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3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爸爸。你看看他爸爸,跟猴子一样。小宝宝真可爱。”
  我听着就笑了。张奇说:“行了,你们娘们玩去吧。飞哥,跟我来。”
  我点了点头,跟张奇就去楼上。我们几个到了楼上的办公室。貌桑看到我说:
  “老板。”
  我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貌桑开门,我们走了进去,张奇进门之后。就对着门
  后面的壁龛里面的四面佛拜了拜,我说:“你怎么还信这个了?”
  “入乡随俗嘛。很灵的。从大皇宫花了我一百万泰铢拜回来的。有了他之后,

  我事事顺利。赚大钱咯,”张奇说。
  他说着就坐下来。说:“貌桑。给飞哥倒水。”
  貌桑点了点头。就去倒水。张奇拿了雪茄给我。说:“巴西红雪,正品货。”
  他剪开了一根递给我,赵奎给我点烟。我抽了起来,靠在沙发上,觉得很爽,
  我看着张奇,我说:“你现在的生活。很滋润啊。”
  “没有飞哥。我可能连老婆孩子都没了。我要谢谢你,”张奇说。
  我摇了摇头,我说:“你自己拼来的。”
  张奇笑了一下,说:“飞哥,这边的石头免税,越来越多的人把石头运到这边
  加工,这里不管是成品,还是半成品都是免税的,广东还有香港澳门那边的翡翠货
  商。直接在这边加工,然后都不往国内运了。直接在泰国出手。省掉了至少百分之

  四十的税收。这是块大肉啊。如果我们能在这里开一家最大的内地原石接收点,真
  的有赚不完的钱。”
  我听着。就咬着雪茄。我说:“我让李吉,把我们手里的货。都从你们这边
  走,怎么,赚的不够啊?你是一个华人。在这里把生意做那么大。会有危险的。我
  在缅甸深感其受。不管我们在国外把生意做的这么样,一样都是外地人,有多少人
  等着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呢。”
  张奇笑了一下。说:“缅甸跟泰国不一样。缅甸是战乱国。泰国是和平国家,

  而且不生产原石。这里其他的生意比较流行,而原石生意是最近几年才起来的。你
  不做。有别人做。到时候别人做大了。我们就要听别人的吩咐。所以不如我们自己
  拿下。”
  我看着赵奎,我问:“你怎么想啊?”
  赵奎靠在沙发上,把雪茄拿下来,说:“我没什么意见。但是我觉得张奇说的
  有道理,可以赚的钱,干嘛不赚。”
  我笑了一下,我说:“那你就干吧。”
  张奇笑了一下,说:“飞哥。我手里没那么资金。你投资五个亿。我投资五个
  亿,我们五五分账,先把曼谷珠宝交易市场买下来,哪里是东南亚翡翠背包客淘货
  的地方,买下来之后,剩下的,我来搞定,规则我来制定,以后所有进来的翡翠。
  都要听我们的,我们不收多。加工费收他一百分之一也够喝一壶的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可以。但是你要小心。强龙不要地头蛇,跟这边的大
  佬。都搞好关系。该拿钱的拿钱,虽然我们在内地有点势力。但是这里是泰国。”
  张奇说:“知道了飞哥,华人街十个大佬,我都拜会过。每年给他们分干股。

  本地的警署我也孝敬过。一切我都打点的妥当。”
  我点了点头。我说:“好了,不谈生意了,你儿子叫什么啊?”
  “张飞,……”张奇笑着说。
  我看着他。我就说:“你他妈的。干嘛不李逵啊,还叫张飞。”
  张奇笑了一下。说:“我大哥叫邵飞,那么有出息。所以我儿子叫张飞。反正
  带这个飞字。能一飞冲天的。”
  我听着就笑了。突然想起来什么。我把脖子上挂着的墨翠关公牌子拿下来,我
  丢给张奇,我说:“懂货吗?”
  张奇看着料子,很惊讶。说:“极品,不少千万吧?”

  “没什么能送的,就送关二爷,关二爷最讲义气,我送给你儿子,我儿子刚好
  有一块。咱们两是兄弟。将来他们也一定只能是兄弟。是兄弟就得讲义气,一人一
  块,”我说。
  张奇点了点头,说:“我谢谢你飞哥。”
  我看着赵奎,我说:“你什么时候生儿子?要是嫉妒,就赶紧生一个,我在给
  你打一块,咱们这一辈子做兄弟,下一辈人也得做兄弟。闺女不行,咱们不能让闺
  女出去砍人吧?那不成了马大姐了吗?”
  我说完他们两个就哈哈大笑起来,但是过了一会。赵奎说:“看她意愿吧,总
  不能想要就有吧?”
  我听着就点头了。我心里感到很安慰。我抓着他们两个的手。握在一起,我
  说:“好兄弟……”
  “一辈子,……!”
  这次来是给张奇的孩子过满月的,张奇在唐人街的潮汕人开的餐厅里。包了场
  子。晚上。我们都到餐厅里吃饭。
  这个潮汕人已经不会说汉语了。但是勉强能听懂我们说什么,看到今天有这么
  多华人在。老板很开心。亲自下厨给张奇的儿子做了长寿面,很正宗的长寿面。
  在酒席没有开始之前。张奇带着我们,还有他的老婆孩子,在酒楼附近潮汕人

  建设的庙宇面前跪拜烧香。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泰国的庙宇跟中国的庙宇截然
  不同。所以能够在泰国看到中国式的庙宇。是一件非常荣幸而思乡的。
  以前的潮州人本就很不会说普通话的,可至少他们还始终记得自己是华人自己
  的根在中国,也许就因为如此。这么小小的几条街。竟然有好几个典型的中国式庙
  宇。应该是常年在异乡漂泊的人们的一种精神寄托吧。站在庙宇前,心中满是沧桑
  和戚戚然的感觉。
  张奇告诉我。其实这条唐人街,潮州人是最多的。在这样的潮州人占大部分的
  聚居地。所谓的华人应该就是潮州人了。所谓的中国话可能就应该是潮州话了。
  而对于老板的热情。张奇也告诉我。高兴一下就好了,千万别当真,因为我们
  是有钱的老板。所以他才客气,如果是普通的大陆来的游客,哼,他该宰的还是
  宰,该冷漠的还是冷漠。
  我听了就告诉张奇。出来做生意。不赚钱。怎么养家糊口?让他该照顾的还是
  照顾一点,出门在外,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仇人好。

  张奇跟我说,唐人街都是旧城区,有钱人都走了,融入泰国的上流社会了,现
  在泰国主流的华人,都是唐人街出来的。张奇还跟我吹牛,他说总有一天。他要做
  泰国华人代表。
  我对此只能一笑了之。
  张奇要是做了华人代表。那还真是丢了华人的光。我宁愿他低调的在泰国做生意。
  日期:2017-09-22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