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5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书记,怀县长,你们去忙吧,我跟白总打个招呼。”
  曹书记说,“顾秋同志,晚上可要好好喝两杯,你可是难得来一趟。”
  顾秋说,“好的,好的。”
  他就上楼来了,白若兰关着门,顾秋去敲,她也不开门。搞得顾秋很奇怪的,这丫头又怎么啦?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哪里又不对劲了。
  从服务员那里拿来了房卡,又吩咐服务员,没有白若兰的吩咐,任何人都不许擅自上楼。打开门后,看到白若兰坐在那里,脱了鞋子,倦着双腿。

  顾秋问,“你怎么啦?敲门也不开。”
  白若兰不理他,搞得顾秋莫名其妙的,“发生什么事了?”
  白若兰横了他一眼,“你是来陪我祭拜爷爷的?还是跟人家*来的?”
  顾秋恍然大悟,只是在心里暗暗叫屈,“若兰!”他就伸手去摸白若兰。
  白若兰说,“不要碰我。”
  顾秋道,“好当当的,你生什么气?”
  “苏卿你又不是不认识,她这人就爱开玩笑。”
  白若兰说,“我看你挺喜欢这些大妈大娘大嫂的,今天晚上不要碰我,你去跟她开玩笑吧!”
  吃醋了,吃醋了。

  顾秋还真没发现,白若兰的醋劲这么大。
  看到她这么气乎乎的,顾秋就只好过去哄她。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喜欢她呢。别生气了,啊!”
  伸手搭在白若兰的肩膀上,白若兰把肩膀一甩,还是气乎乎的。顾秋郁闷了,“还来,再来我就动真格的了。”
  白若兰堵气道,“你除了用武力欺负我,你还能干嘛?”
  “那你要我怎么办?”
  顾秋问。

  “不许你跟她说话,更不许你跟她笑。”
  顾秋瞪大了双眼,“我莫名其妙的,就不理人家了?会不会被人家笑话啊?”
  白若兰说,“我不管,你爱听不听!”
  “好,好,好!我不理人家。我听你的。”
  白若兰看着他,“你好象不服气?”
  顾秋说,“服,我心服口服。”

  白若兰哼了一声,在心里在嘀咕着,“想在我面前*,门都没有。”
  顾秋很奇怪,她怎么会跟苏卿较劲呢?苏卿可跟她不是一个级别的女人啊。苏卿虽然长相不错,风韵犹存,但是跟白若兰相比,差得不知道有多远。
  不过女人的心思,永远都无法触摸,谁知道她们心里在想什么?
  顾秋想,万一她要是知道自己和芳菲的事,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呢?
  坐了会,顾秋说,“我回房间里去了。”
  白若兰道,“不许去!”
  “干嘛?”
  白若兰瞪着他,“坐下来陪我!”
  “你就不怕别人说闲话?”
  “怕什么?他们爱说什么说什么去?”
  顾秋有些无奈,坐下来,看到白若兰这模样,就关切的问,“你究竟怎么啦?心情不好?还是有其他原因?”
  白若兰不说话,象个不怎么成熟的小孩子一样。
  这脾气,倒是让人真难以捉摸。
  快七点的时候,苏卿过来喊,“顾市长,白小姐,准备开餐了。”
  下楼的时候,顾秋在心里道,也不知道她怎么了?突然发神经。等下我还不能跟苏卿说话,也能对她笑,唉!
  到了楼下,苏卿站在那里,顾秋和白若兰先后下来,苏卿喊,“顾市长,白总,这边请!”
  顾秋果然不作声,白若兰瞟了他一眼,冷着脸朝前面走。
  今天晚上曹书记,怀志远几个在宾馆的餐饮部请客。

  顾秋和曹书记坐得近一些,曹书记在喊,“苏卿,你是这里的主人,你可要过来陪酒,顾市长的酒量可是不错的。”
  苏卿眉开眼笑,“是啊!顾市长的海量,那可是远近闻名的。”
  顾秋把话题差开,“曹书记,你可不要搞错了对象,白总才是今天的客人。我只不过是来陪白总的。”
  曹书记道,“当然,白总的海量,我们也是亲眼目睹的,这样吧,男对男,女对女,苏卿,那白总就交给你了。”
  怀志远在旁边笑,目光一直盯着苏卿看。总在她身上肉多的地方瞟,恨不得伸出手来,抓两把才解恨。
  他就冲着苏卿喊,“苏卿,你可是我们清平的交际花,白总和顾市长要是没有喝好,你可是有责任的。”

  苏卿摇摆着腰肢,笑得挺暧昧的。
  “这是要男女混合双打啊!那我可不行。要不这样吧,顾市长就交给我,白总就交给怀县长了。怎么样?”
  白若兰道,“我不喝酒,你们喝吧!”
  晚上这饭局,顾秋果然很少跟苏卿讲话,因为他发现白若兰的目光,经常动不动就杀过来了。他在心里打起了寒颤,也搞不懂,她今天为什么醋劲这么大。
  吃完了饭,白若兰又上楼了。
  顾秋喊,“白总,要不要去看看若兰中学?你可是有些时间没有过来了,去走走吧!”
  白若兰也不说话,直接上楼去了。

  曹书记他们一个个都觉得挺奇怪的,“她这是怎么啦?”
  顾秋叹了口气,说她的秘书被人家打了,现在还在住院,心里不好。让曹书记他们回去后,顾秋上楼劝白若兰,“出去走走不?”
  白若兰摇头,“没这心思!”
  “那你早点睡吧,我就在楼下,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
  顾秋当然不能到楼上睡,万一被人发现,传出去可不好。
  白若兰呢,洗了个澡,抱着枕头在沙发上看电视。
  第二天,顾秋一行陪她去祭拜白老先生。
  车子开在若兰路上,发现这条路,好多地方已经被重车压坏了。顾秋就提出来,“你们怎么不控制一下?刚刚修的路,就烂成这样,太不珍惜了。限超载,是完全有必要的,不要为了钱,只罚款,而不卸载。”

  曹书记就看着怀志远,这事应该是政府来管的,最近政府班子好不给力,怀志远也只想着,怎么跳出清平这个地方。
  到了墓园,白若兰的心情,就更加不好了。
  看到爷爷的相,她跪在那里,虔诚地磕着头。
  顾秋鞠了几个躬,“白老先生,我们来看您好!”
  曹书记和怀志远这些人,纷纷在他坟前上香,一起祭拜这位白老先生、。
  白若兰跪在那里,久久不语,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顾秋见状,就让其他人悄悄退下,他默默地陪在白若兰身后。
  从清平回来,基本上快要过年了。

  由于白氏集团的事,顾秋头一次这么闲,不用参加大会小会。夏芳菲的公司呢,也很忙,医院嘛,大年初一都要留人值班的。
  白若兰去了双娇集团,顾秋难得有一天空闲,从省城赶回来。
  从彤问,“你这个市长是不是被撸了?现在宁德都成了左安邦的人。”
  顾秋道,“别去计较这些,现在要全力以赴,把白氏集团这个项目拿下来。省委省政府为了这事,头痛得很。十万职工嗷嗷待哺,再这样下去,只怕要出大事。”
  从彤道,“可这种事情,也不能强迫人家。如果没有资源,就无法合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