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50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席应真……”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吴勉、归不归出海之前已经找了那位大术士帮忙。我也是不走运,一句话说错被他抓住了把柄。如果不是我反应的快已经开始催动遁法,这个时侯恐怕已经落入席应真的手里的……”
  说到这里,广孝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对着灌无名继续说道:“现在藏匿刘喜、孙小川二人的地点已经不保险,你辛苦一趟,将他们俩带到这里来。一路上小心。席应真可以摸清遁法的脉络。你不可以使用遁法,只能步行将他们俩带到这里来……”
  “那么收取赎金是否有变?离墨已经会到了码头,需要弟子喊停吗?”听到是席应真大术士已经卷了进来,灌无名的脸色便有些难看。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弟子并没有在离墨面前露出破绽,之前也是用术士的术法将他打晕的。我们现在索性将水搅浑。把刘喜、孙小川二人灭口,把罪名推到席应真或者他某位弟子的头上……”
  “那你就替为师招惹到了天大的对头……”这个时侯,禅房外面传来了另外一个广孝的声音。随后外面的广孝冷笑了一声,对着灌无名继续说道:“我的傻徒儿,你中了吴勉、归不归幻术自己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灌无名不是蠢人,马上便明白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当下他也顾不得许多,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柄长剑,对着面前自己师尊‘广孝’的脸上劈了下来。就在灌无名做出来这个动作的同时,白头发的吴勉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
  白发男人抬起一脚将灌无名手上的长剑打落。随后把柄非刀非剑的贪狼已经架在了灌无名的脖子上。吴勉的手腕微微转动方向,刀锋便将他的脖子划破,鲜红的鲜血瞬间流淌了下来。

  这个时侯。肩头负伤的‘广孝’突然嘿嘿一笑,变成了老家伙归不归的样子。对着禅房外面的真广孝说道:“都是老兄弟了,人已经到了不进来坐坐吗?广孝,老人家我早就想问你了。灌无名当年可是和火山齐名的,徐福之下第三代弟子当中只有他一个人和你我一样变成了白头发的不老之身,这么好的弟子你是怎么骗到手中的?”
  门外的广孝冷笑了一声之后,反问道:“那么我也想问问不贵师兄你,又是怎么看穿破绽的,又是如何知道提到四方庙,无名便会赶过来的?”
  “这个就要怨你们自己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们找谁背黑锅不好,偏偏找了大术士席应真来背。他老人家蹭弟子吃喝嫖赌蹭了一辈子,找的弟子也都是世家望族子弟非富则贵。那样的人最知道孰轻孰重,怎么敢去打泗水号两位东家的主义?”
  门外的广孝沉默了片刻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那么你是怎么猜到是我们师徒俩的?还是这座四方庙,你怎么敢断定,灌无名一定会来这里见你?”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门外的广孝说道:“老人家我知道你和文长水在北朝的高澄府邸是见过面的,财神岛的海图应该也是你给他的。不过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在财神岛出现,那可是尤纹氏的遗宝,你会让它从手指缝里溜走?老人家我认识的那个广孝可做不出来……”
  说到这里的时侯,归不归顿了一下。看着将大刀片子架在灌无名脖子上的吴勉,以为他会顺着自己的话题说下去。不过这个白发男人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完全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看到吴勉没有露脸的意思,归不归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老人家我猜得没错,广孝你们师徒就在文长水的船上。所以文长水为什么死活不肯上我们的大船,一直要待在你们的小船上面。按着正常来说,驼背应该赖在我老人家的身边,打听出来地宫的消息,能打听出来一点算一点。就是因为你当时就在他的船上,对吧?
  等到下船之后,你知道在燕哀侯的地宫当中占不了什么便宜,当时便改了主意。尤纹氏的遗宝让文长水去操心,你专心对付刘喜、孙小川哥俩就好。这个怨老人家我了,我老人家以为你会跟在我们的身后,或者提前一步赶到地宫埋伏的。没有想到你会放弃地宫,把矛头对准了泗水号。当时我老人家在地宫当中,还在猜想为什么那么久了你一直不出来。不过出来之后听说泗水号的事情,心里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广孝你了。”

  饶是广孝与归不归是多年的师兄弟,也想不到这个老家伙的心眼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原本他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明里是南朝朝廷派人暗中将泗水号的人抓了起来,暗里动手打晕离墨是也是术士一派的术法。如果广孝是归不归,他能猜到是席应真的某一位弟子,或者是南朝眼红泗水号的巨富,甚至是元昌在当中搞鬼,也绝对猜不到是他广孝在当中谋划的阴谋。
  当年广字辈的四大弟子当中,术法最高的是广仁,最刚猛的是广义,最沉稳的是广悌,心智最高的人就是他广孝了。想不到在归不归的面前,他这点心智竟然被这个老家伙看的透透彻彻。好像广孝的衣服已经被归不归扒光,一丝不挂的被这个老家伙看的无比通透。
  听到门外的广孝默不作声,归不归再次笑了一下,随后再次说道:“虽然肯定了幕后的那个人就是你,不过老人家我还是有些好奇。照理来说广孝你不应该对俗世间的这些黄白之物这么感兴趣的,如果说是尤纹氏的遗宝,或者帝崩这样的法器。哪怕是不世出的某件天材地宝应该都被这些俗物让你更有兴趣吧?可你偏偏就盯上了泗水号这点家当了,你和灌无名都是和尚的身份,来来往往的不方便,也只有躲藏在这里,才能有机会监视城里大牢的离墨。”

  说到这里,归不归变了强调,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广孝,看在你这位弟子的份上,受累给老人家我说一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最后一句话起了效果,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归不归老师兄,你也不用这么客气。就算我不说,你也猜到八九成了。既然都被你看透了,那说说也没有什么。不错,和你刚才说的一摸一样。知道尤纹氏的遗宝在燕哀侯的地宫中之后,我便知道这些遗宝必定要落到你和吴勉的手里,最多也就是让文长水背后的真元淤积复原。既然这样,那我还不如退而求其次,泗水号积攒了几百年的财富,正好可以助我成大事。

  司马晋氏消亡之后,天下乱世已经几百年了。现在南北朝的格局也开始不稳,却是天下一统的契机。我在南朝经营、谋划多年,可以趁现在北朝分裂组织大军北伐。只是南朝的皇帝昏聩信奉释教,国库已经空虚多年支撑不起局面。无奈之下,我只能想办法替昏君筹措支撑战争所需要的银钱。放眼天下还有比泗水号更合适的财东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