女子,按理说,商场中的天之骄女,不论是容貌,还是气场,身材,各方面的条件,绝对是人群中的骄骄者。
  虽然两人一开始,很不对头,经常拗气。可两人毕竟也经历了生死之交。
  在那种情况下,两个人之间早已经没有彼此。如果生命可以给予,估计他们早就做出决定,把自己的生命给了对方,让她(他)好好活下去。
  任何两个人,在那种环境下,同生共死出来之后,走在一起都会很感人。
  可白若兰的条件,一点都不过份。
  做为白氏传人,她只不过是想拥有一个正常人拥有的温暖的家。这种例子,在娱乐圈里,时有发生。
  从成年人的心理分析,两个当初发生关系的时候,顾秋也应该想到,承担这份责任。
  否则,你就不要占有人家。
  顾秋刚刚出来,就接到夏芳菲的电话。

  冬天的风,呼呼地吹。
  夏芳菲的声音,柔柔的,充满着温暖。“你在哪里呢?能不能陪我去一趟济世医院?”
  顾秋听到她的声音,心情好了许多。
  夏芳菲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要求过自己的女人,顾秋在她的身上,感受到太多太多的温存。

  女人有很多种,夏芳菲这种,绝对是万里挑一,千年不遇。顾秋跟她在一起时,总有一种错觉。
  夏芳菲比顾秋大,比陈燕也要大,但她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质。看起来,总是那样亲切,温温柔柔的,让人没有任何压力。
  她,就象一个安静的港湾,宁静,美丽,风景无限。
  她的那份端庄,不容人轻易亵渎。
  顾秋把车子开到楼下,夏芳菲就站在风中,穿着一件很长的羽绒服。应该说,这是一件羽绒大衣。
  帽子上,有一圈雪白的毛茸茸。
  顾秋看到她时,心里不由一颤,不知为什么,和白若兰谈过之后,他感觉到自己,欠夏芳菲的太多。
  既然两个人在一起了,自己是不是应该给予她一个女人,该拥有的一切?
  人的心思,总是在刹那间发生细微的变化。
  正是这种不经意的变化,在慢慢改变一个人。

  换了有些人,听到白若兰这样的要求后,只怕早就拍案而起,愤然喝斥。又或者,低声下气,苦苦哀求。
  每个人的性格,决定了他遇到事情的反应。
  顾秋极为冷静,没有发火,也没有跟白若兰吵,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衡量得失。
  夏芳菲拉开门上车,车里,暖烘烘的,开着空调。
  顾秋说,“这么冷,你突然赶去干嘛?”
  夏芳菲道,“医院那边打来电话,我必须要过去一下。”
  看到她被寒风吹拂得,红扑扑的脸,顾秋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怜惜。

  发动车子,朝济世医院开去。
  上车之后,温度上升,夏芳菲就脱下了外套。
  一件红色的毛线,将她圆润的胸部那份饱满呈现出来。虽然是冬季,夏芳菲的脸上,依然水份很足。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身边这个女人,那就是——珠圆玉润。
  夏芳菲是电视台主持人出身,她懂得怎么保养自己。所以她现在看起来,依然那么诱人。
  当然,成*人的魅力,绝对不是那些年仅二十来岁的小男生所能理解的。
  他们不懂真正的女人,以为那种年龄不大,爱装疯扮酷,喜欢嘟小嘴,举剪刀手的小女孩才是美丽。
  事实上,只有经过岁月蹉跎过后的女人,如果她们还能保持那份独特的美,依然那么吸引人,那么她们才是真正的美女。
  顾秋没有什么坏心思,更没有象以前那样,多看人家肉多的地方几眼,他的心里此刻变得很复杂。
  夏芳菲是完美的,这一点,确定无疑。
  她一上车,车里就多了一种气息,沁人心脾。
  顾秋道:“你太敬业了,芳菲姐。”
  夏芳菲看了顾秋一眼,敏感的她,今天发现顾秋的眼神,居然没有象以前那样,贼兮兮地瞄自己的胸部。
  高贵如天仙般的女人,当然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喜欢男人那种小小的坏。他们有时偶尔,不经意的偷看自己几眼,这并不是亵渎,而是一种对美的肯定。
  夏芳菲的眸子里,充满了关切。

  “敬业不好吗?公司就要上市了,我没办法让自己闲下来。”
  顾秋说,“芳菲姐,认识你这么多年了,除了事业,难道你就没有别的想法?”
  夏芳菲望了他一眼,“你希望我有什么想法?”
  顾秋笑了下,“没有,我就随便问问。”
  夏芳菲捕捉到他眼中的古怪,就问了起来,“你今天有点不对劲,怎么啦?”
  顾秋摇头,“没什么,只是在想你呢?”
  “想我什么?”

  夏芳菲打量着顾秋,以前他从不提这种事,今天提出来是不是有点意外?
  突然,夏芳菲的脸色一寒,她想到了一种可能。
  “你是不是嫌我老了?”
  吱——嘎——顾秋吓了一跳,猛地踩下了急刹,。
  他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由白若兰想到了夏芳菲,既然白若兰能这样要求,夏芳菲心里又会不会呢?
  看到顾秋反应这么激励,夏芳菲道,“你这是怎么了?要不我来开。”
  顾秋摇头,“没事。”
  一边开车一边解释,“芳菲姐,千万别这么想,这些年以来,我一直拿你当最亲的人。真的。”
  夏芳菲道,“我能感觉得到。”这一点,她也没有说假话。顾秋说了,“跟你在一起,是我最开心,最没有压力的时候。”
  夏芳菲苦笑了,这家伙跟自己在一起,简直就象小孩子一样。有时两人累了,睡着睡着,顾秋抱着她时,给她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她感觉到,不象是跟一个男人在一起,而是自己带着儿子似的。唉!
  也不知道,这种错误对还是不对。
  不过当她看到顾秋在会议上,很阳光,很威严地发表自己的看法,做报告,搞演讲的时候,她才觉得,顾秋是一个男人。
  可能是年龄上的差距,让她有些把捏不住这种心态。
  不过夏芳菲并不想,把自己变成一个很随便的女人。
  车子开到医院,夏芳菲匆匆进去了,顾秋将车停好,在车里吸烟。
  医院里,出了点事,她必须赶过去处理一下。
  白若兰最近忙于其他的事,夏芳菲也不想她分心,毕竟投资汽车城这个项目太大了,不容有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