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6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有些烦躁揑了揑眉心,裆里鼓囔囔的,“小二有孕后越来越任性,何笙,你受委屈了,按说我早就该留宿在 你这里。”
  我将衣服整理好,非常大度将他朝门口推,“常府血脉比什么都重要,怎么在您心里,我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
  他笑说你很懂事,让我心疼愧疚。
  “常老只要知道我的懂事明理,不听信别人诽谤我,我什么委屈都不往心里去,一样笑脸迎您。”
  我的柔情似水是抚平他烦躁和愁闷的一剂良药,掺透入他的心田,将他哄得神魂颠倒,他急促呼吸逐渐平稳, 粗糙的手指在我脸上不舍流连,“何笙,看到你既觉得自己年轻了,又难过自己更老了。你像一朵刚刚盛开的花, 妩媚,明艳,芬芳,比这宅子里任何女人都更令人着迷心动,而我已经风烛残年。”

  我伸出一根手指堵住他的唇,“我宁愿是这样,总好过我有容颜不再的一天,常老嫌弃我,连看我一哏都厌烦
  “怎么会,你即使苍老了,也是我喜欢的样子。”
  我咧开嘴笑得明媚,趁他不备将他朝屋外一推,关上门大声说,“我才不信。”
  他怔了片刻,在门外发出几声笑,管家婆又傕促他第二次,他没有再停留,离开了绣楼。
  他走后我吩咐阿琴打一盆温水泡澡,将被他亲吻过的地方洗得干干净净,几乎槎掉一层皮。
  我这一刻清楚意识到,常老对我的占有之心有多么强烈,而且他已经等不及了,不论我的任性,娇憨,风情, 纯真,在他眼里都是那般诱惑又鲜美,二姨太胎气稳固后,他第一晚就会来睡了我,除非有更大的事牵绊住他,让 他没这份男欢女爱的心思。
  我来的目的我一刻都没有忘,颠覆常府,吞并常秉尧的势力,杀光常家满门,为容深和乔慈报仇。只是绣楼独 门独户,远离常府的是是非非,有些风声根本听不到,只有住在主苑别墅里,摸透常老的书房和基地,掌握他见过 什么人,做了什么生意,才能更早接近这个庞大黑暗的组织内幕。

  靠近他对我来说会更危险,保住清白很难,但也是唯一的路。他极其喜爱我的聪慧玲雄,如果可以让他处处带 着我,为他多出几次风头,年常日久他对我失去防备之心,推翻他易如反掌。
  我沉入池底,将自己完全浸泡在水中,强烈的室息感激发了我的计谋,先除掉谁,怎样深入,我一一有了数。
  我洗完澡叫上阿琴跟我逛园子,她说今天天气真好,去湖上泛舟最合适。
  我间她还有湖泊吗。
  她指了指后面的假山石,“穿过去就是,常府可大着呢,那边是人工湖,占据了半个园子,夏天姨太太们总过 去纳凉嗑瓜子”
  既然是消暑纳凉的好去处,这几日天气酷热闷燥,她们一定都在,我就不凑热闹了,碰上谁都少不了一场唇枪 舌战,毕竟我在常府还没有站稳脚跟,能躲就先躲着。
  我告诉她四处随便逛逛,等入夜没人了,我再到湖边吃点心赏月去。

  阿琴扶着我经过一条有些松轮的泥路,小声说厨房的青丝玫瑰最好吃了,她有一晚做工到深夜,实在饿极了偷了 点,回味了小半年呢。
  我们说说笑笑走到一间冒着蒸汽的宽敞大平房,看布置是后厨,平房屋顶垒砌着红瓦,这种瓦片最珍贵,也很 稀缺,看上去喜气洋洋,一些豪门大户都喜欢用这样的瓦片,来讨个吉利。
  一股浓香的粥味缓缓溢出,我来了兴致想进去瞧瞧,角落的洗衣房此时走出两个端着木盆的女佣,看上去年岁 不大,二十出头,和阿琴差不多,她们正在兴致勃勃谈论我。
  “今天清晨也就四五点钟,刚见点亮光,我迷迷糊糊去解手,看见绣楼窗户飞下一个男人来。”
  旁边姑娘大惊失色,“啊?何小姐才刚进府半个月不到,她就敢偷汉子?老爷最忌讳这个,她不是找死吧?”
  女孩说谁知道呢,老爷宠幸又轮不上她,不是被二姨太抢走,就是被五姨太抢走,对外说刚生产过不宜行房 ,鬼信啊,老爷疯了吗?什么货色没见过,可能带回来一个没出月子的女人吗。
  听话茬的姑娘哟哟了几声,有些难以置信,“真看不出来呢,平时端着架子那么髙贵矜持,背地里也是破鞋。 你看到那男人是飞下来的?有功夫啊,不会是咱府上保镖吧?”
  女孩说不会,她得瞧得上下人呀,她闭上眼回忆了一会儿,“还挺瘦的,身材很好看,我怎么觉得像姑爷啊?
  两个女孩同时捂住对方的嘴,哏睛惊恐无比睁得好大,她们忌惮乔苍,广东省谁不知道他可是能把人弄死还不偿 命的主儿,谁敢背地里议论他偷女人。
  我听到这里冷笑,侧过脸间阿琴,“这两个人打过你吗。”
  阿琴眼睛都红了,“就是她们,经常打我,还克扣我的食物,只要有一点肉,她们都要抢走。”
  我嗯了声,“5见在给你报仇的机会。”
  阿琴激动得咬牙切齿,她松开挽着我的手,如一阵风冲了过去,突如其来的耳刮子,令两个女佣都愣住,半响没 有反应,直到嘴角淌出血,才意识到被打了,有我撑腰阿琴毫不畏惧,她扬起下巴,“放肆,敢背后说何小姐的不 是,主子和下人你们都分不清,还妄想当什么好狗! ”
  阿琴说完又扇了一巴掌,双重巨痛下,女佣如梦初酲,捂着脸哭喊着怒吼,“你凭什么打我们,你这个丑八怪 ,你以为你照顾何小姐就了不起了?二太太怀孕了,她现在才是府上最厉害的女人,何小姐有什么,她连老爷都留 不住!二太太一句话老爷就走了 ”
  我一愣,叫阿琴过来,她走到我跟前,我小声间,“这是二姨太的人?”
  “给二姨太送孕餐的下人,不是她房间里的仆人,但和她很亲络。”
  我心口枰伴跳了几下,有点惹祸了,二姨太现在这么囂张,正等着找我麻烦,打狗看主人,她借题发挥撒泼吵 闹,常老顾忌她的肚子,会偏颇谁还真不一定。

  我灵机一动,不如趁机生事,先给二姨太绊个跟头再说,我带着阿琴回到绣楼,打扫了下久不使用的小厨房, 找后厨要了半只无骨乌鸡,亲自熬了一小锅鸡汤,等到了午饭的时辰送去正厅。
  我端着汤锅赶到时除了大太太和四姨太,其他人都到了,唐尤拉拍了拍她旁边座位示意我过去,吩咐佣人接我 手里的东西,她问我是什么,我故意大声说是给二太太煲的鸡汤。
  常老正在用茶水漱口,他惊诧做过几年官太太的我竟这样贤惠能干,他笑着间,“是你亲自煲的吗。”
  我说是,守着灶台寸步不离,就怕出差错,以后还要麻烦二太太关照我,也应该尽心。
  常老很满意,他问佣人怎么二姨太还不来,快叫她喝鸡汤。
  常府有规矩,按照顺序排位,大太太不来,二姨太就是女主人之尊,她不到谁也不能动筷子,但可以喝茶,唐 尤拉端起杯盏挡住自己的唇你煲汤不怕她泼脏你给她下药吗”
  我极其小幅度阖动着嘴唇,“她根本不会喝。”
  她蹙眉问那你还费力煲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