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6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开口,不拒绝,继续抽烟,直至抽完。
  冗长的回廊滴滴答答发出雨水敲击木头的声响,我和乔苍在这样的雨帘里拥抱,屋檐斜淌溅落的水珠迸落,炙 热的皮肤上有刻骨冷意。
  苍白的闪电从天际划过,浮荡在我眉眼间,也浮荡在乔苍脸上,他清冷,我妖媚,我们与彼此是那样格格不入 ,又如此相依而生。
  我仰起头,越过砖瓦,越过灯笼,凝视一道道若隐若现的狰狞白光,“这样的闪电,喜欢劈人,劈做尽了坏事 的人。”

  他嗯了声,将下巴抵住我秀发浓黑的头顶,“何小姐怕自己被劈到,所以藏匿我怀中。”
  “我在为乔先生抵挡。”
  他闷笑出来,“我怎么觉得,何小姐比我坏”
  我说我坏吗。
  他说很坏。
  我勾着他领带,让两副身体紧贴到一起,“我坏你才魂不守舍,你才迷恋我。”

  他动了动头,借我手指的力扯松了领带,他在我媚笑间撺住我的脸吻我,起先只是在唇上试探,描摹,勾勒, 也许我的滋味太美好,他食髋知味,无法停止,竟顾不上这还是在屋外,直接伸入舌头吻我的牙齿,纠缠我的舌尖。
  我们在雨水里吻了很久,吻得舌头发麻,嘴唇也失去知觉,屋檐上的雨声更重,那样惊天动地,令人室息,仿 佛要将瓦片击碎,将这栋绣楼吞没,彻底埯埋我们。
  乔苍在漫长的拥吻后松开了我,四枚唇瓣间连着一丝晶莹水润的丝线,分不清是来自谁的唾液。
  他饶有兴味用指尖抹掉我唇上属于他的味道,“常府几个女人,不是你的对手。”
  我直视他深邃犀利的眼眸,“你听说了什么”
  他说你在这里每一件事。
  我清楚乔苍在常府有眼线、也可以说他制敌的最大底牌唐尤拉,她借着替代我的缧由,为他潜伏在常府,观察 着常老的举动,会客及生意来往,不过以乔苍的城府,他绝不会相信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人会对他多么忠贞,他一 定还安排了其他人,那些人也在暗处叮着唐尤拉,Ju体是谁没有人知道,连唐尤拉都不知道。
  唐尤拉在常老枕边得宠了整整一年,按说她对各种门道内幕都该了如执掌,可显然她一无所知,她能掌控的消 息并不重要,最起码在乔苍这里没有多大用处。他送来的女人,常老是有所防备的,他们两人都是混黑帮的老油条 ,谁也不会轻易上钩翻船。
  唐尤拉的得宠,因为她这副新鲜的肉体,及与我相似的容貌,也可能是常老将计就计,总之不纯粹。

  常老和乔苍表面的翁婿和谐,实则刀枪暗涌。而我就是加注他们更快撕破脸的利器。
  我举起手腕,让他看到我结咖的伤口,“你知道我受伤吗。”
  “这是你试水摸底的小小计谋,已经让二姨太当众吃了苦头,等到何小姐真正出手时。”他顿了顿,将停在我 唇上的手指,没入修长如瀑布的发丝间,“扳倒谁都有可能。”
  我眉眼弯弯,果然是乔苍,没有任何事逃得过他这双眼睛,他知道我每一步棋的用意,怎样走,为什么这样走, 走的结局是什么。
  我心底沉了沉,能窥探到别人心底,是多么可怕的道行。
  他最后一句在敲响我的警钟,提酲我不要打不该打的主意,他已经有防备了。
  我唇角和脸孔浮5见一抹笑,伏在他胸口媚眼如丝,“那你怎么不早来看我,你不知道我疼的时候很想你吗。”

  他似笑非笑,摸出一根烟点上,他将烟雾吐向另一侧,我闻不到气味的地方,随着雨水夜风而消散,“你猜。
  我凝视烟头跳跃的火光,“我猜你这几天备受煎熬,想要来看我,又强忍不出现。”
  我掂起脚,让自己和他的脸更近,这样追逐着他,又不过于靠近,正是撩拨男人最好的距离。
  “乔先生今天终于按捺不住,已经快要发疯了。你无时无刻不能看不到我,我猜对了吗”
  他垂眸凝视我,眼底翻滚着细小的漩涡,我柔轮无骨的小手在这时悄无声息探入他衣领,在胸口膨硕的肌肉上抚 摸流连,我的掌心温热,指尖却冰冷,单薄的衣衫在雨水里瑟瑟发抖,他被我剌激得一颤。
  我嫣红的唇微微阖动,是他吮吸出的艳丽,“要不要进屋。”
  他笑容加深,有几分下流和戏弄,“又进屋吗。”
  “说什么又呀,上一次不是你自己闯进来,我可没有逼你”
  他丢掉烟蒂,刚想偏头释放烟雾,我用另一只手撺住他的脸,让他的唇对准我,我微微伸出舌尖,像一条嫣红 的蛇信子,用贪婪的目光凝望他,迫切渴求着。
  他胸口溢出一声沉闷的笑,最终朝我红唇吐出了那口烟雾。
  我手指沿着他心脏处上移,经过锁骨,停顿在他咽喉,“乔先生听说了吗,男人家伙强不强,不是看手指,而是 咽喉。”
  他眯了眯眼间我怎样看。
  我指尖在他凸起的喉结上爱不释手戳点,“饱满,坚硬,硕大。”
  我扑哧一声笑,他也随我一起笑,“何小姐是内行。”
  “拜乔先生这大流氓头子所赐。”

  “我硕大坚硬吗。”
  我说不记得了。
  “何小姐不是几天前刚刚品尝过吗,这就忘了滋味。”
  我舔了舔唇角,“我这人健忘,有几日不碰,就忘得一干二净,再有几日,连乔先生是谁都不记得了 ”
  他笑得猖獗又倜傥,我不动声色食指挤入他领带的扣结里,轻轻一勾,将他勾向了房门,他唇角噙笑,眼尾上 扬,一副风流不羁的模样,他脚下很是顺从,任由我媚态横生,操纵着他的身体。
  我原本已经迈入门槛,只差他也进入,就在这一时刻,绣楼下的墙根忽然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
  “谁在那里?”
  我和乔苍身体同时一僵,我本能松了手将他朝远处一推,他欣长挺拔的身躯从房檐一闪,消失在这条回廊上。
  我抚了抚胸口,故作镇定走出去,常锦舟和三姨太结伴挑着一盏灯,似乎从后园子回来,恰好赶上这场突如其 来的大雨,仓促淋了后就近到绣楼避一避,发现二楼纠缠的人影。
  常锦舟半月前和常老因为我的事不欢而散,这才刚刚有所缓和,回了趟娘家小住,她和三姨太诨身湿透,衣服 贴在皮肉上,勾勒出婀娜窈窕的身段。
  常锦舟也有她很娇憨灵动的美,可惜她的美,抓不住乔苍的心。

  那个男人啊,他爱我这样的妖津,爱我的毒,爱我的纯情,爱我的残忍,爱我的不听话,爱我眉眼的英气和妩 媚,更爱我的放荡。
  我伏在围栏上,探出大半个身子,雨水贴着额头洒落,雨势比刚才小了许多,已经能看清方圆几十米的景致, 我笑着间,“三太太和常小姐想要来我房间小坐吗?常小姐竟然这么晚才回,用过晚餐吗。”
  常锦舟早已模糊认出了乔苍的身影,那是她丈夫,她自然看得清楚,她冷笑,“就你自己。”
  日期:2017-10-14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